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母亲嘴里总说起两位老人 暗示我们是她的“资本” 

2021-04-13 12: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夏凌

对于“关系就是力量”一说,朱女士并不避讳,在她眼里,养老院也是一个小江湖,有各形各色的人,有各式各样的关系。在与她聊天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她不仅提到自己的母亲,也提到了养老院里另两位老人,而这也是她一直坚持每周去养老院看母亲的原因,即使去一趟要跑很远的路。

自述人

朱女士,58岁,退休,有一个弟弟。母亲刘奶奶,80岁,现住杭州市西湖区一家民营养老院,月缴费5000元。养老院规模不大,院内入住20余位老人,条件中上。

2012年,母亲摔跤导致腰椎骨折,选择了针灸、推拿等保守治疗方法,腰一直不太好。2014年父亲过世后,我不放心她一个人生活,就张罗着给她找家养老院。但没想到母亲很抗拒,哭闹不止,说自己能独自生活,怪我想把她扔进养老院不管了。我也是一肚子委屈,但考虑到父亲刚走,母亲情绪不好,我也没勉强她。

2016年,母亲的腰椎问题慢慢影响到膝盖,后来就无法独自下楼了,她主动提出要住养老院。这一次,弟弟为母亲联系到现在这家养老院,双人间,条件还是不错的,离她家也近。

母亲刚住进养老院时,我们担心她不适应,没朋友,便经常去看她。弟弟住得较近,几乎天天去,问母亲吃得合不合胃口,住得习不习惯,和别人相处得怎么样。

我家住城东,去一趟要1个多小时,所以一周去一次,但我会待一整天,早上帮她整理整理衣物,中饭陪着一起吃,下午就坐着晒太阳聊天。冬天我们还挤一张床上,一聊就是一个下午。

聊天中,母亲总提到院里的两位老人——应爷爷和汪奶奶。

他是养老院的意见领袖

这位应爷爷我经常见到,总是干干净净、体体面面的,穿着打扮很绅士,一顶呢帽子,穿衬衫配羊毛背心,外面套一件西装领的呢大衣,很有风度,一点都看不出已93岁高龄。午饭后,应爷爷总会在大厅门口的平台上晒太阳,话虽不多,但总笑眯眯的,精神状态很好,身边总围着几个老人和他聊天。

但母亲说起他,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是养老院里子女来得最勤的老人。应爷爷的女儿几乎天天来,每次都提着亲手炒的小菜,说养老院的菜偏清淡,不合父亲口味。他女儿很爱干净,会定期帮父亲整理衣柜,老人的房间布置得清清爽爽。

老人的衣服她也每周带回家清洗、晾晒。护理员跟她说,不用这么辛苦,养老院会统一清洗的。但她还是不放心,怕洗得不够勤,总要亲手操持才放心。爷爷吃的保健品、药,也是她一手张罗,管得很牢。

我问母亲,她什么都自己做,干嘛还把父亲送进养老院。母亲说,应爷爷一个人住,毕竟90多岁了,女儿也不能24小时守着,送到这儿来,至少有人看护,她放心些。再说了,送进养老院难道就可以不管了吗?这句话真把我问住了。

每到过节,应爷爷的“档期”特别满,一大家子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让别的老人很羡慕,觉得他就是养老院里最幸福的人。无形中,应爷爷的形象在大家心目中也高大起来,一模一样的话从他嘴里讲出来,就显得特别有道理,让人信服。老伙伴有什么问题,都喜欢先问问他的看法。

她是大家眼中的可怜人

每次提起汪奶奶,母亲总唏嘘不已,说院里最可怜的就是她了。汪奶奶是上海人,唯一的女儿在国外工作,在杭州没什么亲戚。偶尔,汪奶奶所在党支部的同志、社区工作人员会来看她,但毕竟不是家里人啊,几句体己话也没处说。

汪奶奶嘴上总说自己不用人看望,但每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来,她眼里的羡慕遮也遮不住。特别是过年过节,别的老人和子女欢聚一堂,大声地谈笑,她都会默默走开,在远处偷偷地看,或者发呆。母亲说都不敢在汪奶奶面前提我们去看她的事,怕她伤心。

可能因为长时间缺少陪伴吧,汪奶奶的性格变得孤僻、敏感,平时不爱与人打交道。有一次,她同住的老人把窗帘拉开,她说老人是为了让别人看到她东西藏哪里,但其实老人只是想晒太阳。

母亲常念叨,汪奶奶当初就应该跟女儿一起去国外。“人老了,孩子在哪里,家就应该在哪里。”

母亲的潜台词 我们是她的倚靠

母亲话里话外透露出一种信息。应爷爷性格好,人缘好,是因为子女来得勤,老人自己心情舒畅,别的老人也尊重他;汪奶奶没人看望,性格也变了,总觉得自己缺少依仗,缺少保护,怕人欺负她。

在母亲的眼里,子女就是老人的依靠,是安全感的来源。母亲常说,在养老院里生活很开心,上午做操,下午有不同的活动,画画、手工、烘焙、看电影、体适能运动,过得很精彩。有一次,我跟她打趣:如果有一天我很久没来看你了,院里还是有这么多活动,你也一样开心吗?她马上变了脸色说,那怎么能一样呢?院里的工作人员对老人再好,也无法替代子女的陪伴。

现在,我和弟弟会交错开时间去看她,弟弟住得近,但工作忙,他就去得多一点,时间短一点。我住得远,就去得少一点,但每次陪得久一点。记得上次,我去看母亲,带去了亲手做的红烧海虾和五香鸡蛋,她开心得像过年一样,到处给人去展示,逢人就夸我烧得好吃。护理员偷偷告诉我,我和弟弟去看母亲的那一天,母亲会特别兴奋,神采飞扬的。我知道这是母亲现在唯一能炫耀的资本,更是自信的来源。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