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法官也忍不住说话了: 多站在父母角度想一想 

2021-03-18 22:37

近日,嘉兴市一起“强行啃老”案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老年人权益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在我们身边,这样的事情其实每天都在发生。早已成年的子女依然不愿“破壳”,抱着“巨婴”的心态依附于父母;而很多被“啃”的老人受困于亲情,对子女的无度索取不忍拒绝。

但“啃老”只是家庭内部损害老年人权益的一种形式。最近,记者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随着社会飞速变化,关于精神赡养、遗嘱争议、老有所居等具有时代特征的案例层出不穷。它们提醒老年人,在处理家庭关系时,要警惕新型的“坑老”方式。

省高院为本报分析了多起“坑老”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我们看到,司法审判往往把老年人的真实意愿作为重要考量标准。法官也呼吁年轻人,请多站在父母的角度想一想。

“强行啃老”

转走老母亲卡里20多万

这起“强行啃老”案入选了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发布的老年人权益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2017年春节刚过,嘉兴92岁的周老太把孙女告上了法庭,要让孙女还钱。中间发生的事,让人唏嘘不已。

春节前的一天,小儿子和孙女来接周老太,说要带她去吃年夜饭。那时,老人刚做了髋关节置换手术,出门时候还坐着轮椅。谁知道,一出门,小儿子和孙女就把老人推去了派出所,在那里办理了周老太身份证挂失手续,并办理了临时身份证。

随后,三人来到银行,为周老太名下一张23.98万元的存单办理挂失手续,随后又将存单上的钱取走,存入孙女银行卡内。银行监控显示,在办理上述业务时,孙女将轮椅上的周老太推到柜台摄像头前拍照,周老太自己在银行单证上按捺手印。过程中,孙女、银行业务员均未和周老太进行交流。

但几天后,事情“反转”。周老太向公安机关报警,表示自己受到欺骗,要求孙女归还上述款项。小儿子和孙女拒绝归还,他们表示,周老太自愿将存款赠与小儿子,并将钱转到了孙女卡内,不能再反悔。

1个月后,周老太向嘉兴市南湖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孙女归还上述款项。一审庭审中,周老太的律师认为,龚某带着周老太办理临时身份证和存单挂失业务,周老太只是出于对孙女的信任,孙女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于存款已经转移的事情是不知道的,是受到欺骗的。而且周老太年事已高,这些钱都是养老治病的钱,老年人的财产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另外,小儿子平时还有打骂周老太的言行,从这一点上说,周老太也不会愿意将存款都赠与小儿子。

南湖法院一审判决孙女返还周老太23.98万元。周老太的孙女不服判决,向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嘉兴中院二审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解读

公民对个人的财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老年人由于身体状况、行动能力等原因,往往难以有效管理、处分自有财产,在此情况下,子女更不得以窃取、骗取、强行索取等方式侵犯父母的财产权益。

本案旗帜鲜明树立子女不应“强行啃老”的价值导向,符合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民法院在审理此类侵犯老年人权益的案件时,应当充分查明老年人的真实意愿,坚持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秉持保护老年人合法财产权益的原则进行判决,有效定分止争。

子女棒打鸳鸯

八旬半路夫妻各回各家

去年9月,一对老人相互搀扶着来到衢州市衢江区法院调解室。他们是夫妻,也是一起离婚案中的原、被告,老爷爷89岁,老奶奶84岁。看得出他们感情很好,在调解室门外上台阶时,他们几乎同时伸出手去搀对方,连承办法官都觉得他们不应该离婚。

他们是一对半路夫妻。老奶奶早年和上一任离婚,老爷爷中年丧偶。因为有共同语言,他们带着各自的子女重新组成家庭。3个子女成年后,又各自有了小家。

随着年岁增长,两位老人无力再照顾自己和对方。去养老院住了一段时间,也因故搬离。就两位老人的养老问题,双方子女曾多次协商,但都不愿同时照顾两位老人,为此还产生财产纠纷。虽然法官和调解员多次调解,但两位老人想来想去,觉得再在一起难以解决现实问题,最后还是决定离婚。

