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4℃-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从“精致穷”到“消费主义逆行者” “Z世代”消费异军突起 

2021-04-03 07:00 |光明日报

就职于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的李辰,是一名“三坑少女”,着迷于购买JK制服、Lolita服饰、汉服。正式工作前,她还经常跨国追星,每次花费都过万元。

二次元经济、粉丝经济、国潮热……近年来,这些曾属于特定圈层的文化消费逐渐进入大众视野,作为其消费主力军的“Z世代”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Z世代”特指1995年到2009年间出生的人群,作为“网络原住民”,他们享受着经济全球化、数字化和社会发展带来的复合红利,具有洞开的眼界和强烈的自我意识。

今天,随着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新消费成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撑力量。开放、独立的“Z世代”青年,迸发出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发展活力,也面临着诸多事关现实安全、价值理念的严峻考验。

消费喜好:强调圈层,注重个性,表达自我

就读于武汉大学的李小阳是个文创产品爱好者,各大博物馆推出的文创产品是她平时给朋友送礼物的首选:“购物时,除了性能,我们更关注它背后的故事,所以喜欢一些和大IP联名的商品,或者有品牌故事的商品。”她和朋友们还会为各种有趣有创意的服务买单,“比如购买虚拟男友,在七夕节给朋友买‘孤寡青蛙’服务。”

在李小阳看来,“Z世代”对于知识付费意愿相对强烈,有相当一部分人会通过网络获取更多学习资源,为优质内容付费或打赏。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党总支副书记朱敏认为,“Z世代”对富含精神、价值、品质的文化消费有较高追求,消费更为个性化、场景化、“种草化”,更注重自我增值。

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副院长杨越明认为,年轻群体的消费诉求主要有三点:文化附加值、创意附加值、情感附加值。“各类文化产品向美而生、蓬勃发展,反映了青年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消费趋向:从“精致穷”到“消费主义逆行者”

“在这个豆瓣小组,劝退消费是‘职业道德’。”豆瓣网友“九州同”于2020年12月17日正式进入“不要买|消费主义逆行者”小组,成为一名“理智鹅”。

“跑步机有必要买吗?”一位成员在小组内发布咨询信息。评论区回复“看看看,又有人要买晾衣架了”,引来众多网友点赞。不到半天时间,这位成员被成功劝阻,文章也被收纳进小组“已劝退”栏目。

目前,“不要买|消费主义逆行者”小组已有20万名成员加入。

“当看到一些大学生因为超前消费、校园贷造成严重后果时,我挺惊讶的。”豆瓣网友“九州同”表示,即使告诫自己要理智消费,许多年轻人还是会发现自己购买商品的数量远超过需求量。

“对消费主义的警惕与反思反映了年轻人对消费和社会的认识在提升。”尹志超表示,“毕竟,经济发展是要满足人类合理的而不是所有的消费需求”。

消费潜力:对“潮流”的引领性逐步显现

来自山东临沂的王子涛从事自媒体创作已经10多年了。“在我的老家,青年消费还是更偏娱乐化,大多数人对高雅文化兴趣不高。”他发现,老家的青少年空闲时多在刷抖音、看快手,偶尔去电影院看电影,只有少数有一定学历的父母会带子女去当地图书馆、博物馆。

朱敏注意到,小镇青年正在文化消费领域异军突起。他给出了一组数据:近年来,小镇青年为音乐节贡献了60%的收入,为live hose(小型室内演出场所)贡献了94%的收入。可见,越来越多小镇青年主动选择更为多样的文化消费方式。

“Z世代”的文化消费潮流还在影响更多人,盲盒、国风、网络综艺、线下演出等,正经由年轻人影响到其他年龄段消费者。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最受关注的现象级文娱产品——网络综艺《脱口秀大会3》《乘风破浪的姐姐》,都是由圈层爆款演变为大众爆款。一位熟知各种潮流文化的中年母亲表示:“跟年轻人一起看这些,有助于改善亲子关系。”

朱敏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把“Z世代”引领的潮流消费融入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激活消费潜力不仅仅有助于拉动内需,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还能推动优质文化产品走向国际。”朱敏说,“这才是‘Z世代’文化消费的价值与力量”。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