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21℃-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们曾经从这里出发⑦——这是一趟浸润鱼水深情的凯旋路 

2021-04-13 11:28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婺城站 |张苑 徐军

  终于回家了!一个都没少!四辆火车专列满载着数千名抗洪官兵,从九江火车站直抵浙赣线金华站。车厢门打开,一面“中国工人旅”的大旗迎面而来,紧跟其后,一个个刚毅挺拔的身躯套着救生衣,站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

  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站台上簇拥着层层叠叠的鲜花,站前广场上挤满了前来欢迎的市民,庄重的凯旋门从火车站出站口一路延伸到了部队大营门口,鼓号队、腰鼓队夹道,载歌载舞,欢迎的人潮奔涌而来……这一幕发生在1998年的金华站,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集团军步兵三师全体官兵永生难忘。

  松花江危急!嫩江危急!长江危急!那是1998年的夏天,这支驻金部队下属四个团正兵分四路,紧锣密鼓进行着一项30天内必须完成的国防光缆施工任务。6月28日接到抗洪指令,时任一军三师师长的裴晓光即刻率师部及七团、炮兵团从安徽光缆施工现场驱车数百公里直奔九江抗洪前线,严防死守长江大堤。

  “一片汪洋,堤坝上还冒着泉涌。”时任一军三师七团一营二连连长李光华回忆说。全员官兵冒着倾盆大雨,火速分段排查渗漏险情,同步压砂导水。然而,一百五十年一遇的大洪水如猛兽一般挑战着长江大堤的承受极限。8月7日,九江长江主干堤四号、五号闸口之间决口。“起初只有碗口那么大,冒着浑水,不一会儿就缺了一大块。”时任三师炮兵团反坦克炮连指导员陈鹏飞说。“几吨的卡车推进决堤口一下就冲没了。”李光华说。

  长江告急!九江告急!沉船封堵决口是最有效的措施,炮团团长洪永生和九江市长带着几名官兵在江面上找到一艘1600吨的运煤驳船,用推轮将驳船推到决口处,沉船成功!而洪流却越发肆虐。此时,七团在船头,炮团在船尾,向决堤口投放石料,构筑围堰。先后将七艘运送石料的货船沉入决口,同步捆石笼、砂石灌袋,顶着激流潜水作业,试图堵住无数个小缺口……

  那时的金华三师大营内,集结号骤然吹响,刚从电缆施工现场归来的八团、九团官兵分领救生衣和大锹,各就各位,半小时后在金华站登上前往九江的火车专列等待出发。然而,洪水吞没了前往九江的路,沿线铁路工务段连夜紧急排险,火车专列终于第二日早上8点出发,直奔抗洪前线。“快到九江时,铁轨有的一边淹在水里,有的全泡在水里,只隐约看到影子。”时任三师九团三营八连排长杨大春回忆。勇敢有担当的铁路人就这样护送这群人民子弟兵奔赴抗洪一线。

  “人进不来,物资进不来,连续三天三夜一刻不敢停下,一口吃的都没有,大家都累得倒在煤船上……”抗洪前线,正当李光华和战友们深感困难之际,他们终于等来了一师二团和八团、九团的支援……

  三天三夜的奋战终于筑起了围堰,为封堵决堤口创造了有利条件!师长裴晓光对当年亲率部队勇堵决堤口的经历记忆犹新,“我们是最先到达九江的部队,也是最先筑起围堰的部队,在九江抗洪抢险中部队荣立了集体二等功。”

  一军三师的成功抢险为九江抗洪树立了信心,他们也成了九江人民口中的“亲人”和“恩人”。杨大春犹记,他随时任三师九团团长付勇、三营八连连长费杰庆驾船40分钟给江心洲人民送粮送药。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身后的百姓感激地跪下了。官兵们转身,集体行军礼,直到望不见人影才放下。“那一刻,觉得自己非常光荣,再苦再累都值了。”杨大春说。

  这份鱼水深情浸润了九江的每一寸土地,流淌进了每一位一军三师官兵的心底。费杰庆忘不了,九江人民每日自发顶着四十几度的高温给他们送来的热腾腾的饭菜、冰冰凉的绿豆汤;李光华忘不了,将自己的养老积蓄用手帕包着,求他收下的白发苍苍的老大娘,休整期他去剪头不肯收钱的九江理发店老板;杨大春忘不了,清晨暂住地门口不知是谁放的热腾腾的满满二十多篮煮鸡蛋……

  他们忘不了9月2日长江中下游干流通航那一刻的欢呼;他们忘不了离开九江那日鞭炮开道、万人空巷的送行盛况,沿途百姓往行军车里扔的鲜花与土特产;他们忘不了九江,更忘不了那趟从九江出发直奔金华站的列车,那一趟浸润了鱼水深情的凯旋回家路……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