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8℃-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画魂永存”吴山明 

2021-03-03 16:45 |美术报记者 蔡树农

  “银发岂随仙鹤远;宿墨永铸艺坛新。骆恒光敬挽”。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3月3日下午在杭州之江饭店举行“先生千古 画魂永存——吴山明主席追思会”。这是继中国美院2月6日下午,“体素照神——吴山明先生追思会”之后的第二场追思吴山明先生的座谈会,吴山明先生生前应邀担任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主席,长期患病期间仍力所能及为协会做了许多感人至深的“公务公事”。原浙江省文化厅厅长杨建新、中国美院美术与书法艺术院院长张捷、浙江省老干部美术家协会会长杜高杰等数十人出席缅怀,郑竺三等先后作主旨发言。

image.png

活动现场

  全体与会人员向会场吴山明先生遗像默哀后,收看了吴山明先生夫人高晔女史提供的吴山明先生生前录制的艺术采访视频,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陶文杰的主持凝炼而充满感情色彩:“今天我们选择三月三日,星期三,三点三十分这个时间节点举办吴山明主席追思有着特別的纪念意义。吴山明走了,走得那么突然。后来方知10年前医生己告诫过,然而他一直隐瞒癌症病情,一直顽强拼搏至80周岁,在他病魔绕身的10年里,需要多么惊人的胆识和毅力,10年里他依然创作了国家重大题材等一系列精品力作,依然参加各种社会重要美术活动,特别担承我们协会主席后,对协会各项工作非常支持,重大项目具体指导,亲力亲为,为我们协会的品牌建设和影响力提升倾尽大量心血,我们永远怀念他。”

image.png

活动现场

image.png

活动现场

  吴山明先生从15岁进入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学习,从此在美院度过66载艺术生涯,成为当代中国有代表性的中国画名家,美术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成为浙派人物画的杰作代表。

image.png

吴山明作品

  浙江开明画院上月有一则公众号文章谈到吴山明先生发现“宿墨”以及如何把宿墨运用于人物画创作并逐步完善非常好——

  吴山明到各地采风,走遍大江南北,终于在1986年赴青藏高原的一次写生活动中被赐予灵感。简陋的装备加上高原特殊的气候条件,使得吴山明所带的墨汁全部凝固或发酵,他必须用水重新泡墨块。在泡制过程中,吴山明惊奇地发现了墨胶分离时所形成的特殊的宿墨效果,使他产生了艺术表现上的联想,于是,他立即蘸墨挥毫,在一尺宣纸上勾勒图画。水墨融入洁白的纸上,出现了奇异的力度和新颖的线条。带着这个意外的惊喜,吴山明在随后两年中,除了保质保量完成教学任务外,其余时间都闭关在画室里潜心研究。功夫不负有心人,吴山明在笔墨技法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闯出了一条不同于时人的绘画风格,即与鲜墨绘画不同的宿墨法和渍墨法。吴山明说:“我喜欢用淡宿墨,以取其晶莹之特性,并在水法上下了功夫,以大水大墨列现大结大化,追求‘帖’的灵动、‘碑’之凝重、‘结’中有‘化’、‘化’中留‘结’的特殊艺术效果,并以此为起点逐步努力将风格推向极致。” “那宿墨在这生动转换中,在碑帖交织的用笔中,呈现涩重与华滋、苍劲与温润的诸般相和之彩。那宿墨的墨韵常蕴一份光感,向阳舒笑,近风欹斜,含烟弄雨,顿开残落。正是这种残落,使得山明先生的绘画似古实新,其方法似拙实巧。也正是这种残落,让山明先生笔下的人物涌现出一份质朴,一种凝重,虽淡墨飘飘,却颇似黄宾虹先生的山水,凝结天地悠悠的深切关怀。”中国美院院长许江深以为然。

image.png

吴山明作品

  吴山明先生博士生、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教授王犁这样评价自己的导师:“吴山明老师早期风格是浙派人物画的第二代,浙派人物画是那个时代政治环境下的产物,改革开放后更为开放的环境下浙派人物画的边界已经突破,一个画派已经结束,后来的吴老师绘画风格的努力和带来的全国性影响,已经突破了区域性画派的概念。(中国美院)学校的定位非常注意这一点,他是中国画重要领军人物放在前面。作为教育家,吴老师的贡献不仅是笼统的桃李满天下,他在文革结束后八十年代恢复教学秩序阶段,秉承潘天寿先生提出的人、山、花分科教学,领导和参与国画系教学大纲的修订,并在教学改革中把意笔人物线描作为一门课程嵌入国画人物教学,使之成为从工笔线描临摹、意笔人物线描、水墨人物写生的重要教学环节。”

image.png

吴山明作品

  吴山明先生从艺、从教、做人,不仅仅是浙江美术界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他的“提前离场”更是中国美术界的重大损失,懿德绘事,高山仰止,丰碑永存!

image.png

吴山明作品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