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1℃-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它穿越数千年而来 三代人共同守护“中华第一舟” 

2021-04-15 20:1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戴虹红

左侧玻璃房内便是穿越数千年时光,重现于世的“中华第一舟”。

“听到消息后,我们都感到很高兴。”4月14日,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办公区内,博物馆馆长吴健接受采访时,第一句话便表达了对余姚井头山遗址入选202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祝贺。

萧山跨湖桥新石器时代遗址入选200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自2009年9月28日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开馆至今,吴健和他的同事已经一起守着“中华第一舟”度过了近12个年头,迎来送往300余万人次。

吴健(右)在跨湖桥遗址工作现场。

“黑科技”护航 “中华第一舟”再现世间

位于萧山城区西南约4公里处的跨湖桥遗址,是距今8000年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经过1990年、2001年和2002年三次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骨器、木器、石器、陶器和动植物遗存等珍贵文物,特别是发现了迄今年代最早的漆弓和独木舟及相关遗迹。

它被评为“200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也是我省继河姆渡遗址之后,史前考古取得的一项重大成果。2004年12月,正式命名为“跨湖桥文化”。2006年5月,跨湖桥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9月28日,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开馆。

“跨湖桥遗址在木漆器保护方面的科技含量,在全国范围内都是少见的。”吴健说。跨湖桥遗址海拔为-0.5米,位于湘湖湖面以下6.5米。2005年8月,国家文物局评审通过“萧山跨湖桥独木舟遗址原址保护规划”。

“对大型木漆器水下遗址采取原址保护,这是国内不曾有过的。”吴健说,为此,保护工作包括对遗址实施疏干排水地质工程、土遗址加固工程、独木舟及木构件脱盐脱水保护工程和木构件有害微生物防治工程。经过10多年的研究和施工,终于使跨湖桥遗址独木舟及其遗址得到基本稳定。

经过一年多的新一轮改造,2020年9月,被称为“中华第一舟”的跨湖桥独木舟重现在世人眼前。如今,船形博物馆主楼的西侧,这艘独木舟静静地躺在原址上。为了让它更清晰完整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博物馆还对外围玻璃房所用的玻璃进行了升级,使之具有高透、抗弯、低反射、防紫外线等特点。此外,独木舟的周围还有40多个包括温度、湿度、水位等在内的“眼睛”24小时“盯”着,一旦数据出现异常,监测后台马上会提醒相关人员加以关注。

卢衡(左)在独木舟保护现场。

每隔一段时间 就要去看看守护着的“宝贝”

72岁的浙江省博物馆研究员卢衡,回忆起2002年第一次看到独木舟时的场景,仍记忆犹新。

“这对萧山、浙江、中国,甚至世界都有重大意义。”时任发掘保护工程负责人之一的卢衡毕业于杭州大学化学系,毕业后,他被分派到浙江省博物馆从事文物保护工作。1977年,卢衡随省文物考古队赴河姆渡遗址从事第二期出土文物的现场保护,从此“一入考古深似海”。而在几十年与文物古迹打交道的过程中,也让这个理科男养成了处事细致缜密,面对文物心怀敬畏的性格。

当年,在浙江省博物馆新馆建设过程中,卢衡不慎从2.5米高的机房摔下,脊椎受损。但仅卧床一个多月,他就转战沪杭,圆满完成了所承担的任务。其中,史前漆膜的分析鉴定技术被评为“1994年度国家文物局科技进步三等奖”。此后,他发表的《遗址饱水木构件的原址保护技术研究》作为国家重点科技攻关课题,涵盖成都船棺遗址、随州擂鼓墩遗址、萧山跨湖桥遗址、绍兴印山大墓等不可移动文物的原址保护研究。

2006年1月至4月,受萧山博物馆委托,卢衡带领专业人员在较短时间内稳定了跨湖桥遗址出土的草编织物、木浆等9件文物,这为未来跨湖桥遗址的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

如今被浙江省博物馆反聘的卢衡,还在继续对从跨湖桥遗址提取的散落木构件进行研究。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坐地铁到跨湖桥遗址博物馆,进入玻璃房,看看他参与保护的这一8000年前“宝贝”是否一切安好。

“我们几个相关人员一直在商量着,怎么能让这艘独木舟‘延年益寿’,让世人看到它的年头能更久一些。”卢衡说。

顾玉丹在学校给孩子们讲跨湖桥遗址的故事。

年轻人讲“老”故事 在这里感知数千年前人类文明史

大学学的是建筑装饰工程技术专业,却因毕业实习的几个月,让顾玉丹误打误撞,成了跨湖桥遗址博物馆的一名专职讲解员。

“原来想着这份工作比较稳定,实际上还真的不简单。”31岁顾玉丹回想起自己近10年的讲解工作,用了一个词——因人施讲。

相较于综合性博物馆,遗址博物馆的讲解内容没有那么丰富,但顾玉丹却在“单一”中找到了不同。

“虽然是一套解说词,但每次面对的人群不一样,就需要用不同的方式进行讲解。”顾玉丹说,面对以学生为主的团体,她会突出介绍最古老的独木舟、世界上最早的漆弓技术等博物馆里“十个之最”经典文物,让他们对每件物品都有记忆点。如果是面对老年人为主的游客,则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述比他们“老”了数千年的历史。面对专家团,她就会立刻切换到专业术语,进行深度讲解。

不仅要让人们走进来,也要让文物走出去。近年来,该馆推出了“博物馆进校园”活动,顾玉丹也开始代表馆里,到萧山的中小学校去给学生们讲讲跨湖桥的故事,让孩子们了解本土文化,从小就在他们心中播撒热爱脚下这片热土的种子。

学生中有一对兄妹让顾玉丹印象特别深刻。这对兄妹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杭州各个博物馆做志愿者,跨湖桥遗址博物馆也是他们常来的地方。“三四年级的小学生,不仅帮我们做游客引导,还能向同龄孩子介绍跨湖桥遗址的故事。”顾玉丹说,她曾问过兄妹两为什么坚持做这些事。“他们说,了解家乡、宣传家乡是每个萧山人的义务。”

如今,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已列入红色记忆路线。顾玉丹说,她和穿越8000年时光到来的文物们,会在这静静等候,向每一个参观者,细细讲述数千年前的故事。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