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5℃-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一段乡情乡恋引发的共鸣——唐宜荣热评《白沙溪》③ 

2021-02-23 12:10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婺城站 |张苑

截至2月19日,大型电视散文系列片《白沙溪》全片共八集已全部完成推送。该系列片在婺城内外引起了较大反响,也由此引发了全社会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白沙溪三十六堰”的新一轮关注和热议。这一波热议从婺城延伸到全国,哲学博士、中国故事杂志副总编辑、华民慈善研究院院长、大理大学客座教授唐宜荣还专程为系列片的每一集撰写了观后感。

据悉,大型电视散文系列片《白沙溪》由中共金华市婺城区委、婺城区人民政府和金华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知名音乐人、婺城乡贤陈越编剧,国家一级导演陈建平执导。全片以艺术的镜头展现了婺城母亲河两岸繁衍生息的农耕文化、治水文化、非遗文化,用人文的视角解读了绿水青山下的幸福密码。

《白沙溪》的编剧陈越先生幼时便生长在白沙溪畔。早在27年前,他便取材白沙溪上的白龙桥,创作了《江南有座金华城》,白沙溪是陈越艺术性灵生长的沃土。在此次《白沙溪》的作品呈现中,陈越也将这段话写进了剧本。

“白沙三十有六堰,春水平分夜涨流。每岁田禾无旱日,此乡农事有余秋。”这是宋代名相王淮写的《白沙溪遗兴》。千百年来,白沙溪因古堰而兴,因古堰而美。白沙古堰作为“白沙八景”中的重要景点,成为大型电视散文系列片《白沙溪》第三集的主要呈现内容。

▲第三集:《白沙古堰》

在这一集,陈越将白沙溪与白沙溪三十六堰娓娓道来:“这条发源于南山之麓的溪流,日夜流淌一路向北,经沙畈、琅琊、临江而汇流婺江,然后再携手富春、钱塘,最终汇入大海。在古时候,因为疏于治理,白沙溪经常旱涝无常,直到这三十六个堰坝的建成后,才使白沙溪流域的老百姓,从此远离了靠天吃饭的生存状态……” 

这段治水故事带给陈越的或许不只是一份乡情的追忆,一份童年的乐趣。他在《白沙古堰》一集中这样说道:“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涌现过许多因治水有功而被广为传颂的人物,如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李冰父子治理都江堰的传说等等。但是,这位主持修建了白沙古堰的卢文台将军,却让我至今还能感受到他当年亲恤乡邻的温情。因为尽管时空跨越了1800多年,白沙古堰却依然发挥着强大的灌溉功能,并且将继续恩泽人间。”

《白沙溪》第三集《白沙古堰》让唐宜荣在夜幕寂静中反复回看。“连呼吸都是轻轻的!我想,作者也可能是深怀了一种静穆、崇敬、缅怀与感念的情怀,听从自己的内心,让自己的心灵去表达对千年古堰的致敬!这种致敬,更多的是沉思与责任。我仿佛听到他们在说,白沙溪是自然的、生态的,三十六堰则是人为的、人文的。在生态面前,人为的一切必须顺应生态、优化生态、升级生态,而绝不是盲目的、粗暴的破损生态、阻断生态,才可能实现自然生态与人为人文的协同与升级。”唐宜荣说。

▲第四集:《琅琊峰回》

《白沙溪》第四集聚焦南山脚下、白沙溪畔的琅琊镇。在陈越的回忆里,这是个充满烟火气的迷人小镇,“集市之日,山民们就会把捕猎的溪鱼、茶叶、棕叶等拿到小镇上,然后再换回一些油、盐、米、醋等日用品,继续回山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在琅琊古镇的中心,长着两棵遮天蔽日的老樟树。在老樟树的旁边,有一位哑巴老爹在经营着他的小茶馆。每次和父亲流浪到琅琊,我们都会进去喝杯茶,然后在江湖艺人讲述的类似“秦琼卖马”、“杨志卖刀”等落魄英雄人物的故事中,找一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慰藉。水壶的蒸汽和茶客们抽的旱烟浓烈地交织在一起,烟雾迷离中,落难英雄的境遇在说书艺人的讲述中开始了峰回路转……”

