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荣登全国直播百强前三甲 江干数字时尚靠什么逐浪潮头?
荣登全国直播百强前三甲 江干数字时尚靠什么逐浪潮头?

3月24日,一场名为“中国新服妆超级供应链基地”在江干区钱塘智慧城启动,云衣控股、欧诗漫、七匹狼等12家服装美妆行业知名企业入驻。

抛开入驻项目暂且不论,它们背后的数据“能量十足”。去年,钱塘智慧城数字时尚实现网络销售额256.48亿元,税收突破10亿元,时至今日,这里已落地数字时尚企业800余家。

不仅如此,3月5日,中国市场学会、阿里研究院共同发布的《直播电商区域发展指数研究报告》,全国直播电商百强地区名单出炉,在钱塘智慧城的拉动下,浙江江干位列直播百强地区第三名。

作为杭州“创新三城”之一,钱塘智慧城建城仅仅只有5年,年轻的数字时尚产业,缘何在这里风生水起,备受全国瞩目?

抢占先机

“数字时尚”有产业基础

最近,钱塘智慧城管委会主任陈柏林有些忙碌,他忙着跟国内的服妆龙头企业对接招商,担任钱塘智慧城“一把手”五年,他见证着这片15.3平方公里创业热土,每天发生的新变化。

2015年7月8日,杭州市委十一届九次全会上,杭州提出打造“两区三城九镇三谷”,第一次有了“钱塘智慧城”的提法。“建城之初,我们目标就是打造成杭州东部一流创新发展平台,服装在产业方向上占据着重要位置。”陈柏林说。

在陈柏林眼里,钱塘智慧城一直以来在服装上就有着丰富的资源禀赋。“改革开放后,江干乡镇工业和专业市场相继崛起,钱塘智慧城所在的九堡,周边诞生了海明控股、快鱼服饰等一大批服装企业,集聚了四季青服装市场、玖宝精品服装城等众多专业服装市场,再加上便利的交通,这里成为杭州重要的服装产业集聚地。”陈柏林说。

在钱塘江畔的江干,勇立潮头的弄潮精神,是文化基因的深厚力量。2009年,在很多企业经营者还认为电商“看不见、摸不着,不敢碰,怕有风险”之时,当年8月, 江干抢占先机做出一个重要决定——在九堡区域打造东方电子商务园,瞄准打造浙江一流的电商集聚区,引入200多家电子商务企业入驻,为传统服装产业植入互联网的基因。

成立以来,东方电子商务园每年对江干区的税收贡献逐年递增,从数百万元增至近5亿元,位列浙江省电子商务十大产业园之首。2017年“双11”,东方电子商务园一天的全网交易额超15亿元,见诸各大媒体报端。“更重要的是,东方电子商务园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是,发展视野的开阔和思路的拓展,在互联网加持下,传统服装大有可为。”陈柏林说。

2018年,杭州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钱塘智慧城产业方向也比过去更聚焦了,大力发展数字时尚和智造融合两大产业。特别是,在数字时尚上,经过10多年的迭代发展,钱塘智慧城基本形成以新零售、新媒体、新服妆为三大特色,“全国网红看杭州,杭州就看钱塘智慧城”成为业内共识。

二次创业

走差异化发展之路

步入九环路,两侧的白色小楼并不起眼,但里面却聚焦着大量的带货主播,近乎24小时制轮流直播。如今的钱塘智慧城,被冠以“直播电商第一城”,拥有七章公园、东谷创业园、斜杠广场等10余家直播电商特色产业园。

不过,在钱塘智慧城经济条线的干部们眼里,表面上看似热火朝天的数字时尚产业,正面临着“二次创业”的危机。“人、货、场是数字时尚产业的关键所在,但一直以货著称的钱塘智慧城,品牌货源却不多,和百姓日益追求的品质生活不相匹配。”钱塘智慧城经济发展局局长诸葛小平说。

纵观全国直播电商百强地区前两位的杭州滨江区和广州白云区,都走出了各具特色的发展之路——

滨江区集聚大量的头部直播资源,无论是直播平台头部达人薇娅、烈儿宝贝、雪梨等,还是宸帆、谦寻等国内头部MCN机构,助推滨江已然站在直播的风口上。“对于这些头部资源来说,货找人是普遍现象,对货源的依赖度不高。”诸葛小平说。

白云区是老牌电商强区,有“淘宝村”大源村的电商基础,向直播业态转型相对容易。而且,作为广州市重要生产基地、批发市场和物流运输业集聚地,白云区在抢占直播经济市场份额方面具有先天的优势。

某种程度上,江干和白云更为相似。“集聚在钱塘智慧城的网红资源,更多是腰部为主,她们对货源的依赖较大,人找货的特征更为明显。”诸葛小平说。

家有“内患”,外有强敌,钱塘智慧城发展数字时尚产业,路在何方?

“一定要强链补链,去年以来,我们列出服装、美妆、饰品等知名品牌榜单7个,锁定头部目标企业100家,实施精准招商,招引各领域头部企业落地。”诸葛小平说。

一年下来,钱塘智慧城数字时尚产业链正在完善:落地联合利华中国美妆总部等重点项目15个,引进高梵、雅鹿、鸭鸭羽绒衣三大品牌新零售中心,入驻嘉兴构美、一诗二画、银河众星等知名MCN机构,中国黄金、良品铺子、B.Duck等品牌直播基地正式开放……

与此同时,江干还特别将“直播达人”纳入人才参评范畴,不看学历看实力,加速推动直播电商优质人才集聚。

毫无疑问,对于钱塘智慧城来说,数字时尚产业发展的春天来了。

分工协作

数字时尚应有更多畅想

如今,在钱塘智慧城,“人、货、场”的产业链闭环正在成型,但在陈柏林心里,数字时尚产业离真正的数字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近,他又在积极对接省市相关部门,渴望借助数字化的手段,早日打通供应链的堵点。

其实,在入驻钱塘智慧城的服装企业里,有很多数字化改革的先例。拿伊芙丽来说,近年来,构建了一条全链路数字化系统,使其在激烈竞争中得以“快速反应”。简而言之,在线上进行客户分析,大数据勾画出客户的喜好;在线下实体店,物联网技术及时反馈每个款式的转化率;在工厂流水线,数据采集器跟踪每道工序,精准把控市场,让生产的每件衣服都能找到合适的主人。

但这仅仅是少数企业的探索。当下,浙江大力推进产业数字化,加快传统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改造。杭州也提出加快发展新型消费模式,精心打造“数字消费之都”和新零售标杆城市,这对于杭州和浙江的数字时尚产业,都是一个重要机遇。

但从整个数字时尚产业来说,要实现真正的数字化,并不是简单的物理空间集聚,必然是,从需求侧到供给侧,从产品侧到原料侧,全链条都实现了真正的打通。

对于钱塘智慧城来说,也并非不无可能。围绕在其周边,有着大量的数字时尚产业资源,比如,在余杭艺尚小镇,拥有国内外一流的设计人才,超百万名设计师通过线上线下在这里逐梦;在嘉兴,集聚着大量的服装加工企业,可对冲杭州主城区生产场地缺少的短板;在绍兴,柯桥轻纺城是全国规模最大、经营品种最多的纺织品集散中心……

当下可为,未来可期。也正如相关业内人士所言,长三角地区是制造业相对集中的地区,围绕主导产业建立分工与协作的关系,有利于提高区域生产的安全性和经济韧性,这也是新发展理念引领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之义。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