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李焕英”唤醒少女时代 现在她正重新找回“自己” 

2021-02-25 09:5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俞琪

6a18182ely1gnkqvjfzfjj21jk27dhdw.jpg

图片来源见水印

采访结束时,陈蓉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春节期间,陈蓉芳跟女儿一起看了《你好,李焕英》。电影散场后,她总觉得心里闷闷的,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只觉得可能是电影结局比较沉重,看得人心情不好吧。

现在,陈蓉芳明白了。因为电影,她想起自己的少女时代,想起自己如何从凡事要强的少女,变成了以家庭为重的妇女。

同村女孩中的“异类”

与许多同龄人不同,1958年出生的陈蓉芳,算不上吃过太多的苦。因为她有一个能干的外婆,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收拾得妥妥当当。外婆既是她的依靠,也是她的榜样。

“我家在富春江边上,外公会打猎、捕鱼,外婆有一手好厨艺,总是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陈蓉芳说。

那时,村里不少女孩读了几年书便回家务农,早早嫁人生子。但外婆却始终鼓励陈蓉芳,走出村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其实是不太会干农活的,因为外婆、外公不让我做,他们就希望我好好读书。”陈蓉芳说。她也争气,成绩一直很好,是当时村里同龄人中第一个考上高中的,而且还是当地最好的学校桐庐中学。

恢复高考后,以陈蓉芳的实力可以试试考大学,但因为刚恢复高考,她担心自己复习不够充分,如果这次考不上,错过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因此,她选择了把握更大的中专。

“选专业我也选了女孩子不太会报的机械类热加工专业。”陈蓉芳说,她报考了浙江省机械工业学校,入学后的情况也确实如她所想,一个64人的班级只有3个女生。

从学校毕业后,陈蓉芳被分配到当时杭州最重要工业企业之一的杭州市重型机械厂,成为热加工车间的一名技术员。

当时,热加工车间里,大部分女工都在配砂、落砂等技术含量不高的岗位,科班毕业的女性技术员少之又少。因此,陈蓉芳算是其中比较出挑的。

“我从小就喜欢运动,现在也是看体育频道多过电视剧。”陈蓉芳说,她最喜欢打乒乓球,读书时,就曾代表学校参加过镇里和县里的中小学生运动会,最高成绩得过个人第二名。进了工厂,也经常代表车间参加厂工会组织的比赛。

不仅是运动方面,陈蓉芳还得过厂工会组织的读书会优胜奖,相当于现在“学习强国”平台的学习标兵。

《你好,李焕英》里化工厂的背景,让陈蓉芳很有亲切感,“那时候的大国企,工作、生活全在里面,就像一个大家庭。”


刚结婚时的陈蓉芳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陈蓉芳憧憬着更美好的未来,然而一场意外打乱了她对未来的规划。

1982年,陈蓉芳的父亲因公殉职。母亲和外婆都受到不小打击,弟妹年纪都还小,家里乱成一团。

“那时候车间里生产任务重,很难请假,但我这一回去可能就要个把月,对工作的影响是比较大的。”陈蓉芳说,她当时甚至想,要不要放弃在杭州的一切,回桐庐老家找份工作好照顾家人。

回家后,一家人商量,还是支持陈蓉芳留在杭州,毕竟农村女孩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家里的事,能处理得好,大家都会慢慢适应。

1984年,陈蓉芳和厂里的一名男同事,也是读中专时的同班同学结了婚。1985年,女儿出生。此时,陈蓉芳对事业依然颇有“野心”。

20世纪90年代初,陈蓉芳了解到厂里有成人自学考试的名额。虽然是跟专业不对口的“档案管理”文科类专业,但她有着迫切的求知欲,希望通过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于是,她开启了边工作边学习边带娃的忙碌生活。

然而,随之而来的变化,又让陈蓉芳不得不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出选择。

“我爱人得到一个出国进修的机会,要去半年。如果我还留在热加工车间,碰到加班和出差,读小学的女儿谁来管。”陈蓉芳说。

没考虑太久,陈蓉芳作出选择,她主动调岗到厂里的职工教育中心,成为了一名机械基础专业课老师。“在工厂里,车间还是比较核心的部门,教育中心有点类似后勤服务部门,工资收入低一些,但能保证休息日,还有寒暑假,管得牢女儿。”

这半年,母女两“相依为命”,每个周末不是陈蓉芳陪女儿上补习班,就是女儿陪陈蓉芳上成人自学考试培训。

半年后,丈夫回国,随后他得到一个去中外合资企业的机会,工作变得更忙,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全国各地跑业务,有时还要出国。

“那段时间确实顾不上我自己,自学考试有两门课一直没过,拖了五六年才考出,拿到大专文凭。”但陈蓉芳也说,家里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付出。她到现在还记得,女儿读高二时,丈夫要出国半年。女儿的学校在城西,离家远,要住校。但女儿担心她一个人在家,说什么也要走读,每天换三趟公交车,往返将近四个小时,“我怕她太累影响学习,她反过来安慰我,说寝室人多,还是家里安静,学得进去。”

退休后重新寻找“自我”

回想过去,陈蓉芳说虽然有遗憾,但不后悔,就算重来一次,她仍然会坚定地作出同样的选择。

而且,迎接变化,有时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改革开放,我国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国企改革,当时厂里有一批人下岗。本来以为我比较危险,但是我留用了。”陈蓉芳说,因为她的大专文凭,让她不仅能胜任原有的专业课教学,还能兼任政治、哲学等多门课的教学。

2008年,陈蓉芳退休。从那时起,爱好广泛、热心开朗的“少女”又上线了。她加入了社区乒乓球队,几乎每天上午都要去“杀”上两盘。因为乒乓球队,陈蓉芳跟社区工作人员熟络起来,平时会帮忙做一些联系、统计的工作,也经常参加公益志愿服务。此后,她担任了楼道小组长,并通过选举成为居委会“兼职委员”。她还是G20杭州峰会的志愿者、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普查员,疫情期间,协助社区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在陈蓉芳床头柜的抽屉里,珍藏着两本证书:2019年下城区“优秀武林大妈及优秀调解员”获奖证书;下城区三星级“武林好大妈”家庭志愿者获奖证书。

“家里人说我比上班的时候还忙,他们都挺支持我的,就是有时候心疼我,怕我累,会劝我别这么认真。”陈蓉芳说,但其实她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她不是谁的妻子、谁的妈妈,她是她自己。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