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5℃-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听!八个“树语”故事 

2021-03-12 08:28 |杭州 |浙江新闻客户端 |监制 吴雅茗 策划 张彧 记者 孙磊 吴佳妮 王逸群 张梦月 刘健 见习记者 王柯宇 制图 聂李黛芳 摄影 孙金满 华家 通讯员 徐志刚 杨奇

编者按:

如果没有树,这是一个会被所有城市拒绝的假设。一座“水泥丛林”,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城市。

每一棵树,都是城市的守望者。又逢一年一度植树节,我们找到杭州八棵有故事的树。这些故事里,有一眼千年的风霜雪雨,也有路为树退的保护谦让,更有盆景变风景的城市哲学。

来,一起听听八个“树语”故事—— 

高架下的香樟树:

2000年5月,中河高架向上塘路延伸。挡在了高架桥面前的我们,成了全城热议的焦点:最终,杭州决定要尊重城市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专门成立“古树迁移小组”。

虽然只是位移不到200米,但为了让我们和高架能够共同“生长”,杭州花了近400万元。

一棵长在塔尖的黄连木:

我不知从何而来,或许是百年前的一只小鸟,将我带到了这梅城古镇的南峰塔顶。百年风雨飘摇过,我的根须已和古塔融为一体。

省里的专家几经研讨,没有让我和古塔分开。

他们告诉我,这是为了留住乡愁,也是为了留住这百年的悠悠古韵。

大运河畔一棵普通的行道树:

这座城市之于我的温柔,是白墙为我绕了个弯,是仁者爱树的体贴考量……

最美的风景是不打扰。谢谢每一个为我拍照留念的朋友,我相信,这一刻你们读懂了杭州。

2000多岁的“大树王”柳杉:

像我这样的大树,世上确实不多,有人以为我是天下第一,便称我为“大树王”。

我的家是浙江省十大名山之一天目山,也被称为“浙西百山之祖”。我们之所以能够历久常青,是因为人们的用心保护与管理。从森林禁伐,到成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再到联合国人与生物圈的森林植物类型保护区,这些年,我的身边越来越绿。

杭州闹市区唯一一棵千年银杏:

贴沙河畔,繁华闹市。我在这里静静站了一千年。

2003年,我曾经因为自燃,差点告别这个城市。万幸,这座城市的应急反应速度,让我可以继续在这里看风景。

曾经染病的千年樟树: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前些年,我生了一次重病,可把村民们急坏了。

为了照顾好我,村里变了样:我的周围建起了公园,造起了花圃,村里的污水也进行了专门处理,就连家家户户的垃圾都被分类拾掇了起来。

320岁的湿地香樟:

每年端午节,我都和西溪龙舟比赛有个“约会”,我是龙舟比赛的交汇处。到了那天,原本静谧的旅游胜地变身成了热闹非凡的竞技场。

龙舟且留下,不止是留下西溪的风景,更要留下的是民俗的韵味。

1400多岁的银杏“爷爷”:

目前,我是杭州市区现存最古老的银杏树,五云山的一年四季、西湖的沧海桑田、钱塘江的潮起潮落尽收眼底。

良好的生态环境让我成了杭城“腰围”最大的古树——南北冠幅达22米,至少需要五个人才能完全抱住我。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