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公安数据显示 老年人是涉保健品案最易“受伤”群体 

2021-03-11 14:5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戴虹红 通讯员 聂欣 陈奇

涉及保健品行业虚假宣传、欺诈销售,甚至公然诈骗的违法犯罪行为时有发生。来自我省公安机关的初步统计显示,中老年人是这一类型犯罪的受害人中比例最高的群体。

近日,记者从浙江省刑侦总队传统犯罪侦查队了解到,分析近年来保健品诈骗案件,老年人爱贪便宜、防骗意识差、易被“亲情服务”洗脑的弱点,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而且,由于难发现、难定性、难查证,真正进入侦办流程的保健品诈骗案只是冰山一角。

三个案例揭示常见套路

神奇口服液坑了八旬老太

2020年6月5日,温州市鹿城区87岁的吴奶奶向警方报案说自己被“小姐妹”骗了。

两年前,吴奶奶认识了一个50多岁的“朋友”王某。去年,吴奶奶听信王某的推介,跟着去无锡旅游了一趟。旅途中,王某向她推荐了一款“细胞新生口服液”,当场说好价格,12盒1.54万元。从无锡回来后,王某到吴奶奶家要走了这些钱。事后,吴奶奶的干儿子得知此事,说她被骗了。

“我才知道这些所谓的保健品根本不值那么多钱,还不知道真假。”报案时,吴奶奶欲哭无泪。

被同一人三次骗走近5万元

2015年12月,杭州市西湖区79岁的袁大爷在报箱中收到“中国爱心助老工程委员会”的援助通知,他按照上面说的“援助”方法,去指定地点领取福利物资,由此认识了自称为周某佑的男子。

2017年10月,袁大爷参加周某佑组织的旅游。中途,周某佑称请了专家为参加旅游的人免费体检。体检过后,“专家”为袁大爷开了3个周期的“寿之宝”保健品共计180瓶,价值69600元。事后,袁大爷越想越不对劲,要求退货,对方退还了46400元后再无下文。

2018年1月6日,袁大爷又在周某佑处买了3980元的保健品,付了钱但没拿到产品。当年8月20日,周某佑以“年终分红感恩答谢老会员”为由,要求袁大爷预存2万元,承诺到2019年1月可以返还2.5万元。然后,这笔钱也没有了“然后”。

2019年1月22日,周某佑来到袁大爷家中,称有急事需要借2000元“调个头”,答应第二日归还。之后一年多,袁大爷一直联系不上周某佑,才发现自己前前后后被骗了近5万元,这才想到报警。

“健康讲座”实为骗财伎俩

2018年1月初,陆续有老年人报警称,在宁波海曙区金都国际大厦的中国领购网门店购买了保健品,不让退钱,现在店已关门,店员不知去向。接到报警后,白云派出所详细询问了30多名报案人,发现这起“消费纠纷”存在虚构事实和非法占有情形,而60多名受害人年纪普遍在60周岁以上。

进一步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彭某于2016年11月开了一家杂货店,谎称其店铺是公益性质,随后让同伙陈某、黄某等人在周边小区针对老年人发放宣传单,以低于超市的价格吸引老年人到店,并不时以组织活动、免费赠送礼物等方式笼络老年人。

2017年9月,彭某等人以“健康宣传讲座”为幌子实施诈骗。他们夸大吹嘘保健品功效,并使用道具演示。先将实际仅为68元一盒的保健品吹嘘成价值5000元,以免费赠送两盒为诱饵,哄骗老年人交5000元押金,声称押金次日退还。随后推出“价值万元”(进价仅100元)的足疗仪、人参等物,吸引老年人用这些“超值产品”来抵销押金。诈骗得手后该团伙逃离宁波。

2020年,以彭某为首的8名嫌疑人因诈骗罪被海曙区法院宣判,69万余元赃款被追回。

老年人为什么容易上当

分析近年来的保健品诈骗案件,浙江省刑侦总队传统犯罪侦查队副队长聂欣告诉记者,其实犯罪分子无外乎是利用了老年人的几种普遍心理。

一是利用老年人节约易贪便宜的心理,通过赠送小礼品等手段来吸引关注。许多老年人觉得自己花小钱占了大便宜,之后便觉得这个商家值得多次光临。

二是利用老年人防骗意识相对差的特点,伪装“大师”吹嘘保健品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犯罪分子经常利用的是就打“亲情牌”“健康牌”,或是把老人哄得团团转,或是以告诫老人身体有恙必须服用某类保健品才能“健康长寿”为由,让老人逐渐对他们产生信任,这个时间有可能会持续数月。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犯罪分子“步步为营”的作案手段。

三是当时机成熟后,这些犯罪分子会让老年人一次性缴纳高额费用,而老年人也因为被“洗脑”后,对他们产生无条件地信任,会愿意花大价购买所谓的“神品”,之后,这些“晚辈”“亲人”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发现难、定性难、查证难

警方透露,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真正进入侦办流程的保健品诈骗案只是冰山一角。

“首先是很难发现。”聂欣说,与传统诈骗犯罪相比,犯罪分子非常善于利用老年人心理,通过假亲情真诈骗的手段实施诈骗,手法隐蔽,难以发现,导致很多案件都无报案人。比如瑞安市公安局侦办公安部督办的“神蜂”胶囊诈骗案件,至2018年判处前,真正移送起诉认定的全国被害人有2000余人,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没有报案。公安机关在案件侦破后,通过嫌疑人的销售记录才找到这些被害人从而补充取证。对比发现,受害者中老年人占了绝大多数,但他们出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理,或是觉得这几千元、几万元只当买个教训,最终选择自认倒霉。

其次,目前市场上推销保健品的模式层出不穷,在案件受理初期,到底是保健品虚假宣传还是欺诈销售,很难给予定性。是商业欺诈还是非法传销,先期也难以做到准确区分和判断。在需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与公安配合,才能在先期处置时做到及时取证,及时定性。

再者是查证难。保健品诈骗类案件很多是全国范围跨区域作案,犯罪团伙化、公司化特征日益明显,一次性可在全国各地多个地方同时作案,一个对象涉及多个作案场次,专业化手段日益显现。找到涉及具体案件的受害人进行取证,这是关键。而寻找这些人是一大难题,通过网上研判途径寻找到的受害人毕竟只是少数,很多受害人还必须在当地通过访问才能查找。甚至有的受害人“中毒”太深,即使被骗也不相信,还帮犯罪嫌疑人开脱,不愿意配合查证,工作量及难度较大。还有一些案件被害人众多,无法逐一寻找,难以逐一返回赃款。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