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21℃-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不背书包上下学 杭州这所小学试行一个多月效果怎样 

2021-04-18 19:09 |都市快报微信公众号

3月初,江南实验学校宣布,将在新学期发起一场“书包改革”,学校一、二年级的学生,周一到周四可以不背书包上下学。

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场“书包改革”的试行效果如何?学生的书包真的被留在教室里了吗?家长又是怎样的反馈呢?前段时间,学校举办了一、二年级“不背书包回家”试行反馈会议,邀请了多位家长代表、教师代表,一起探讨和交流。

学生放学了

书包整整齐齐留在教室里

这场家校交流会安排在一间二年级的教室里,下午4点,学生都已放学,一个个五颜六色的书包整整齐齐留在教室的椅子上。美术用具、文件夹、餐巾纸、跳绳等学习生活工具,有的放在课桌椅下方的网框中,有的摆放在教室后面的储物格内。

交流会开始之前,小学教学发展服务中心副主任冯丽娜简单介绍了学校一、二年级不背书包上下学的建议初衷和一个月来的试行情况。对于“不背书包回家”的倡议,家长持有怎样的态度?推进过程中最大的顾虑是什么?关于学校的课后项目实施,有什么建议?冯老师说,希望家长可以畅所欲言,不要有负担。

一个二年级学生的妈妈说:“孩子一年级的时候我就有想过,这么重的书包背来背去,为什么不能把一些东西放在学校里?因此学校提出不背书包时,我觉得还是蛮好的。”这位妈妈顿了顿,接着说:“但我是属于焦虑型的家长,我很关心孩子在学校里的学习情况,课堂作业本做对了多少,有哪些是做错的,是因为什么原因错的。我觉得作业本、课本每天带回家,读一读,背一背,还是有必要的。”

“不背书包的倡议执行了一个月,我们班里仍有三四个家长提出申请,希望孩子将常用的语文、数学课本带回去,翻看一下当天的随堂作业。家长坚持的话,我也尊重家长的意愿。”一位班主任说。

可不可以设置过渡期?

在交流会上,很多家长和老师都不约而同提到了“设置过渡期”。一位老师说:“我们班里大部分的孩子可以按时完成随堂作业,但也存在个别动作比较慢的学生,作业会像滚雪球一样积累起来。就像我们老师对孩子进行分层教学一样,在不背书包这件事情上,是不是也可以分步落实?”

另一个老师也点头:“作业做得慢,有些是能力的问题,有些是态度的问题,要因人而异进行辅导和帮助。”她分享了一个小故事——班里有个孩子很爱看书,经常只顾着看书而忘了要写作业,家长会督促他,学校里的作业在学校里做完。因为这个家长的坚持,加上不背书包的倡议,现在孩子的作业完成情况比开学初好了很多,能利索完成校内作业。

“很多孩子是有能力的,只是个人时间管理没有跟上。也有些孩子在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确实比别人慢一点,我们也要调整节奏去适应孩子的成长。不背书包的举措,大方向是好的,落实的过程中需要我们老师和家长共同去寻找对策,形成合力。”

这位老师提议:“如果每个班里确实有几个孩子近阶段还做不到完全不背书包回家,是否可以设置一个过渡时期,慢慢适应并最终达成不背书包的状态。”

变化也在慢慢显现

在不背书包的一个多月里,学生回家之后做什么?江南实验学校开展了悦读江南、健康锻炼、自主拓展等课后项目,很多变化也悄然发生。

一位语文老师说,语文组每周会给出阅读建议,推荐必读书籍、选读书籍,孩子们可以依据自身阅读水平在一定时间内完成,班级会定期进行分享、记录和反馈。“我们班第一次进行阅读分享时很欢乐,学生们自发地找伙伴、演故事,完全不依赖家长,感觉阅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能够真切感受到阅读给他们带来的快乐。”

一位妈妈说,目前从孩子的整体表现上来看,还是比较适应不背书包的。“一是减轻物理的负担,我们是双职工家庭,平时都是爷爷奶奶接送,不背书包之后,老人小孩身体上很轻松。二是能够提高孩子的学习效率,原来她写作业动作比较慢,现在因为有了时间的要求,会自觉加快动作,在学校里就做完,回来之后做一些阅读、锻炼、兴趣爱好的培养,能够达到应试教育和综合教育的结合。”

“以前我们读书的时候,按时完成作业是有加分的,因此能空手回家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另一位爸爸接上了话茬,“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比方说我家儿子比较胖,放学之后更需要增加体育锻炼,不背书包之后,我们放在运动上的时间变多了。我觉得放学之后的时间,根据家庭的理念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长远来看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

与此同时,三年级的书包减重行动也在同步进行。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筛选出当天所需带回家的书面作业、相关的书本及学习用品,其余的都放置在教室抽屉里。有老师随机抽查了四个学生的书包进行称重,最重的竟然有5.7公斤!经过筛选后再称,成功减重1.5公斤。老师调侃:减肥能那么容易就好了!

学生减下来的“负”去了哪里

家长和教师代表的发言结束后,江南实验学校副校长王敏霞感触很深:现在的教育环境,家长们普遍焦虑,有一些家长提出,我们学校在做减负的事情,其他学校没有做,以后我们的孩子要和他们同样去竞争的,那到时候怎么比呢?

“减负,并不是什么都不做了,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是能量守恒的,减下来的负,增在哪里?书包不背回家,意味着老师要提高课堂效率,要增加与家长点对点的交流反馈;同时家长的亲子时间不能缺位,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亲子锻炼、阅读。只有家长和学校的‘负’增加了,孩子的负担才能真正减下来。”

江南实验学校副校长沈颉表示,2017年学校首推“周三无作业日”时,当时质疑声也是很大的,这些年坚持下来,“周三无作业日”越来越深入人心,很多家长、老师都把周三当作是一周学习工作的缓冲期,笑容都多了很多。最近一个月,一二年级的孩子们放学不用再背着重重的书包,很多孩子到了放学时间,拿着一个水杯,或者拎一个小布兜就回家了,脚步更轻快了。

“关于一、二年级不背书包,三年级书包减重,家长和老师们都提出了很多切实的想法和建议,接下来学校要逐步优化,分阶段,分需求,分层次地来做这个事情,最终的目标是一致的,低年级不背书包,高年级书包减重,大家欢欢喜喜到校,开开心心回家。”

(原标题《不背书包上下学!杭州这所学校试行一个多月效果怎样?家长老师都有话要说》。编辑 章卉)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