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3℃-1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李焕英”有啥教育高招?让自己成为孩子榜样 

2021-02-26 15:0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张伟群

图片来源见水印

《你好,李焕英》讲的是一对母女之间相互成全、相互奉献的故事。有网友说,这部电影折射出了中国式亲子关系:大多数孩子都会在某种程度上为父母而活,想成为父母眼中优秀的孩子;其实,父母可能仅仅是因为有了这个孩子,就感受到足够幸福和快乐。

本端向网友征集妈妈们的教育高招,一时引起了母亲和子女们的集体回忆,总共收集到十余万字的投稿。我们发现,“李焕英”们其实没有什么高招,她们只是做好自己,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一位“李焕英”说,父母只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自信地往前走,孩子们就会紧跟其后。

张华钢:一本书 三代情

86岁的母亲袁振湘为外婆编了一本书。当她把这本装帧精美的书递给我时,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又一次把“孝”这个字,无声地传递给我。

外婆名叫胡家芝,桐庐人,是位民间剪纸艺术家,2010年以114岁高寿辞世。前些年,母亲提出为外婆出一本剪纸作品全集,对此,舅舅、姨妈积极响应,前年成立了编委会,母亲做主编,成员是祖孙三代,大家共同努力,收集作品资料、配文。母亲说最好在2020年出版,作为外婆去世10周年的最好纪念,更为传承外婆的剪纸艺术。

自此,每月几次回家探望,我常看到母亲端坐电脑前整理资料,还时常和我探讨编书时遇到的问题。她戴着老花眼镜,略微佝偻着腰,一头银发随窗外吹来的微风轻轻飘扬。

书需要一篇全面介绍外婆的长文,母亲曾长期在机关工作,有文字功底,但毕竟年事已高,要写这篇文章难度不小。但母亲认准的事,从来都是要做到尽善尽美。她花费许多时间,6000字的《胡家芝的剪纸人生》终于完成。

联系出版社、排版、校对……去年春夏时节,母亲异常忙碌。外婆的剪纸作品分时代篇、双喜篇、福寿篇、生肖篇、花鸟篇、角花鞋头花篇六部分,共455幅。母亲对书稿仔细校对好几遍,文字上精心推敲,三天两头与舅舅、姨妈和小辈中的编委会成员沟通。

去年秋天,我在兰州接到母亲电话“书已出版”,语调中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看来,母亲比较满意。当晚,我就此发了一条朋友圈:“手捧沉甸甸的《胡家芝剪纸作品全集》,我读懂了什么叫母女情深,什么叫岁月静好。”

母亲常说,为人父母,教育子女并不需要说教,像外婆那样,在困苦的旧社会也没有丢弃自己的爱好和事业,自然得到子孙的尊重,逝世后这么多年也叫人难以忘记。

我想,母亲不也是这样吗?两个我最尊敬的女人,她们做好了自己,无须多言,就成了我们做子女的榜样。

吴炜:七十年妯娌情

上世纪50年代初,我妈和我婶成了妯娌。我父亲只有两兄弟,还没分家的时候,我妈与我婶两人轮流起早做早餐,白天的家务则两个人一起做。这样一起过了10年,两个人从来都是有商有量,和和气气。

两个小家渐渐“长大”,需要分家了。一天,当在外忙碌几天的我爸和我叔回家,发现两妯娌居然无声无息地把家给分好了,而且房子、农具样样都分得公平合理。两兄弟会心一笑,表示认可。这件事,在周边一时传为美谈。

两妯娌的房间仅隔一层板壁,每天晩上,她们一边纳鞋底,一边拉家常,交流从村里夜校学来的知识、歌曲,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

记得我15岁那一年,我婶得了重病,要被送到别的地方请人医治,母亲叫我跟去照顾我婶。岀发前,我妈走到担架前对我婶说:“你到那边安心治病,家里的事不要担心,我会做的。”这时,我看到两人的眼眶里涌满了泪水。

70年过去了,我爸与我叔已先后去世。两妯娌一个90岁,一个89岁,都身体健康。两家兄弟姐妹常常聚会,其乐融融,每当这个时候,两妯娌总喜欢坐在一起,说着贴心话。

她们开创的好家风自然传承了下来。我这一代四兄弟、四妯娌之间都做到了自然坦诚,相敬如宾。我二弟有两个儿子,哥哥一家选择去宁波发展,儿女在老家上学,弟媳主动承担起照顾哥哥两个女儿的任务。

王邦志、方丽英:女神“大妈”

“大妈”是我外婆,称呼有点令人不解,但我们几位孙辈都是这么叫她的,在我们看来,这是一种爱称。

“大妈”是我们心中的“女神”。她结婚才一年,丈夫就去世,之后“大妈”一直没有再婚,把女儿带大,又把外孙们带大,甚至还把曾外孙女(我家女儿)再带大。为此,“大妈”一辈子跟随儿孙们跑温州,转福建,住安徽,四处辗转带孩子,一生只为后辈忙。

“大妈”从来不记年龄,也从不过生日。98岁那年,“大妈”预感到生命的衰弱,不经意间幽默地说:“我长不大了,该歇息了”。此后渐渐饮食少进,直至慢慢地、静静地睡去。

“大妈”没有文化,却是我们最好的老师,她让我们要懂得感恩、要勤劳做事,要与人为善……生活中,但凡得知左邻右舍遇到麻烦,她就会尽力相助;生活困难亲戚上门,她定会好菜好饭相待,还将吃的用的相送。

在她的影响教育下,后辈们没一个不争气的,从这个和谐大家庭衍生出的七个小家庭也没一个不和谐的。她在世时,逢年过节,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从杭州、温州、台州赶回千岛湖,看望“大妈”。“大妈”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眼见她亲手抚育长大,如今都有些出息的后辈们,脸上笑开了花。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