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5℃-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南太湖观察|“三次方”湖州,开演“三部曲”第二部 

2021-03-01 10:38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裴建林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故事继续从南浔讲起。

南太湖畔杭嘉湖平原上,南浔人正白手起家筑建千亿“光电湾”。这片肥沃的土地盛产曾几乎垄断全球市场的缉里蚕丝;未来,这里将“长出”光电产品。

前工业社会与第三/四次工业革命的两种产物,连接荣光往事与现时图景,蕴涵两种经济发展逻辑——前者完美印证比较优势理论的预设,后者则说明科技创新对当下区域经济增长的核心作用。

当年的浙北崛起,依仗的是鱼米桑丝等资源;今天的浙北要再崛起,必须依靠一批像光电产业这样的推进型产业(未来产业)及高端人才。

这座城市会以怎样的面貌和路径再崛起?浙江新闻客户端注意到,今年的湖州市政府工作报告出现了“国内同类型城市中更有辨识度的新势力城市”这一概念。这一提法可视作“六座城”(生态样板、绿色智造、滨湖旅游、现代智慧、枢纽门户、美丽宜居)概念的简版——“六座城”提炼出的六方面独特性或比较优势,即为其“更有辨识度”和“新势力”的基础。

南浔风光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今年报告中关于“十四五”时期湖州经济社会发展六项工作安排中的首项表述如下——“重估城市价值,在富集要素中创新裂变。实施人才强市、创新强市首位战略,将湖州山水资源、文化底蕴与创新元素深度融合,以低成本创业、高品质生活为导向,迭代升级招商引才工作机制和政策体系,吸引高质量项目、高层次人才向湖州集聚......”而湖州2021年要交出的“十张优秀答卷”的第一张即为“创新卷”。

按照上述表述,重估价值后的湖州(见《南太湖观察丨“浙北再崛起” 这座江南城市的雄心与可能性》一文)在未来五年内将全力打好“创新牌”。在“索洛增长”向“罗默增长”转变的背景下,每个城市都在提创新抢人才争高端项目,湖州的创新之路怎么走?兼综报告中的表述与早前亮相的“现代化滨湖花园城市”新定位,我们得到了一个“三次方”路径,即山水资源X文化底蕴X创新元素。

湖州城区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身处上海、杭州、南京三大都市圈等距点,对湖州而言喜忧参半——看似什么哪头都能借力却时时刻刻被三大城市的“回流引力”笼罩。在此背景下,湖州既有优势在哪?山水资源和文化底蕴;缺的是什么?高端人才与创新元素。将这三者相乘获得乘数效应,“三次方”湖州试图以其高度的辨识度和个性在长三角空间梯度格局中做一个新势力节点城市。这可算作一次比较优势理论在城市竞争的生动实践吗?

去年出炉的沿杭宁高铁(杭宁高速)布局的“五谷丰登”新经济计划可视作该意图的一次尝试。五个谷既有对沿线既有主导产业的整合与提炼,也有对未来产业的布局。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角度看,这是3.0版(“卖石头”到“卖风景”——高资源消耗产业转换为绿色产业——将生产力布局到绿水青山中);从实践角度看,这是三者相乘的一次试验。

山水、文化、创新三者中,前两者呈相对固化态,而后者则是有着高度弹性的变量且在当下起主导作用;富集要素,集的是高端产业、项目和人才等创新要素。我们可以从5820平方公里的三维空间被布局为“一湾极化、两廊牵引、多区联动、全域美丽”,看到湖州在新一轮区域空间发展战略和生产力新布局中对创新元素的考量与努力。

四个概念中“两廊”与“多区”为枢要。水运时代,区域发展与城市之间的空间形态主要由江河水系与港口位置决定。但海港和高铁改变了一切。作为一种点轴开发模式,湖州试图围绕沪苏湖高铁(商合杭高铁)和杭宁高铁打造两条科创走廊,全力汲取创新元素。放大看,这可以说是长江经济带开发模式的市域版和缩小版,后者囊括了长三角、长江中游、成渝三大城市群,轴上有上海、武汉、重庆等头部城市,也有若干重要港口。

即使交通和通信技术日新月异,交通区位仍然是决定城市发展的主要作用力。从单纯的区位因素看,湖州离沪杭宁三大城市有一定距离,离两大港(洋山、宁波)不近不远(300公里内,处于辐射范围内但拉动效果已弱化)。随着“轨道上的湖州”目标的实现,交通区位因素可以弥补这一短板。这也是规划建设沪苏湖绿色产业廊道和宁湖杭生态创新走廊,以及加快嘉湖一体化、杭湖一体化的重要基础。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多区联动”,其实质是利用11个万亩千亿大平台发挥各产业集聚区的弹性专精和集聚效应。2020年,我们看到数字经济、智能汽车及关键零部件、高端装备、生命健康等主导产业、未来产业在各区块或提升或破局;特别是南浔和吴兴,分别平地“拎起”光电产业和高端装备制造业两条含金量颇高的产业链。作为创新元素的最终落脚点和具体载体,这些分布于各区块的产业型增长极将与持续引进的名院名所、大中院校、实验室,及导向鲜明的政策有效供给构成一个区域创新网络。未来,我们将看到它们在县域经济加速向城市经济、都市区经济转变,吸引人才固化新技术,提升中心城市能级和城市综合影响力等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

“两廊牵引”和“多区联动”,再融入“全域美丽”这一独特因子,最终达到“一湾极化”的目的,从而最大程度发挥城市的规模效应,破解“太湖倾斜”迷局。

以下发展路径是否可以实现:一个个单个的产业型增长极爆发出的活力和协同力形成多元化的本地化经济;多元化的高端产业及高吸引力的平台引得人才纷纷入彀;人口特别是高端人才与产业的增加让多样化集聚得以实现,推动城市化经济和现代服务业加速发展,城市规模经济效应放大;湖州的城市能级迈上一大步,“低成本创业、高品质生活”也由此升级为“高收益创业,高品质生活”。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前段时间,上海发布消息称将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等五个新城定位转变为“新的城市”。从“新的城区”到“新的城市”,我们至少可以解读出以下两点:1、作为长三角老大哥,魔都的扩散效应和空间集聚能力已经强到要将之前定位为卫星城(睡城)转变为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换句话说,在城市群发展趋势不断提速的今天,一个顶级城市越来越需要众多节点城市的支撑和辅佐。2、扩散效应增强的的另一面是极化效应的放大,顶级城市在给你机会的同时也在加速汲取周边高端要素资源的速率,如何在城市群中“安身立命”乃至实现阶层跃迁变得越来越难也越来越急。

2020年,湖州重估了自己的价值,重估之后何为?释放张力!如果我们将重估价值——释放张力——浙北再崛起视之为“湖州三部曲”,那么它已进入了关键的第二部。无论是“六座城”或“现代化滨湖花园城市”,再或“国内同类型城市中更有辨识度的新势力城市”,其目的都是为了找准路线,将自己安顿于长三角城市群竞合格局中的恰当位置。

而路线的终点,将是一个“美丽繁华新江南”!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