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6℃-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池沙鸿:忆吴山明老师 

2021-02-09 16:00

  写下“忆”字,知今后与山明师再没有进行时,甚为悲凉。

  逼近老年,画业上听到的批评渐趋稀薄,而称赞声日隆,总有缺氧之感。唯有三两位老师与同窗能直言不讳,让人心清气静。山明师尤为特别,批评很尖锐,多以自身实践体会为基,无丝毫学究玄幻,语气偏向探讨。他常言,师出多门最好,而多门常多义,我只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山明师似不严格,但每每语出如锤,直击要害,而且不过多纠缠于细节,能提出方法,让你规整到行为系统中,受益深远。而今,老师背转,我心崩塌,日后只能持其精神,保证自省常态。

池沙鸿(左)与吴山明(右)合影

  记忆中,山明师是在浙江美术学院国画77级带班次数最多的老师之一。自我从文习画,受教于很多良师。山明师是我从师时日最久,互相探讨最密的一位。而对我事业独具重大关键性助益的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

  记不清是大二下学期,还是大三上学期,国画系首次进行长时段意笔人物写生课程,由山明师在77级带班执行。山明师后来回忆是八周,我感觉似乎不止,因为那次训练中我度日如年。以往写生都是炭条做素描造型,在准确度、构成、笔墨意向上过关后,上宣纸以笔墨写之。这次训练前段依然如此,仅要求笔墨方式有一定的变化。到最后几周,叫停素描,直接用笔墨写形。意笔人物造型与笔墨两头兼顾如走钢丝,素描造型如拐,为精研笔墨提供支撑。扔拐前行,惶恐不安,以当今术语称:“走出舒适区”。

  山明师当时表达了几个意思:1、引西方素描仅解决造型的写实问题,然而中国画的本质是毛笔的“写”。古人不做素描,甚至不做草稿,成竹在胸,笔笔生发。画写实的当代人也应该将写形与笔墨意蕴同时以行笔体现,才能追上古人。2、扔拐前行,初如探路,练就能力,即可远行,且于远行中觅得自由。3、慢写与速写结合训练,还需要默写训练,三者轮回交错进行,孰能生巧。记不清是在此前或此后,山明师带班去湘西写生亦要求不做素描造型,直接以毛笔写形。而默写训练尽显中国画魅力:眼看心记,随心演化,即便没有模特和图片参考亦能款款写去。

  “浙派人物画”吸收和融合西方多种写实造型方法,进而依画家个性博采世界艺术精华,然而其立足点深扎于中国传统文化,技术高度上力求不断突破,不输古人。山明师在创作、教学、领导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工作中一直努力弘扬这一精神。

  如今回望,每次“走出舒适区”,我都有所进步。不仅于技法,更多在创作理念、方式,甚至审美中。后者更需读书、行路、东张西望、静思冥想,孤心前行。而今,如若久未惶恐不安,即会反省是否舒适安逸,陷入过于熟练、重复自我的泥潭,反省内心是否脱缺鲜活生命、真情实感和探讨动力。

  这次“扔拐前行”的体验,我终生受用。

  第二件事情。

  2013年8月,受山明师委托,为主操办山明师在美术报名家学院的社会培训。此培训两年一届,全国招生。我负责教学大纲,联络美院、画院内外的名师名家,安排课程,掌控教学进度,并参与课堂意笔写生、采风活动和创作课程的教学。首届称“人物画创研班”。尽管我有较多绘画创作辅导和讲座的经验,但系统教学经验是短板。教学上,依自己的回忆,基本照搬国美国画77、78级课程,将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书法、中国画题款作为主课,要求对各科绘画和书法都进行国展规格的大幅面创作,并让学员参加名家学院各类理论讲座。此班成效颇大,除学员人物画创作有长足进步外,在扎实造型基础和书法功底之上,大家的花鸟画创作和山水画创作出乎意料地好。

  山明师决定将第二届更名为“中国画创研班”。他说,人物画家能做的,相信山水画家和花鸟画家也能做。当初你们国画77、78级不分科有其独特优势,但缺少研究和探讨,我们需要进一步实践。同时希望有一个明确的教学名称和教学定义。

