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3℃-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台州34岁医生赶到杭州 送出“生命种子” 

2021-02-16 20:50 |杭州新闻客户端

这个春节,对34岁的郑挺来说有点特别。

春节前三天,他在浙江省中医院血液科病房捐献了298毫升造血干细胞,这袋象征着希望的“生命种子”,是他送给远方那个“Ta”的新年礼物。

郑挺的妻子陪他在杭州捐献造血干细胞

万一真的配上了,可别反悔啊!

1987年出生的郑挺,是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他1米78左右的个子,身材蛮结实的,留着板寸头,戴一副黑框眼镜,说话干脆利落,这可能是他多年在急诊一线工作节奏比较快的缘故。

“我是2011年大学毕业到医院里工作的,除了轮转阶段,一直都在急诊科。”郑挺说,他之所以捐献造血干细胞,要从工作以后的第一次献血说起——

参加工作后第二年,有一次我到台州当地的血液中心献血,看到中华骨髓库号召大家捐造血干细胞,只要多抽几毫升血,就可以留存血样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

那时候对捐献造血干细胞还没啥概念,只是觉得这个事挺好,万一能救人一命呢,而且也不麻烦,于是我就留了血样。

留存完血样,血液中心工作人员对我说:“小伙子,到时候如果真配上了,可别反悔啊!”

当时我还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句话,后来我才知道,虽然登记捐献的志愿者有不少,但也有人在配对成功后悔捐。有些是担心捐献造血干细胞会影响自身健康;有些是嫌捐献流程繁琐耗时太长;还有一些是自己愿意捐,但家人反对……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不捐了。

最怕的是有的人一开始答应捐,等做了高分辨的匹配、体检、打动员剂的时候却悔捐了,给了对方希望,最后却反悔,这样相当于在害别人。

因为在捐献者打动员剂准备捐献的同时,患者也启动了治疗,开始清髓进无菌舱,将原先病态的造血干细胞都清除掉,他没有任何免疫力了,这时候悔捐,患者得不到造血干细胞,自己的也没了,有可能熬不过10天就会感染而死。

所以我一开始就想好了,万一哪天有机会捐献造血干细胞,我一定会坚持到底。

接到配型成功的电话 他马上回复“愿意捐献”!

没想到,去年12月,郑挺真的接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有患者和他配型成功了。接到电话后,他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回复“愿意捐献”!随后进行了高分辨血样采集,高分辨配型结果完全与患者相合,体检也合格。

“我告诉家里人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刚开始,爸妈和太太有点顾虑,担心会对身体有影响。我告诉他们,现在采集造血干细胞,用的都是外周血采集的方法,不用抽骨髓,是非常安全的,他们这才放心。”捐献造血干细胞要提前注射动员剂,每天早晚各注射1针,连续打5天。动员剂的作用是把全身骨髓里的造血干细胞,“动员”到外周血中来,可以直接从静脉血中提取。

算上前面打动员剂的时间,整个捐献流程要一星期。自从参加工作以来,郑挺从来没有休过这么长时间的假,科室里工作繁忙,自己要请假这么多天,觉得很难开口。“我和医院的领导说了捐献的事后,他们非常支持,当即为我批了假期。”

在急诊科工作的这些年,郑挺见过数不清的生离死别场面。“每当遇到病情危重的患者,我多么希望能救回他们。看到病人治好了,最终康复出院,这真的是作为一名医生最有成就感的时刻。我们救回的不仅仅是一个病人,而是一个家庭。”郑挺说,自己当了爸爸以后,这样的感触更深了。这也是他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初衷,为了挽救生命,挽救一个家庭。

能救别人一条命 身体这点不舒服不算什么

2月4日上午,在妻子陪伴下,郑挺从台州赶到浙江省中医院,开始注射动员剂,为捐献造血干细胞做准备。“第一天打动员剂没什么感觉,我还陪着太太到附近的商场逛了一大圈。可是到第二天,就感觉到有些不舒服了。”

郑挺说,那天上午 9 点多打完针,中午他和太太一起到附近吃中饭,顺便陪她逛街,可逛了没多久,就觉得腰酸背痛。“那种感觉可能和女生痛经的痛苦有得一拼吧,哈哈。”

当天晚上,打动员剂带来的副反应更强烈了。“到了凌晨2点多,还是腰酸背痛,感觉背部肌肉痉挛抽搐,而且浑身发烫,有种说不出的酸胀感,还隐约感觉到骨头疼痛。身体不舒服,夜深人静,更是牵挂家里5岁的女儿、3岁的儿子……”

郑挺说,打动员剂时出现副反应,有些人可能会腰酸得睡不着、骨头痛、发低烧、感冒等,但都是一过性的症状,会慢慢好的。虽然捐献的过程会有一点不舒服,可毕竟能救别人一条命,这点不舒服不算什么。

到第三天第四天,副反应减弱了。郑挺早上打完针,依旧和妻子出去逛逛,下午回医院再打动员剂。

“那几天,我们去逛了西湖、河坊街,逛得最多的还是商场。我老婆喜欢逛街,这几天很多商场在搞活动,我们给两个孩子买了衣服鞋子,连开春后的衣服都买齐啦!”

5.5小时采集298毫升“生命种子”

2月8日上午8点半左右,正式捐献开始了,郑挺静静地躺在省中医院血液科病房的1号病床,他妻子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一直陪在身边。

鲜血从他的左手臂缓缓流出,经过采集器高速运转,分离出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缓慢流进采集袋,其他血液成分从另一根软管输回到他体内。

一旁的妻子不时地摸摸丈夫额头,给他喂水。郑挺看她有些紧张,安慰她说:“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没事的。”

到下午2点左右,经过5个半小时的采集,顺利分离出造血干细胞混悬液298毫升,郑挺成为浙江省第652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这袋“生命种子”被医务人员放入冷藏箱,马不停蹄送往另外一个城市,为血液病患者带去生的希望。“我捐的时候,刚好有一位嘉兴的先生也在准备捐献造血干细胞,他比我晚一天。我俩年龄相仿,巧的是,他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

郑挺说,从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有不少捐献造血干细胞的都是医务人员。也许还是有很多人对此不太了解,所以心中难免会有顾虑。不过,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参与捐献,尤其是医务人员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捐献造血干细胞并不会对健康产生任何影响,相信今后会有更多人加入捐献队伍。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 心里总是多了一份牵挂

捐献结束,郑挺和妻子当天下午就回台州了。“这几天我在家休息,大概半个月就能完全恢复。工作以来,我还从来没有休息过这么长时间,再赶上过年,我都胖了好几斤了!”

捐献造血干细胞,郑挺说,这让他体会到了帮助别人挽救生命的喜悦,“这次经历真的非常特别”。

他说,造血干细胞能配型成功的概率并不高,有些患者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或者兄弟姐妹都不一定配得上,更何况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那是多么奇特的缘分!

还有,能配型成功的两个人,说明他们之间的基因和身体情况都是非常相似的,往往长相也可能非常像。

“说不定我的捐献对象,和我的模样非常像。所以有时候想想真的蛮特别的,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自己非常像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造血干细胞输入‘ta’的身体以后,也就相当于‘ta’的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心里总是多了一份牵挂,希望对方能够顺利康复,以后都健健康康的。”郑挺说。

(原标题《台州34岁医生赶到杭州,送出“生命种子”!虽然不知道ta是谁,心里总是多了一份牵挂》,编辑 何双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