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0℃-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温籍著名学者马大任辞世,他对家乡的爱藏在了“赠书中国计划”里 

2021-04-13 10:09 |浙江新闻客户端 |编辑 叶小西

4月11日,记者从温州市著名书法家马亦钊先生获悉,马公愚次子、百岁抗战老兵、温籍著名学者马大任先生于北京时间4月10日在美国旧金山辞世,享年102岁。

马大任,1920年出生,温州百里坊马氏家族第十二世传人,马公愚次子。他早年就读于温州中学,毕业于中央大学外文系。1939年,他考取国立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前身)。1941年,飞虎队援华抗日,他投笔从戎被分配到飞虎队总部,担任陈纳德将军的翻译、译电员,于1947年公费留学美国,进入威斯康辛大学新闻系获硕士学位,之后又进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习国际关系,后习图书馆学,获硕士学位。他曾任哥伦比亚大学布道研究所图书馆中文图书馆馆长、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东亚图书馆馆长、荷兰莱顿大学汉学研究院图书馆馆长、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东方部中文负责人等职。

耄耋老人马大任为《赠书中国计划》的书籍打包,与搬运书籍的工作人员合影。

身居美国70多年,他时刻不忘祖国发展,耄耋之年,在美国发起“赠书中国计划”活动,至今已向国内数十所高校赠送图书40多万册。他著有《美国图书馆的东亚藏书》、《美国华人经济现况》、《西欧的中文藏书》等著作。2015年9月,马大任应邀随飞虎队访华团来到北京,作为抗日老兵参加了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

2019年2月,马大任百岁寿辰,他的堂侄、书法家马亦钊和马氏家族成员、好友、学生等各界人士,在温州马孟容马公愚艺术馆通过视频,远隔重洋向马大任致以温暖诚挚的祝贺。中共温州市委统战部、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温州中学给马大任先生发去贺寿电文。

马亦钊先生的弟子、温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师陈胜武,曾多次见过马大任先生。4月11日,他为马大任先生写了一副挽联:弱龄陪鲤对,壮岁驱胡虏,功勋已著飞虎队;上寿得考终,遗泽在名山,魂梦应还百里坊。

2015年,马大任接受邀请回国参加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活动,和飞虎队员在湖南芷江飞虎队纪念馆前合影(前排左一为马大任)

马大任和他的“赠书中国计划”

网上搜索“马大任”,常伴随出现的是“赠书中国计划”,还有老人为这个计划写的中英文号召信。

马大任,1948年获美国威斯康辛州新闻学硕士学位,10年后又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学硕士学位。此后陆续担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布道研究图书馆副馆长,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中文部负责人,美国史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东亚图书馆馆长,荷兰莱顿大学汉学图书馆馆长等职务。1985年在荷兰退休后又受邀担任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东方部中文负责人,直至1992年“第二次”退休。

1991年11月,马大任在纽约公共图书馆东方部

书,是他一生的职业,也是他与祖国最密切的联系。

1978年第一次回国的马大任,特地拜访了北京大学图书馆负责西书采购的副馆长梁思庄。梁思庄是梁启超的女儿,是他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学院的老学姐。这次拜访,他记住了一句话:“北大已经十年没有买一本西书。现在可以买西书了,但是全馆没有一个人知道选购西书的方法。”北大尚且如此,国内其他大学图书馆缺乏西方书籍的情况可想而知。

中国图书馆馆藏建设主要途径有三种:采购、交换和赠书。为了避免外汇浪费,政府把图书馆采购西书的外汇集中在一家公司,由该公司统一采购,这便是“中国外文书店”,1973年以后改称“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

但在浩如烟海的图书书目中,非专业的采编人员只能随性打勾,不但使大学失去西方书籍的信息,而且减少全国大学的总藏书量。而当大学从教学型转向开发研究型,藏书的多少,质量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大学的教学和科研活动的成败。

1989年温州中学为马氏捐款颁发的荣誉证书

国内各个大学图书馆西书闹“书荒”。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坐在书堆里的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身后的书。

在美国,学者的藏书只能送人或者扔掉,扔书还必须装在塑料袋放入废品箱,否则要罚款。找个相知的爱书人来继承“遗产”,无疑是学者们一大心愿。

经过调查,马大任发现这个未经充分利用的“宝藏”的价值。美国每位华裔教授或学者,家中藏书至少3000册,而在北美(包括加拿大)的华裔教授或相当于教授级的工程技术、社会科学人士约有10万人。这个藏书量是3亿册。

马大任赠书北航后与该校副校长郑志明(左)合影

2006年,在纽约《中美军民并肩抗战纪念展》的祝辞中,他再度慷慨陈词:“中国现在经济发展了,但缺少知识还是要挨打……为此,我们几个老人成立了一个小组,正在实施一个‘赠书中国计划’……”

马大任曾给自己写了这么一首打油诗,其中写到:“所以决定去找书,把书讨来送大陆。可能收到不会多,但是也不无小补。讨书有些像讨饭,常常碰壁伤脑筋,还为搬书劳筋骨。”

他似乎总是为此奔走相告。

马大任说,“海外华人有如‘射干’,祖国是‘高山’,我们之所以帮助祖国发展文教事业,兴学树人,也是帮助自己和子孙后代。”

(综合温州日报、温州都市报)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