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8℃-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就年画答《美术报》问 

2021-02-26 18:20 |美术报

美术报:您认为杨家埠年画与其他地区年画相比最突出的特点是什么?

张丽华、赖冰梅:它的起源可能不是最早的,但与其他几支相比,特色更趋鲜明,除一般喜庆吉祥题材之外,逢时事变化,具备创作能力的农民会以年画反映新事物,尤其有一些山东农民自己的生活题材,更属可贵;他们适时地把社会世象、民间生活提炼概括为装饰效果的平面化艺术,造型规整,简洁大方,夸张大胆,概括强烈,色彩以五色之内套色为主,适合特殊工艺印制;大多数年画靠印制完成,古拙艳丽的年画非常受农民喜爱。

有些产地的年画如天津、苏州等,要照顾到农民之外的市民或文人欣赏,文人、专业画家参与设计后题材偏文学性,造型趋温婉暧昧,色彩雅化,有的现出太浓的脂粉气,要靠半印半绘完成,论及民间性质朴、率真格调,不如杨家埠的截然纯粹,大千世界林林总总,只以红黄蓝绿紫概括,反映出认识世界的从容大度,也只有山东能出现这样的年画格调,充分体现出山东人阳刚之美。 

杜鋆《一肩秋色》40x50cm。2020创作

刘蕊《清洁的风》44x64cm。2019.12创作

美术报:从年画研究者的角度来说,你认为应该如何应对机器印刷和电脑刻版对传统年画带来的冲击?

张丽华、赖冰梅:这些都属于工艺,任何艺术品种的进步,在观念演进的同时都伴随着与工具材料的博弈。新的印刷设备必然带来艺术语言的变化,如月份牌年画、荣宝斋水印国画。从开始的鄙视、抵触到后来的妥协、顺应,但同时会产生新的艺术品种,也部分改变旧的艺术语言,这是基本的规律;最明显的例子是胶印“新年画”,只要题材吉祥(甚或苦大仇深同仇敌忾)或可歌颂新形势,让一切绘画品种都参与年画创作,都可通过胶版印刷,大幅度印向社会,题材新,效果好,印刷快,成本廉,传布广,对传统木版年画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任凭老艺人作题材的翻新俯就也无济于事,传统题材与传统工艺只能苟活于缝隙中,直至“年画”的概念彻底改变。

凡事物极必反器满则倾,人们对“机器活”不再感到新鲜后,会重新寻找传统工艺的精髓神韵,像厌倦了电声乐伴奏、机器水饺、机制宣纸、人造肉,表现了人们心底对传统工艺和手工的尊重与敬畏。民间说年画“机器印的不灵!”这个“灵”不仅指门神灶王之类看不见的冥冥中的神祗护佑,更指孜孜矻矻工匠精神中注入的用心和带给的感动。我们放心享受着科技带来的物质生活的便利,又要求精神生活的质朴、原始、本真;年画渐由实用化为精神产品后,已脱离张贴美化的性质,成了人们情感的回归,成为想要留住“乡愁”的寄托。

苗壮《富裕的日子》50x50cm。2020年

申靳豫《红门纳福》50x60cm。2020创作

美术报:杨家埠年画传承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张丽华、赖冰梅:一是史料不足。历史上年画曾有过几度繁盛的时期,但都沦为了“现象”,地方志一笔也不记载,学者不光顾,多凭艺人口传心授,难免不随着艺人的故去而消失;战争、兵燹、运动,人们的不待见,让一些旧资料、旧版子几乎消亡殆尽。二是年味消失或变淡变味,审美随之改变,很少有人把欣赏的关注点放在一张“草画子”上,这点不仅年画,挂历、喷绘都没了,墙上不再挂东西,人们更关注“活”的影像,还越紧张激烈刺激越好,年画显然不属于这一类。

