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35℃-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措辞严厉!8省区被集中通报 

2021-04-17 07:28 |人民网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再度亮剑!

云南保山“每天约4.5万吨污水直排‘母亲河’东河,致使东河成为纳污河”;广西崇左“上报国家黑臭水体治理任务的5个池塘,有4个被填平”;河南郑州、开封等地市“不顾水资源禀赋,以引黄调蓄灌溉、民生供水为名,大量引用黄河水搞‘人工造湖’”……4月16日,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集中公开通报第一批8个典型案例,措辞严厉。

4月初,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驻山西、辽宁、安徽、江西、河南、湖南、广西、云南8个省(区)。目前,督察组已查实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核实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上图:郑州市中牟县三刘寨调蓄工程已变成景区。

一些地方没有认真落实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甚至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的经济增长

生态环境治理得好不好,领导干部认识很重要。

河南省水资源禀赋较差,人均水资源量仅有200多立方米,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10,水资源开发利用率远超国际公认的40%水资源开发生态警戒线。

然而,督察组发现,郑州、开封等市党委、政府不顾水资源实际,借引黄调蓄、生态治理、民生供水之机,行人工造湖、旅游开发之实,进一步加剧地区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承载压力,并大面积占用耕地。

郑州市中牟县三刘寨调蓄工程以引黄调蓄工程报批,但2017年7月完成蓄水的主湖面,被当地政府开发成为湿地公园,旅游活动开展得热火朝天。原本该配套的提灌工程至现场调查时仍未建成,下游干渠被垃圾堆满,灌区农田多年来只能使用地下水进行灌溉。

督察组在山西晋中市介休、平遥、灵石等县(市)发现,当地政府不顾水资源禀赋和环境承载能力,对未经法定程序审批即盲目上马的多个高耗水、高耗能、高污染焦化项目监管不力,甚至默许纵容。

山西省平遥煤化集团、介休市昌盛煤气化公司、山西茂胜煤化集团等多家企业的部分项目,在未获得环评批复情况下,从2019年初开始陆续违法开工建设,有的项目甚至已经建成投产。这些项目将给当地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调整、大气污染防治、碳达峰、碳中和等工作,带来严峻风险和挑战。

上图:湖南省湘潭市铁牛埠码头下游,作业区雨污水、煤炭淋溶水直排湘江,湘江上出现明显黑色污染带。

部分地区环境问题突出,一些地区生态破坏情况令人心痛

掠夺式的开发利用,让一些地区山峦满目疮痍,河流污染严重。

湘江湘潭段水量大,水深条件好,港航资源丰富。督察发现,湖南省湘潭市部分港口、码头污染防治设施难以满足运行需要,雨污水排入湘江问题突出。

在湘潭铁牛埠码头,煤炭露天堆放,雨污水收集不到位,污水处理设施闲置,作业区雨污水、煤炭淋溶水直排湘江,在湘江上形成明显黑色污染带。在九华宁家湾、易俗河等码头,作业区雨污水积存较深,雨污水收集池、沉淀池均已满溢,大量雨污水溢流后未经有效处理,也最终排入湘江。督察指出,当地政府敷衍应对,港口码头污染防治屡治屡落空。

督察发现,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陆坊工业区违法现象多发,区域环境污染严重。晨飞铜业将危险废物阳极炉除尘灰随意堆放,导致大量重金属污染物通过雨水排口外排,废气治理设施形同虚设,阳极炉烟气未经收集处理直接排放。这家企业是当地第一纳税大户,当地政府无视企业恶劣的违法行为,将其纳入2020年环境监督执法正面清单,进一步放松监管。

在安徽省滁州市,督察组发现,凤阳县刘府镇机动车拆解行业环境污染问题突出,长期未得到整治,相关地方和部门监管缺失。这些非法机动车拆解点都是露天粗放作业,无任何污染防治设施,拆解过程中产生的各类污染物直排周边环境,对水、大气、土壤均造成严重污染。

督察组随机在刘府镇刘西宾馆东南侧路口雨水管道内采样监测,结果显示,石油类浓度为7.33毫克/升,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Ⅲ类标准145倍。一些拆解点边拆解边拼装,并进行露天喷漆翻新。拼装报废车和一些报废发动机,根本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机动车排放标准要求,却在刘府镇街道两侧公然售卖。这些非法机动车拆解点历经多轮整治,依然“安然无恙”,长期游离在监管之外。

上图:广西崇左对有的黑臭水体一填了之,对新形成的纳污水体置之不理。

一些地方在处理群众环境诉求时,态度消极、久拖不决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但督察发现,一些地方在处理群众环境诉求时,态度消极、久拖不决,甚至置群众意见于不顾。

在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中,就有群众来信反映辽宁省铁岭市凡河新区生活污水直排等问题,但当地政府未经认真调查即认定不属实。近年来,一直未采取实质性举措,直至今年3月底督察进驻前,“临时抱佛脚”,匆匆用9天时间建成了1400米临时管线,将大部分直排生活污水接入污水处理厂。

督察发现,由于地下污水管网不配套等问题,凡河新区大量生活污水经地下管网汇入黑龙江路雨排干渠,通过凡河新区雨水泵站强排进入凡河,每日直排量为2万余吨。凡河水质由排污口上游的Ⅲ类,恶化为排污口下游的劣Ⅴ类。

云南保山、广西崇左存在城市污水、黑臭水体治理不力问题。

保山市主城区隆阳区污水处理能力严重不足,每天约4.5万吨污水直排“母亲河”东河,致使东河成为纳污河,自2018年以来水质持续恶化为劣Ⅴ类。2017年以来,中央和省、市级财政先后安排隆阳区水污染防治项目资金3.56亿元,但隆阳区实际投入到东河修复治理的资金仅2843万元,不到10%,致使相关项目难以按计划实施。

崇左市黑臭水体治理工作中申报不严不实,整治敷衍应付;城市污水治理工作中管网建设长期滞后,导致大量污水直排。当地私自改变治理方式,降低治理标准,对全部11个池塘治理任务中的7个一填了之;其中,上报国家黑臭水体治理任务的5个池塘,有4个被填平。“西塘池塘”被填平后,源头污水却被置之不理,群众反映强烈,现场向督察组举报,表示不满。

眼下,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正紧锣密鼓地开展。督察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重点督察以下内容:

长江大保护、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重大战略部署贯彻落实情况;

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以及去产能“回头看”落实情况;

重大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生态环境风险及处理情况;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及“回头看”发现问题整改落实情况;

对人民群众反映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立行立改情况;

生态环境保护思想认识、责任落实等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落实情况。


附: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驻一览表

(原标题《8省区被集中通报,措辞严厉》。编辑丁珊)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