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28℃-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包裹越来越多 企业越来越亏 快递江湖怎么了? 

2021-04-20 15:3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金梁

640.gif

快递江湖再起腥风血雨。

这段时间,各家快递企业纷纷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结果却是不忍直视。亏,而且是巨亏!这让很多外行感到诧异,快递行业究竟肿么了?

今天,涌金君跟大家来讲讲这背后的故事。

一家企业

亏损9个亿的顺丰

这几天,顺丰控股的股票走出了一条“下坡线”。暴跌源于一组数据:该公司一季度净利润亏损9亿至11亿元。

这在过去从未有过。

疫情影响?去年同期,在疫情突袭之下顺丰依然实现盈利9.07亿元。

一进一出,足足亏损了20来亿元,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这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王卫亲自站台回应业绩亏损:“一季度没有经营好,我自己责无旁贷,在管理上是有疏忽的。”

这是一种非常反常的现象——2020年,全国快递行出现“报复性增长”,全年业务量首次突破800亿件。在如此利好的背景之下,“快递一哥”顺丰居然出现亏损。

面对巨额亏损,王卫给出了5条理由——

(1) 加大了新业务的前置投入;

(2) 去年四季度开始增加临时资源投入以承接增量,致使成本承压;

(3) 公司重新整合速运网络、快运网络、仓储网络等资源,存在一定资源重叠投放;

(4) 春节期间在岗人员补贴创历史新高;

(5) 公司时效件中散单业务增长低于预期,电商件毛利承压;

虽说“条条理由通罗马”,但涌金君认为,顺丰亏损的最大原因在于“价格战”。

一直以来,顺丰是独树一帜的存在,建立了在高端件市场的强势地位。至于“三通一达”抢得最厉害的电商市场,顺丰的市场占比相对较低。

然而,电子化发票、单据、合同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顺丰的单量,这导致顺丰开始思考“降维”。

2019年5月起,顺丰针对电商市场推出特惠专件,杀入电商物流市场。

结果如何?今年顺丰已公布的1、2月的经营快报显示,头两个月顺丰的业务量突破16亿件,同比增长53.9%,而单票收入却从19元降至16.3元,降幅为14.1%。可谓是包裹越来越多,赚钱越来越少。

这是典型的“以价换量”的打法。在通达系眼中,顺丰不过是电商快递市场的“新玩家”。

然而“价格战”之下安有完卵,受牵连的又何止顺丰一家。

4月15日,申通快递发布2020年业绩快报和2021年一季度业绩预告,业绩连爆两雷。其中,一季度申通亏损0.7亿元至1亿元。

此外,京东物流旗下的加盟制快递品牌“京喜快递”已将快递业务停运。这家企业预估亏损额在2亿元左右,目前业务团队全部向社区团购转型。

有业内人士向涌金君透露,当前几乎所有的快递公司“日子”都不好过。

一个城市

“价格洼地”义乌

快递包裹量逐年激增,快递企业却越来越难,这是什么道理?

涌金君打算从一个城市说起——义乌。

在快递业务量的版图上,义乌一直被视为“兵家必争之地”。为什么是义乌?这里不仅是电商包裹的“产粮区”,更是各大快递企业竞争的“主战场”。

今年一季度,全国快递业务量排行榜中,义乌稳居第一。

而不论是电商还是快递,义乌是出了名的“价格洼地”。当地黄牛报出来的价格是:8毛发全国。

这么说吧,这样的包裹收一个,亏一个。

正常来说,发一票快递,要给总部上交面单费、中转费以及派费等,固定成本在两三元左右,这还不包括场地租金、设备折旧、人员工资、水电费什么的。

“8毛的价格,光给快递员都不够。”有快递网点老板说。

如此奇葩的价格,在义乌却并非偶然。

关于义乌的快递价,有人专门做过调查:2018年义乌快递平均单价还是4.27元。2019年,“价格战”正式打响,5月份单价“破4”,进入“三元时代”,之后一路下跌。

最终,弹尽粮绝之际,各家快递公司的老板先后来到义乌谈判,算是暂时止战。

但每一次当市场判断行将结束时,都会有新的契机让新一轮缠斗再次打响。

从去年开始,“价格战”硝烟再起,刀刀见血,直接打破了“1元钱”的红线。其中,顺丰也插了一脚。

是不是很好奇,这些快递企业为什么愿意“倒贴钱”?

任何商业行为的背后,都有一定的商业逻辑和目的。

在义乌市场,各大快递企业的额份差距并不大,只有发动“价格战”才能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然而,面对同质化的竞争,一家采取降价策略后,其他家为确保份额不得不被迫选择跟进。

有学者认为,这就陷入了一种“囚徒困境”——

在市场份额没有完全拉开情况下,领先企业难以通过提价缓解竞争,因为一旦提价,竞争对手可通过维持低价抢占份额。

于是,领先企业只能继续维持低价竞争,导致竞争对手也不会主动提价,从而形成“囚徒困境”,博弈的最优解即所有企业都采取低价竞争策略。

最终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把对手们“熬死”。

一只兔子

快递行业的“搅局者”

不久前,一张义乌邮政管理局下发的警示函,揭开了快递企业们在义乌打得头破血流的背后。

警示函显示,义乌市邮政局告诫义乌杰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不得用远低于成本价格进行倾销,但公司至今未按要求整改,现发函对公司进行警示。

据天眼查显示,义乌杰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由浙江杰特供应链有限公司100%持股,而浙江杰特供应链有限公司的背后则是上海极兔速递有限公司。

说到极兔,很多人并不陌生——它是快递行业的一匹黑马,虽说是一家印度尼西亚的快递企业,但是其创始人却来自中国,而其快速发展壮大的背后,也离不开国内资本力量的扶持。

这只兔子“跑”得有多快?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6月、10月以及2021年初,极兔日单量分别达到500万、1000万、2000万的里程碑。

在快递行业,这样的增长速度是“不可思议”的。中通曾耗时两年,完成从1000向2000万日单量的飞跃,并因此成为行业内首家突破2000万日单的快递企业;但从0到2000万日单,极兔前后只花了不到一年。这就不难解释,极兔为什么会出现在义乌。

有人说,去年重新开启的这场“价格战”,正是因为这只兔子在里面搅局。去年双11前夕,极兔速递就因价格战被“通达系”快递公司集体封杀。

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真的有意义吗?

以电商行业为例,极致低价的商品确实是获得下沉市场用户的利器,拼多多就是最好的例子。如今,被外界视为“快递版拼多多”的极兔,同样也选择用这种方法,迅速在快递行业站稳了脚跟。

极兔为什么敢这么做?其实,不论“三通一达”,还是顺丰京东,有一个天生的致命点——上市公司。

极兔敢于在“价格战”中血拼,根本不担心财报,丝毫不怕亏损,而那些快递企业却正好相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极兔更像是一家互联网企业。

它的快速成长并非靠市场,而是来自资本。大量的互联网企业案例已经证明,不论怎么烧钱,只要能拿下市场份额,都可以通过资本运作来进行“补血”。

4月7日,有消息称,极兔速递已完成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5.8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同时跟投,投后估值78亿美元。

这只兔子,以一己之力搅动快递江湖,但监管部门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快递行业里的这一轮暗潮涌动。

市场是拼出来的,但为了行业的稳健发展,价格战显然已不会是时代之选,恶性竞争终究没有胜者。

可以预见的是,这一轮洗牌,会比过去要残酷得多。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