那天庭审结束,双方子女退出法庭后,老爷爷拜托法官,将自己积攒的3万元存款全部交给老伴,老奶奶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最后只好由法官替他们做主,两人一人一半。

“与你共度的朝朝暮暮永留心底,让我们一起回味走过的人生岁月。”说完这句话,这对曾经的老夫妻手拉手走出法院,黯然分手,去往各自子女家中。

法官解读

近年来,再婚老年人离婚案件渐渐多了。当子女展翅离巢,独身的老人更加需要情感慰藉。但现实中,子女们不仅很少考虑父母的情感需求,更不能接受他们的“夕阳情”,相比于父母的无私付出,子女们想到的却都是自己:担心父母再婚后影响自己的继承权,害怕增加赡养负担,由此对父母的婚姻横加干涉,给老人们造成痛苦。

为人子女者,应该多站在父母的角度考虑问题,真正从内心深处给予关爱,让他们拥有健康快乐的情感世界,安度晚年时光。

儿子吃掉遗嘱

父亲生前意愿依旧实现

近日,德清县法院审结了一起特殊的继承权纠纷案,通过认定遗嘱复印件有效,让一位老人生前的愿望得以实现,保障了矛盾双方的合法权益,妥善解决了一场家庭危机。

2019年10月,老陈因病去世,儿子小陈在继母刘阿姨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领取了老陈的死亡丧葬补助金、一次性抚恤金及账户余款,并扣押了老陈全部的身份及死亡证明材料。

老陈的后事料理完后,有关老陈遗产的继承问题摆上台面,尤其是老陈生前居住房屋的份额分割问题,小陈与继母争议很大。

那套房是在1995年由老陈、前妻和儿子小陈申报登记一起建的。2007年,老陈与前妻离婚时,约定该房屋归老陈所有。2年后,老陈和刘阿姨走到一起。

当小陈带着亲戚来争遗产时,刘阿姨拿出了老陈在重病之际立下的一份自书遗嘱,白纸黑字写着“所有财产归刘某所有”。小陈一把夺过遗嘱,塞进嘴里三两下给吃掉了。这个举动让本就剑拔弩张的双方矛盾瞬间激化,刘阿姨一纸诉状将小陈诉至法院。

案件审理过程中,刘某向法院出具了遗嘱的复印件,小陈也当庭承认遗嘱原件确实被他吞掉了,出庭的2名证人对小陈吞遗嘱的事实也予以佐证。

法院对该遗嘱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不过,老陈与前妻离婚时虽约定房屋归老陈所有,但未征得小陈同意,该分割约定仅对老陈和前妻享有的房屋份额有效。而且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老陈前妻以案外人身份确认“对其享有的房屋份额归老陈所有无异议”,并表示不再参加诉讼。因此,法院依法确认老陈享有房屋三分之二的份额,小陈拥有三分之一的份额。也就是说,该房屋仅有三分之二的份额属于遗产范围。

另外,因为老陈的丧葬费是小陈出的,而且款项比死亡丧葬补助金、一次性抚恤金及账户余款加起来还多,所以刘阿姨应补偿小陈一部分钱。

德清法院最终判决,双方应按照遗嘱内容进行财产分割,老陈生前所有的三分之二房屋份额应由遗嘱继承人刘阿姨继承;双方将在房屋出售后对钱款依照继承份额进行分割。双方当事人均服判,未提起上诉。

法官解读

遗嘱是被继承人生前按照自己的意愿作出,在其死亡后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行为,是其生前处置自身合法财产的法律形式。法定继承人或其他利害相关人以焚毁、撕毁甚至是直接吃掉遗嘱的方式销毁遗嘱,严重侵犯了被继承人的遗嘱自由权,易使遗产的归属违背遗嘱人的真实意愿。因此,法律规定,伪造、篡改、销毁遗嘱,情节严重的,丧失继承权。