  中国画按物象分科由来已久,唐代分六门,宋《宣和画谱》分十类收录作品和画家,南宋邓椿《画继》列出八类,明代干脆说画学十三科。浏览宋元绘画,马远、刘松年、李唐、李嵩、苏汉臣、张择端、王希孟、赵孟頫、郭忠恕等许多画家均各科皆能,即便有专攻也是“一专多能”。伟大的先人将他们所见世间之物均写于绢素。而今中国画只分三科,三科外很多物象未进教学内容。为此,我按“科”字意,提出以“全科教学”为名。

  山明师知晓后十分高兴,说医院有全科医生,而专科医生亦对所有医学都熟悉,能操作,起码不会外行。中医药学讲整体观,追求和谐。无论是“古为今用”还是“洋为中用”,我们中国画家都应该融会贯通。所以,画家首先要有全科画家的能力,真正能“应物象形”,即是能“应万物象万形”。

  山明师和我在讨论中一起涉及三层意思。1、人物画家掌握书法、山水画和花鸟画不仅是为了题款和配景。“浙派人物画”吸收海派意笔花鸟画为主的传统笔墨,提倡书法入画,以“写”为本,方能成就。深究黄宾虹的创作思维和“五笔七墨”,同样能在人物画上开辟心路(山明师自己的创作实践便是明证)。因此,三科的创作思维、技术、审美的互相融汇,提高画家的综合能力和审美宽度应该是方向。2、山水画和花鸟画有独特的审美和笔墨程式积累,依然有突破和出新的空间。人物画家能闯入其他画科,山水画家、花鸟画家也应该能在人物画中创出一片新天地。现实中有画家从西画转入国画而成功,中国画内部更不能画地为牢。因此挖掘各科画家的内在潜力很重要。3、中国画表现当代生活的活力远落后与其他画种。这与中国画分三科培养大批只画一类物种的画家,对人物、山水、花鸟以外的物象视而不见,过分萎缩在自己熟悉的物像领域、局限于传统审美有关系。而且从学习之初就分科限制年轻人成长,造成大量人才资源浪费。这也是“全科教学”力图改变的。

  经过第二届和第三届的实践,2019年3月山明师让我执笔确定“全科教学”的培养方向:1、宋元画家应万物象万形的能力要求(包括人山花三科和三科之外的所有物象)。2、文人艺术直抒胸臆的创作思维和学养俱深的人文底蕴。3、当代人的开阔眼界、审美特质和独立精神。

  第3项原文为“当代人的开阔眼界、审美特质。”山明师说要在“开阔眼界”前加“各自的”,强调每个个体的独特性。经过再三斟酌,我们共同确定“独立精神”。

  山明师和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热衷探讨这些问题,并牵涉许多细节,引发教学的变化。如增加“插图和小品”、“诗词格律”、“黄宾虹、潘天寿等大师介绍”、“篆刻入门”、“中国画工具”等一些课程。

  2015年8月,第二届“吴山明中国画创研班”开班,山明师身体力行带班赴太行山写生。此后为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创作了巨幅作品《巍巍太行》。以自己的探索去彰显教学目标。

  六年的教学实践让我看懂山明师不断“走出舒适区”的动力来自于内心的指引,自然而宏观,顺势而为。

  这种状态无法复制,但可以学习,也让我终生受益。

摄于2015年郭亮村太行山

  今年2月3日,我到医院看望山明师时得知他2010年患病,2017年已到癌症晚期。回想2019年3月26日第三届中国画创研班毕业创作点评,身体非常虚弱的山明师对50幅大作品仔细审看,提出意见和建议,加上毕业聚餐,与师生们不停地说话有五个半小时。当时尽管不知道他的病情,但能明显看出他是在拼力支撑。送他离开时,我忐忑地提出不办第四届班的建议。山明师没有应允。一直到5月9日,在毕业班的画展上山明师才明确同意不办第四届班了。但是他还是提出第三届的一些不足,特别说要加强花鸟画和山水画为主的画家的结构素描造型的练,绘画依然以造型为第一位。还说如果有第四届班,要调整教学内容。可以感受到他在病魔和新教学实验信念之间的内心搏斗。

  山明师患病的十年中,为国家和浙江的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完成了多件巨幅作品,在完成学校正常教学的同时启动社会办班并进行新教学实验,帮助无数人解决工作和生活的难处,应邀兼职许多社会职务,参加大量社会活动。他隐瞒病情,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公众面前,他该有何等强大的内心。

  社会视他为艺术旗帜,他以生命回报社会。

  山明师走了,他的精神永存。

  池沙鸿

  2021年2月8日

  作者为:浙江画院一级美术师、浙江省美协顾问、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会长、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副理事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