第三,相当一段时间,美术院校缺失民间美术的情感教育,国展也没了它的位置,又把延续传承还回了民间;这当然会保持薪火文脉的正宗,但缺少借助他山之石予以“旁敲侧击”的生命活力,也难把民间艺术上升到专业研究的高度。四,普通美术已形成一套完整的教育规程,民间艺术却没有,全凭老师们和爱好者自己的领悟探索,难成体系,难有可操作的举一反三的规范;土壤贫瘠,后备人才缺少,呈青黄不接之势。

许雅欣《年味儿》54x78cm 2020创作

殷利园《甜蜜的阳光》27x55cm 2021年创作

美术报:是什么样的机缘促成了19年山艺年画研究中心的成立?研究中心在年画创作、传承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张丽华、赖冰梅:在省委宣传部和院领导的关怀支持下,我们研究中心于2019年4月10日成立,这对于落实党中央文化自信和留住乡愁的宏伟文化观点,十分重要,使得它有了具体的实施办法与机构。我们是“研究中心”,以“研究”为主,以创作体验促研究的方法和深入。以往的艺术教育中,只有中央美院有过年画专业的设置,其次是我们山艺,随着形势变化,都先后下马,但我们积累了有益的尝试,并取得一些经验和成果,这些都成为今天重拾年画研究与创作的有利参照与铺垫。把民间美术纳入学院教育,在中国是一个大胆新颖的试验,如何提升民间艺术的学术研究层次,又不至于陷于专业干预的“伪民间”化,是我们遇到的新问题。

我们的目标可分为:一,研究手绘创作,手工刻版,改变过去画、刻、印分家的状况,让画家从“雕版”角度观照生活,思考题材、画稿设计及印制,复活雕版年画,坚持创作一批绘、刻、印结合的年画,把古老的手艺接过来传下去。这是宏大的目标,也是繁重的任务。二,以学院派思路研究传统年画,从艺术发生学、艺术心理学、民俗学、哲学、美学等角度审视年画,将研究学术化学院化。三,尝试新题材新样式的创作,既不同于传统年画,又不同于解放后的“新年画”,还不同于时下以潍坊为中心的创作群样式的“后年画”,可不确切地定位于“以学院式教学思路,研究民间年画之艺术规律(与艺人的经验口诀结合),加以传承创新,最终达到具有世界性审美意义的中国民族式的木刻艺术”。

坚守者任重,创新者道远,坚守与创新皆步履维艰。然而,任何艺术都是在题材与形式随时代演进中获得新生的,一味坚守,自身即呈萎缩式微趋势,自觉把自己定位于博物馆了,但创新必须在坚守基础上进行,否则信马由缰,走向“泛年画”“伪民间”。创新需要更博大的眼界与胸怀,需要坚实的技术与能力。

2020级研究生孙庆玲《满眼澄秋》44x60cm 2020创作

2020级研究生孙庆玲文创作品,情侣手机套封

美术报:作为美术类高等院校,山艺在年画产业化、文创化的金点子和网红创意衍生品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张丽华、赖冰梅:我们有良好的基础,有上级和院领导的高度重视,有泰斗级元老单应桂先生坐镇,单老师对民间艺术有浓烈的感情和深入的研究,曾参与过新中国“新年画”的革新与创作,后主持两届年画骨干培训班,创办山艺年画专业,培养大批人才,创作了大量获得国展奖牌的作品,这些人才已成为我们的客座教授和学术顾问,教学、创作的经验也成为我们可资借鉴的圭臬。我们已建立起收藏丰厚的年画雕版博物馆,藏有千余块传统雕版和年画实物,能保证研究的形象资料。我们已建立起富有研究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师资团队。我们的研究生来自国画油画版画壁画综合绘画专业,缺少本科教育固然是不利条件之一,然而他们于其他美术样式中的体会更有助于年画的发散思维。成立不长时间里,我们举办了新一期年画骨干高研班,对来自年画产地的传承人、从业人员和年画爱好者、研究生进行了提升和培训。一年中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出版学术专著三部。获批教育部2019年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基地。与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联合举办“第三节中国木版年画国际会议”,提交论文并作专题发言;参与潍坊2021年画传承大会。研究中心依托教育部山东年画传承创新基地,建立了“齐鲁年画课堂”,开展年画进社区公益活动和年画进校园美育活动。进行“山东年画全息数据库”的收集、整理、研究,并着手实施 “山东年画创新再造”计划,探索讲年画更好地融入新时代、新生活。院系领导已制定出三年科研工作规划,切实将中华优秀文化的普及及教育与推广落到实处。

