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24℃-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什么样的照片,可以成为画册的封面 

2021-04-07 16:14 |记者 俞越

静静放在架子上的摄影书,是什么吸引你的眼球?封面?标题?

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这张作品会被选为封面?出版物和原作会有什么差别吗?

日前,“中国摄影白皮书暨封面原作收藏展(杭州)”在杭州“映Studio”(杭州市西湖区西溪路浙商创投中心B座402室)开展了:展出70本《中国当代摄影图录》和前期收藏的49幅封面作品及6幅非封面作品原作。

在这里,随意翻看图录丛书,静静欣赏精美原作,这些疑问,或许会得到解答。


如何看本次展览

在“映Studio”内,我们碰到了来自北京的摄影爱好者,她正静静地翻看着书籍,这是她第二次来到展馆。虽然她是到杭州后偶然得知展览的信息,但一来便爱上了。


本次展览是“中国当代摄影图录”丛书第一次脱离“书-书桌”,“书-阅读”的语境,以展览空间、展墙的方式与公众见面。

展览分为4个空间展示:第一空间集中展示了主编刘铮在2016年最早编辑制作的20位摄影师的图录。这是一个理想的开启,建立中国摄影研究与价值确认的基本架构。第二个空间集中体现50-60年代出生的摄影师作品,他们摄影风格的差异与对比,能够展现中国当代摄影早期发展的复杂面貌。第三个空间展现70年代出生的摄影师作品。作为中间力量,建构的影像和现实的影像两条线索成熟发展。第四个空间展现最新一代摄影人的作品,摄影本体语言远离与深化并置的现象,为我们提供认识摄影发展的参考。



走进展厅,首先是一面书墙,目前已出的70本“白皮书”一次陈列;依照顺序,是书籍封面与照片原作的对照,第一本是《张兰坡》,第二本是《孙略》被放大了的封面作品,经由艺术家本人的尺寸确认和质量把控,最适合通过展览的方式与公众见面。

如果你看得更仔细一些,可以看到,每一张图说上,还附上了摄影师对摄影的理解,如姚璐说:“千万别把摄影当回事,它仅仅是个手段而已”,骆丹说“相有心生”,冯建国说:“相由心生”,是不是很有意思?


在展厅的进门处和最深处,都放着完整的“白皮书”和“黑皮书”,可供大家翻阅。

“就这么任读者翻阅,有好几本甚至已经脱胶了,不心疼吗?”收藏一本书不难,要收集一套完整的书籍就不容易,尤其是“黑皮书”是在法国出版,出版时间又早,我们见到的整套书籍,都是由“映Studio”主理人、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新摄影组织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令胡歌花费数年,飞到世界各地,一册册从老书店、旧书摊“捡漏”而来,特别是展出的原作,几乎都是靠“缘分”。

面对记者的提问,令胡歌表示,“藏而不展,是对收藏最大的浪费。每一次的翻阅,都会留下历史的痕迹。”

何为白皮书

“中国摄影白皮书”其实是对《中国当代摄影图录》的“爱称”,该丛书由中国当代摄影艺术家刘铮主编,每位摄影家单独为一册,以呈现他们的代表作品为主,辅以文字解读。2016年,艺术机构“蝴蝶效应”首推20本图录,自2017年起,浙江摄影出版社以10本为一辑,又推出50本。这套丛书计划推出100本。

丛书因小型开本的样式、白色封面底色的设计风格,与法国摄影伯乐罗伯特·戴乐比尔主编的“摄影黑皮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被称为“中国摄影白皮书”。书所选取的封面照片,通常是代表摄影师和他的风格的经典之作,是主编与摄影师的共识,又借助出版、发行的力量,在社会中传播,获得了更大的关注度。

“白皮书”展是紧接着“摄影黑皮书暨封面原作收藏展”推出,在“黑皮书”展出的42幅原作中,不乏布列松的《抱酒瓶的小孩》、吴家林的《彝寨》、细江英公的《蔷薇刑》、约瑟夫·寇德卡的《布拉格,1968》等世界知名影像作品。两场展览先后上演,即是一种对照,也是一种宣誓,体现着出版人建构中国摄影文化的宏大野心。


“摄影黑皮书暨封面原作收藏展”入口处墙上展示的 196 本黑皮书。(还有一本因开关位置未放入其中,不过现场还另备有一套供观者翻阅。)映 Studio 供图


策展人朱炯表示:“庞大出版体量的《中国当代摄影图录》已经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清晰的、严肃的中国摄影研究成果,展现了中国摄影文化的深厚力量。以此为依据我们收藏中国当代摄影作品,再进一步梳理、挖掘中国优秀摄影师的作品,通过展览的方式与社会公众分享。”



“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行收藏”,令胡歌表示,作为艺术品收藏机构,在收藏国际名家的作品同时,杭州映Studio更希望通过收藏国内优秀摄影师的作品,建立民族文化自信,参与国家文化建设的历史进程。


文|俞越

图片来源:“映Studio”供图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