本案中,老陈去世前为防止家庭矛盾产生,在亲友的见证下自书遗嘱,小陈便应该尊重老人生前的意愿。他为了争夺遗产直接吞食遗嘱的做法不可取。案件审理过程中,由于感受到法律的权威,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亲情无价,不能用金钱衡量。一旦发生纠纷和争执,应通过法律途径合理维护自己的权益,避免冲动行事,得不偿失。

老有所居

老两口保住唯一养老房

“这是我们最后一套养老房,你已经有三套了,请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要让我们无家可归。”孙老先生怎么也没想到,手握三套房的前儿媳竟要与他争最后一套养老房。

2012年,孙老先生名下的祖宅动迁,老两口和儿子孙先生、儿媳陈女士、孙子小宝都是动迁对象。他们用部分补偿款拿了A、B两套安置房,登记在老两口名下,剩余补偿款以陈女士母亲名义购买了一套房。

2017年,陈女士发现丈夫出轨。而此时,不知情的老两口两次出具承诺书,承诺安置房A为代儿子一家持有,实际产权属于儿子一家三口。同时,在老两口的委托下,陈女士将安置房B出售,另买一小套登记在小宝名下,多余钱款也存在小宝账户。

2018年7月,孙先生、陈女士协商离婚,小宝由陈女士抚养。孙先生出具承诺书,承诺安置房A产权归陈女士一人所有,两人另有一套婚内购房也让与陈女士。

至此,一套婚内购房、小宝名下一套房、母亲名下一套房,陈女士已实际掌握三套房子的产权。同时,陈女士认为,前公婆对于安置房A的承诺也必须兑现,要求办理过户手续。老两口不同意。

陈女士将老两口及孙先生告上法庭,请求判令安置房A 的产权三分之二归其所有,三分之一归小宝所有。一审法院判决支持陈女士的所有诉请。老两口及孙先生不服,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老两口出具两份承诺书是赠与合同还是对动迁安置利益分配的家庭内部协议,以及是否可以撤销。

首先,老两口在祖宅动迁安置近四年后出具上述承诺书,此时,系争房屋(争议指向的房屋)产权已登记在老两口名下,该承诺书签署的时间段以及不动产登记的状态,使得承诺书更符合赠与行为性质。

其次,老两口、小夫妻俩和孙子对动迁利益均享有相应权利。从动迁后对安置房和安置款的分配,以及老两口将安置房B赠与孙子的结果来看,动迁利益的处置照顾到了各个被安置人,且与每个被安置人应当享有的份额大体相当。在动迁安置行为已经完成的状态下,老两口出具承诺书承诺为子女小家庭代持系争房屋的行为,不能认为是分配动迁房屋的家庭内部协议。

再次,老两口出具两份承诺书,其真实意图是父母为了子女小家庭提供更优越、稳定的婚姻生活质量和环境而放弃自己的房产。从常理出发,子女小家庭在接纳父母房产的同时,必然要承担起养老责任。现小家庭已解体,老两口再放弃其仅有的房屋产权,使得养老保障中最基本的老有所居底线都无法落实,必非其签署承诺书之意图,亦有违公平合理原则。老两口主张在系争房屋产权未转移之前撤销赠与,于法有据。

据此,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陈女士一审诉请。

法官解读

司法实践中,出于限购、避税等因素,以及对子女的信任,同时为了给子女家庭创造良好的婚姻生活环境,部分父母将自己房屋登记在子女家庭名下或者赠与子女家庭。子女家庭接纳了父母家庭的财产后,父母家庭的财产大幅减少,以致于难以承担养老负担。

一旦子女家庭解体,对父母家庭来说,意味着财产的丧失,养老保障无以为继,故这类离婚案件中,不仅导致的是婚姻双方关系解体,也影响甚至决定父母的生活状态。不考虑父母的情况,不符合社会发展实际,法律倡导的公平正义也成为空谈。

老年人在处理自己房产时要慎重,即便是为子女家庭创造良好的婚姻生活环境,也应尽可能地保障自身权益,可在赠与时明确约定附条件,如约定子女的赡养责任、自己的居住权等等。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