而这份“峰回路转”恰是琅琊这座江南小镇启迪陈越的最为深刻的人生哲学。“有时候退隐未必失守,前行也不见得风光。人的一生中,总有山重水复和跌宕起伏的时候,也许就在你心灰意冷、万念俱灭之际,命运的琅峰山就会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人生有时若琅琊,行到峰回处,恰在路转时。所有的进退得失,行到最后,都是笑谈。”

 唐宜荣认为,《白沙溪》第四集文本与片子的主题更多地沉入对社会、人生与人文的关怀。我仿佛听到了白沙溪千年吟诵与琅琊峰千年回响!千百年来,白沙溪沿途的山水风物与两岸人文早已融合到一起了。白沙溪是自然界的水流,更是人文的河流。只看到自然风物、季节出产,而未能体味其中的人文社会精神与人生价值,就没有真正理解白沙溪。这也是典型的中国传统自然观与社会观、人文观的统一。具体到白沙溪、到琅琊古镇的前世今生、说书艺人、白沙庙、琅峰山与峰回路转的人们及其人生等,让人体味到的是中国式的城乡生活一体、自然与人文一体、风光胜迹与人生感悟一体的生活向往与生命追求。

▲第五集:《铁店遗韵》

 1976年,新安沉船的考古发现,掀起了国际陶瓷界的一阵喧闹。大量古瓷中,就有产自婺州窑铁店村遗址的瓷器。这一重大发现,在世人面前徐徐揭开了婺州窑的神秘面纱,也为后来婺州窑铁店村遗址跻身国家级文保单位点醒了基础。《白沙溪》第五集聚焦铁店遗韵,讲述了婺窑的千年风雅。

片中,陈越这样描述这个谜一样的地方:“铁店窑址位于琅琊古镇三里开外的一个山沟里,这里土质优异,柴薪茂盛,坡度舒缓的丘陵又极其适宜龙窑的建造。而紧傍窑址的白沙溪,在那样一个以水运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年代,更是为铁店窑器的远销提供了极为优越的航运便利。”

“几百年的时光,足可以把热闹转换为冷清。漫山遍野的山坡上,茂盛的植被把层层叠叠的窑器掩盖的踪影难觅。仿佛当年挑水和泥,炉火熊熊的劳作场景,只是出现在一场久远的梦幻之中。只有在落山风拨动碎瓷发出的“喀嚓”声里,你才能听到那一曲薪火难继的历史遗韵。”

唐宜荣这样评论《白沙溪》第五集《铁店遗韵》:“我想,作者在揭示和表达的是一种对社会规律的思考与理解。文本与全片都在一种追忆白沙溪畔往日铁店窑器的叙述中往前走,既低迴又昂扬,既有一种朝拜与自信,又有一种无奈与叹惋,更有一种向往与奋起,诸种情感寄寓其中。我体味到的是,昔日铁店的辉煌已经叠入历史深处,哪怕是代表了那个时代中国传统美学意境的铁店窑器,也早已成为无法挽留的过往!我们除了追忆,还应该有更丰富的发掘与弘扬。这是历史规律,也是生活规律!在规律面前,我们追忆铁店村过往的热闹,对比今天的寂静,就不应该是一种忧戚与慨叹,而应该有一种文化的自信与激荡,一种对先人的缅怀、感念以及对风物迭代、社会前进的理解与行动。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潮流、追求与代表。铁店遗韵闪烁的是当年白沙溪流域的一种匠心、一种工艺的经典与价值,那么今天的白沙溪也在创造属于自己时代的社会与生活经典。这才是铁店遗韵的历史回响与呼唤!”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