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小女子大能量 

2021-04-30 12:45 |美术报 钱晓芳(杭州)

  吴冠华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调入大学部任中国画系人物画专业的教师了,真为她高兴。要知道,能在中国美术学院任教是很不容易的,即便是在附中和继续教育学院,多年前,那里是大学部师资的储备地。因为大学部的编制有限,学校对一些专业较好的毕业生情有独钟,希望他们通过附中和继续教育学院的历练,能在合适的时候进入大学部任教。但这个举措后来事实上有些停止了,学校录用教师基本面向全社会招聘,本校的教师除了学校决定调动外,其他教师如想跨学院调动均需通过与社会招聘一样的程序,因此,吴冠华能成功进入她梦寐以求的中国画系任教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中国美术学院的中国画,人才辈出、大师云集,是国家重点学科美术学的重要组成和支撑。能在此任教,是学习中国画专业人的梦想和追求。 

  冠华能进入中国画系任教,与她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小个子的她,坚强、忍耐,有毅力。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到博士,她一路进晋,是别人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顺风顺水地在读完了博士后进入了她的母校任教。当然,这其中的甘苦只有她自知。因此,她也特别珍惜在母校任教的日子。教学上认真敬业,即使在婚礼的前一天、在孩子临盆的前几日,一直坚守在教学第一线,不娇不作、默默耕耘;在创作上不断精进,全国美展、浙江省和国家重大题材创作她几乎没有缺席,她的作品屡获好评、屡获大奖。功夫不负有心人,努力总会有收获。由此,我以为冠华进入中国画系任教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当然,冠华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她的创作。无论是学校的大展,还是省级、国家级的大展,只要是中国画的展览,几乎每一次都能看到她的作品。几年前就有北京的书画爱好者向我了解她,他们对她的作品欣赏有加,当听说这些作品出自一位30岁左右的年轻女教师之手时,都表示了惊叹和赞叹。确实,在其作品中,你看不出画家的年龄和性别,一如起初的我,看到她的作品,以为是男性教师的创作,以为是资深画家的创作,当认识冠华,并将她与她的作品结合起来时,你还是难以想象,小个子文静秀气的她竟有如此的张力驾驭如此大幅的作品,并且能创作出如此高水平的作品。

吴冠华 大凉山的早春 160x180cm 纸本设色 

  真的是画如其人,冠华的作品总是透着一般清、静之气。她一直是安安静静的,平日里不大听得到她的声音。她应该是学校、家庭两点一线的人,在完成教学任务后就一头扎进创作之中,很少与外面打交道,在画展等场合即使看到了她也总是站得远远的,给你一个微笑、一个手势。按理,她获得过许多的大奖,也几次参加过全国和浙江省的重大主题创作,取得了她这个年龄段人中少有的成就,但她很少宣传自己。如今,像她这样拥有中国美术学院博士头衔、副教授职称、创作过许多精品力作,还是如此低调的恐怕已经不多了。我以为这是真正喜爱画画,将绘画当作一生志业的人才能做得到的,真是十分的难得!也许冠华深谙厚积才能薄发的道理。 

  冠华的画,能让你在平静中感受激情。她外表文文静静,内心却是火热的,对国家对民族她满满的自信,对时代对英雄她无限的赞叹。笔下所反映的少数民族人物还是戏曲人物,虽没有轰轰烈烈的事件表达,但从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出她对每一幅作品倾注的精力和体力,更可以看出其创作的激情和热情。作品《舞》,虽然只有一个人物,以灰和白为主色调,但其人物的动作表情、有力的线条,将人物的悲愤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大凉山的早春》和《高原春早》将少数民族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内心的喜悦和向往给以了充分的表达;从作品中,我们可以感悟到时代的变迁,各民族人民由内而外的情感表达。而他们的情感、他们的生活,是时代发展生活变化的折射。 

  冠华作品中的线条表达力令人惊叹。工笔画以线条表达最为重要,但有没有水平表达,有没有能力表达,表达得怎么样,也是一目就可以了然的。作品中的线条,无论粗细,都足见功夫。该灵动时则灵动,该凝重时凝重,该充分时充分,粗细得当,详略得当,总是那么的恰到好处,那么的让人折服。难怪,她的导师吴宪生说“她虽然年龄不大,但在艺术处理上却十分老道,或许是天性使然,她对于人物的理解,她对于传统的解读,她对于形式的敏感,她对于技法表现的执着,都远胜于她的同龄人,显得十分的成熟。” 

  作为女性画家,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与冠华自身的勤奋好学和不断的探索追求是分不开的。相信她在艺术之路上一定会越走越远、越来越好!

 

编辑:厉亦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