首页/台州/浙报关注︱指尖上的生命力
浙报关注︱指尖上的生命力

人物名片:林霞,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台绣第三代传承人,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方寸绢帛,妙指生花。在林霞的刺绣研究所,台绣艺术装置《红船》正在一针一线中逐渐成形——绣线从南湖畔的红船向四面八方蔓延开,红色火种欣欣向荣,天地万物生生不息——这是她对“红船精神”的表达。

林霞的台绣作品里,体现着她鲜明的生命观——和谐而迸进。

如林之苍翠,如霞之绚烂。林霞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闪闪发光而格调十足:一身手绣民族风“华服”,一头棕色蓬松中发是标配。这极具标识性的行头,她已保持十余年之久。人如其名,从这一意义而言,她足够绚烂。

艺如其人。林霞构思并主导的《原·衍生》《降生》《万物生》《万物灵》《紫椹》等台绣艺术品,也大多体现着生命的“张扬”。

万物复苏,一切迸进向上,“和合”而惜惜相依:以“万物生”为概念,她绣出一面大方巾;它的孪生姐妹则以奇幻花园中,万物不规则又充满着灵动感的意念,被谓之“万物灵”;在作品《原·衍生》中,林霞又试图寻找原生物的记忆和物质的起源以及世界初始的思维图像;对于疫情,她的思考见诸于作品《降生》——苍穹之下,生命的底色依然闪烁,那层层叠叠的绿意,仿佛无数生命的触角。

“绣品要有情绪甚至生命,不仅是对图像的再呈现。设计的最高境界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她不喜欢被具象的东西框住,“照样绣朵荷花、绣件衣服,意义在哪里呢?”正如《红船》,她也必须要让它以“出其不意”的形式被更蓬勃地表达。

当你凝视生命,它也同时与你对视。林霞回忆,多年前的一个夜里,大约已经十一点半,她对着泛着波光的西湖发呆。低头的一瞬,石凳边一张蜘蛛网朦胧又显而易见。“我兴奋地跳起来,当即拍了照片记录下来。”灵感迸发,就在一刹那。

这就是《网络天下》的来源,也是林霞的“纤艺绣”处女作:蛛丝无处不在,纵横交错为网罗,趋难而作,不必逃离人类社会和生活,而仍能得天下于万物沉睡之。

“做一个纯粹的艺术家不好吗?”

“我想让更多人了解台绣,既要有点,也要有面。”林霞气定神闲。

台绣又名“雕平绣”“海门雕绣”。20世纪初,法国仁爱会来海门传教,也带来了“雕镂”和“抽纱”技艺。这与台州传统手工刺绣融合发展后,形成了独具地域特色的台绣。

台绣历经百年,每一代人都在为之传承发展而努力。老艺人应大玉一生从事绣衣设计,开全雕绣衣之先河;第二代以陈克为代表,研发彩绘绣、蒙丽莎绣。“现在,我又能为之做什么?”林霞常自问。

有一股力无时无刻不在牵引着她。用笔把脑海里的想法表达出来,再成为一件件独一无二的作品,让她真切地感受到创作的快乐。1979年,16岁的林霞进入台州绣衣厂工作,从事绣衣图案设计,加之从小在花绷旁长大,她内心对此有着特殊的情愫。

“每一天,我都要激活它,赋予它新的内涵。”在针法技艺上,林霞以台绣传统抽拉雕技艺为基础,将生物、艺术、刺绣、概念一体化,化作指尖上的纤维艺术“纤艺绣”。

对于这样的“激活”,有人不解,甚至质疑:林霞你为何老是做人家看不懂的东西?看不懂的还能叫传统工艺吗?

可这些“激活”,却又恰到好处地符合审美的潮流。她的作品,或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或专为接待外宾而展,或与世界顶尖奢侈品牌合作,获国家级金奖、大奖50余项。

不仅如此,她还要让阳春白雪落地到生活中。经过30年产业化发展,林霞的浙江台绣服饰有限公司旗下已经拥有3个知名女装品牌,有500多名员工,还有设计展示中心“台绣艺术馆”,研发平台“台绣刺绣研究所”——把台绣艺术从绣衣延伸到装置艺术、文创产品,是更当代的表达,更紧密地与大众融合。

一个白手起家的故事,也是生命力的展现。上世纪末,受工业化等冲击,多数曾以代工为生的绣衣厂最终归于沉寂。1991年,林霞离开绣衣厂,租下农民房,买了3台缝纫机,招了一个员工,成立小作坊,也就是“台绣”的前身。“传统的东西不应该束之高阁,原创性就是它的生命。因为太喜欢,当时一咬牙离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她说。

生命的触角太多。为了点面结合,林霞每天东奔西跑,她的语速随着脚步逐渐加快,两三点睡觉也成为日常。“有时只能强迫自己睡觉。人是躺下了,可脑子里还是千头万绪。”那些藏在华服里的神秘力量,总让她蠢蠢欲动。

那股“标新立异”的劲儿,大概是渗透到骨子里的。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