既然年画的概念已发生变化,我们也不作刻舟求剑式的故步自封。年画无疑已经成为一种“语言”,是语言,就可以讲今天的故事,在响应“新生活、新风尚、新年画”倡议的同时,首先考虑年画于新形势下的生存与发展,不限于春节,更不限于农村农民。大俗即大雅,浑厚博大的民族性中寓合世界性的强大生命力。学生们结合丝网版画技术即其他形式,开发文创衍生品,让年画从传统的墙壁上走下来,走进人们的生活。年画有鲜明的符号性,这些符号不应只是一个手提包或T恤衫的点缀,我们要以更大的幅度创造新的呈现样式,让传统符号与现代生活“押韵”。  

冯骥才小说《神鞭》是一个“寓言”,主人公傻二用“辫子功”打败市井恶少、江湖高手、东洋武士后,最终败在洋枪洋炮之下,傻二的辫子被打断,从此远走他乡。最后,参加了北伐军的傻二剃成了光头,他腰插两把手枪出现在小混混面前,对被“神枪”吓坏了的“玻璃花”说:祖宗的东西再好,该割的时候就得割,“鞭剪了,神留着”。这话对我们是一个启发。

王西贵《圆融的舞蹈》70x70cm。2020创作

王西贵《圆融的舞蹈》文创作品,抱枕。提包。2021年创作

美术报:据您了解,近年来山艺的毕业生中有没有投身进年画创作中的呢?

张丽华、赖冰梅:既往的培训班和本科学生已成为年画创作的社会中坚,他们的作品已经融入新中国年画创作的长廊,这种现象在全国可谓首屈一指。我们曾经对所有学生将年画作为公选课、选修课和必修课来推广的实验,让他们在意识中着上传统文化和民间艺术的“底色”,这样,即使不从事年画创作,他的一切艺术行为都会有传统文化的因子,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方式对传统艺术和民间年画之营养吸纳汲取。艺术教育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最大限度地弘扬传统文化,让一切优秀的文化精髓渗透到学生的血液中,有助形成良好的人生价值观。对此,“研究中心”责无旁贷。新选择的研究生正信心百倍地投入到科研与创作之中。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与复兴,有赖大环境的支持与滋养,需要创造一个重新认识民族文化、民间艺术的气候,培养学生、公民乃至全社会的文化自信心,是一个大文章。我们固然不会像当年“要出名,国油版;要挣钱,年连宣”时那样急功近利趋之若鹜,但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学生选择年画作为研究方向,并以此为契机,向更深更广的传统艺术传统文化投注。对传统文化的浸淫,对艺术的濡染,是一个长期的任务,一旦进入,会生出强烈的文化自觉,便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统文化、民间艺术的钻研之中;一种情感的吸引最终化为生命的托付。


作者简介

张丽华,山东艺术学院中国画教授,硕士生导师,年画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画院院聘画师。中国画《瑞雪》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四回举办《灼灼其华——张丽华人物画研究展》。泉城路《老残听曲》等壁画、雕塑设计稿多种。论文80余篇发表于国家级专业报刊;由人民美术出版社等出版画集、专著、文集48种。

赖冰梅,山东艺术学院年画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长期从事年画艺术的研究及教学工作,在长达三十年的漫长时间里坚持寻觅、收集、研究传统年画和年画雕版,以及与年画相关的民俗文化,创立了国内唯一的年画雕版博物馆。致力于传统年画的创新再造,让年画更好的融入当代人的生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