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0℃-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红牌罚下!浙江开发区连续两年排名后5位将摘牌 

2021-04-16 19:5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翁杰

浙江开发区考核评价机制即将升级!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今后在省级开发区综合考核评价中,连续两年排名倒数后5位的开发区,将被末位淘汰。“游戏新规”的背后,是浙江开放平台正在经历的一场巨大变革——

去年5月,浙江召开全省开发区(园区)改革推进大会;经过新一轮的整合,浙江省级经开区总数将从2020年底的65家减少至60家;同时,15个省级经开区正在筹建中。一进一退之间,浙江开发区的格局正悄然变化。

省级开发区打破“有进无退”格局

浙江经开区考核并非第一次采用“末位淘汰制”。

不同的是,过去是连续两年倒数第1位,才会被淘汰;而今后,连续两年倒数后5位的省级经开区就要被除名。

“新规”对后进生的触动有多大?从商务部依据国家级经开区考核评价可见一斑。

今年初,宁夏石嘴山经开区刚刚从国家级经开区序列中被除名。原因便是,其连续两年在国家级经开区排在倒数后5名。

2020年初,酒泉经开区也因连续两年排在倒数后5名,被清退出了国家级经开区序列。这也是自1984年国家级经开区设立以来,首次出现“红牌罚下”的情况。

酒泉.jpg

酒泉经开区

从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到新能源装备制造“航母” ……酒泉经开区跻身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确属不易。然而,在申报成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后,短短6 年就被“摘帽”。这不能不让人唏嘘。

两个后进生被除名,震慑力极强。

探究他们发展失速的原因,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病根”。

据了解,酒泉经开区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风电投资政策的影响。十余年之前,酒泉举全市之力,开始打造我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酒泉经开区步入快速发展道路。

然而,在2016年,国家建立风电投资监测预警机制,此后的四年,甘肃被确定为“红色”预警省份,酒泉风电行业投资受限,酒泉经开区也开始走下坡路。

从自身找原因,酒泉经开区在拿到了国家级经开区的照牌后,没有通过改善营商环境、健全管理制度、提升服务效率、简化审批程序等,吸引投资、吸引项目。相反,管理体制不顺、融资环境较差等问题遏制了一些企业的发展。

宁夏.jpg

宁夏石嘴山经济技术开发区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浙江进一步加码淘汰机制,对于各地开发区无疑是极大的鞭策。最快在两年后,浙江就可能出现省级开发区被摘牌。当然,有人被除名,就有人迎来了新机遇。从争创国家经开区的角度来说,优质的省级经开区看到了希望。

2015年以后,我国再未批复新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关专家认为,随着两个“后进生”被除名,发展势头强劲的省级开发区有望“递补”空缺出来的名额。在省级层面,浙江一边整合提升原有平台,一边也大力扶持一些已有的产业平台,筹建省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例如,今年浙江正重点支持相对欠发达县筹建8个省级经开区。

谁会是下一个国家级开发区

升级淘汰机制,浙江的改革初衷显而易见。

那就是“推一把”,倒逼各地开发区加快整合提升的速度,提升发展能级。

尽管浙江开发区整体发展水平处于全国第一方阵,但这两年,在开发区全国“排位赛”中,“浙江军团”表现相对乏力——

去年曾位列全国国家级经开区排名第12的嘉兴经开区,在2020年排名中被挤出了前30强。宁波经开区排名也下滑三位,无缘前20强。

2020年,杭州经开区尽管重新回到了全国第十位的位置。但2019年的考评中,它也一度名次下滑至14位。

更不要说,杭州经开区和苏州工业园、广州经开区、天津经开区等头部开发区差距不小。

标兵渐远,追兵渐近,浙江怎能不急?

2020年5月,浙江召开开发区(园区)改革提升推进大会,进一步提速从2018年开始的新一轮浙江开发区整合提升。

萧山.jpg

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

这已不是浙江第一次开展开发区整合提升工作。2008年至2012年、2013年至2014年,浙江就曾进行过两轮的开发区整合提升。正是基于前两轮的整合提升,浙江形成了工业总产值超2千亿的开发区3家,超1千亿的开发区15家。

2020年10月12日,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等33家开发区整合提升工作方案,扩大辐射带动范围,提升开发区发展能级。

通过整合,宁波地区原有四个省级平台正在酝酿推动“四合一”,宁波经开区的发展能级将进一步提升。

在绍兴,当地大手笔地将两个国家级、一个省级开发区整合组成绍兴滨海新区。

整合后,绍兴滨海新区理顺属地政府和管委会的关系,将以前园区承担的社会管理职责统统交给属地政府,管委会一心扑在新项目的规划、建设、招商、融资等专业事宜上。

天津.jpg

天津经济开发区

除了整合提升,法定机构改革是开发区创新发展的一条捷径。在这方面,先行一步的天津经开区可以为浙江提供借鉴。

2016年,曾经16年蝉联国家级经开区第一名的天津经开区被苏州工业园取而代之。不甘心失去榜首的位置,2019年7月,天津经开区启动了法定机构改革。

由此,经开区管委会由政府派出机构转变为一个公司,实现企业化管理。改革后,天津经开区的行政事业单位减少了17个,专业招商部门从原先的6个增加到了12个,招商和企业服务人员比重达到85%。

龙港.jpg

第一个撤镇设市的县级市龙港

涌金君了解到,目前浙江省即将出台开发区发展相关的法律法规,为开发区改革发展明确法律边界。基于此,浙江对开发区的法定机构改革或也将提上议事日程。

据了解,位居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核心区块的嘉善,以及全国第一个撤镇设市的县级市龙港都正在积极谋划、争取推进相应的改革。

末位淘汰、整合提升、法定机构改革……归根结底,浙江目标让各开发区能级再上一台阶,向着争创下一个国家级经开区的目标发起有力冲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