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听考古专家讲述 我国最重要遗址之一如何被“挖”出 

2021-04-15 20:1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见习记者 林乐雨

地质考古之城墙垫石鉴定

4月14日早上8时,记者如约到达余杭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远远看到王宁远从遗址工地上快步走来。和人们印象中的考古工作人员一样,他有着一张黝黑却精神的脸庞。

作为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良渚古城及水利系统项目考古领队,王宁远十分忙碌,一个小时后,他还有一个研讨会。采访中,他会下意识地加快语速。

钻研考古30余年乐趣无穷

王宁远毕业于南京大学考古专业,可谓“专业对口”。30多年来,他一直奔走在考古一线,曾主持海盐仙坛庙、嘉兴姚家山、安吉芝里等大型遗址的发掘。

出差、加班是常态。王宁远早已习惯连轴转的工作状态。一年当中,只有春节可以稍作休息。

“不只是我,省考古所里的一线研究人员几乎人人如此。”王宁远说。

常年不间断的高强度工作,王宁远和他的同事们却乐在其中。他总说:“考古是一个随时随地充满惊喜的职业,我时刻期待在下一秒打开一扇未知的大门。”

王宁远说,一般人对考古工作者不了解,笑说他们就是“挖地”的。“其实,挖掘只是最基础的工作。”

2000年,王宁远接过前辈手中的接力捧。他率领良渚古城遗址外围水利系统考古团队,每天行走在农田里、河岸边、废墟上,手持探铲和手铲,努力探索发现被历史掩埋的秘密,一干就是20年。

良渚文化遗址作为中国最重要的遗址之一,它几乎包含了所有学科的知识,和普通人想像的天差地别。“考古更像一个平台,你挖到任何东西都是有可能的,最终,我们会努力还原出当年的景象。”王宁远说。

良渚古城巨木出土现场

创新技术让文物“返老还童”

考古工作是否也需要创新?“当然,要不然我们真的成‘老古董’了。”王宁远笑着说,2000年之前,他们还是用很传统的考古形式,就是人们想象中的拿着洛阳铲进行勘探的样子。此后,他和团队引入地理信息系统(GIS)技术,利用数字高程模型(DEM),首次发现良渚古城外郭城;为良渚古城和外围水利系统的完整性认识作出重大贡献。

2015年,他与团队利用遥感手段发现低坝系统,并将其和塘山长堤、高坝系统整合,首次揭示出良渚水利系统的整体结构。这一重大考古发现,使得良渚水利系统和良渚古城成为有机整体,一起成为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重要证据。该考古项目先后获得“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1-2015年度中国考古学会田野考古一等奖”等荣誉。

2017年,他们又组织对水利系统的结构功能进行跨学科研究,使用GIS手段找到溢洪道,发现取水口的重要线索。王宁远负责实施良渚遗址地质、环境和工程营建等多项综合研究,取得重要成果,并在当年12月参加上海世界考古论坛作学术交流,受到来自各国几十位顶尖水利考古专家的关注和高度评价。

“考古学其实是很开放的,是理论、技术、手段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也是最快接触前沿科技的学科之一。”王宁远说,这对考古工作者不断学习、与时俱进提出更高要求。

言传身教 为考古事业留下薪火

王宁远曾经有15位同班同学,现在只有他一人仍在坚持野外考古发掘工作。

“考古人是很穷的。”他喃喃道,“对这一行有兴趣是最基础的动力,更要耐得住寂寞、忍得了清贫。”他认识的许多考古人都是很纯粹的。随着我国考古事业的不断发展,考古工作者队伍正在不断壮大。

“我常对年轻人讲,专业毕业只是拿到了准入证,漫漫长路才是未来要经历的,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增加自己的知识储备。”王宁远说,考古的苦他不想说,自己之所以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除了热爱,还想点旺中国考古事业薪火。

平时,他喜欢和后辈说一句话:“考古是一个心灵自由和学术自由的行业。”这句“鸡汤”能吸引不少年轻人,每一个跟他一起工作的人,都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全世界从事考古工作的人这么多,有多少人能有运气挖到这样一个关键性的遗址?而且,现在实证五千年文明史的良渚遗址还承载着国家使命。”他说。

2018年,王宁远获得“2017年度浙江骄傲人物”,当时有一句颁奖词:“提灯照夜,遍看河山;云图星海,舒展千秋长卷;广袤原野石破天惊,历史流光相接,应和而鸣;五千年文明,我与有荣焉。”这是所有良渚考古人最好的写照。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