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商/调查|阳关林场:防护林与葡萄园的“土地争夺战”
调查|阳关林场:防护林与葡萄园的“土地争夺战”

在各类娱乐八卦频出的日子里,“敦煌万亩沙漠防护林被毁”的新闻硬生生冲出重围,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截至银柿财经记者发稿,这个话题已拥有8亿阅读和45.3万讨论,足见公众对于此事件的关注程度。

公众关注度并不是没有来由的。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地处库姆塔格沙漠东缘、曾拥有约2万亩“三北”防护林带的国营敦煌阳关林场,是甘肃敦煌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沙阻沙绿色屏障,但近十余年来持续遭遇大面积“剃光头”式砍伐,万余亩公益防护林在刀砍锯伐中所剩无几。而这些被砍伐后空出的土地被用于种植葡萄。日前,甘肃省已成立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详细调查。

银柿财经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会”)就开始密切关注阳关林场防护林被毁情况,在实地调查取证后,于2019年3月向甘肃矿区人民法院递交环境公益诉讼起诉状,但案件的推进可谓困难重重。

“我们终会迎来胜利的曙光,当然过程或许是复杂且艰苦的。”绿会副秘书长马勇在接受银柿财经记者采访时乐观表示。

一场持续两年的公益诉讼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国性公益公募基金会,也是2016年9月1日《慈善法》实施以来,全国首批认定公募资格的16家慈善组织之一。

马勇告诉记者,绿会政研室于2018年关注到阳关林场防护林被毁,是因为当地志愿者的反映。绿会实地调查后,发现情况属实,几代敦煌人艰苦努力、付出巨大牺牲的防护公益林被大规模砍伐,“腾出”的林地用来种植耗水量大的葡萄。

讽刺的是,今日的大规模砍伐,正是因为过去几十年间获得的治理成果。

“葡萄秋冬埋土、春季出土,种植用水量巨大且要经常翻土,这势必会造成地表沙质疏松,形成流动沙土。因此种植葡萄不仅不能防沙固沙,反而会加剧沙漠化风险。”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于顺利曾到现场考察,他分析,有关机构之所以选择在阳关林场防护林一带种植葡萄,是因为经过前人几十年的艰苦建造,这块地的土壤保水能力强,相对别地的种植条件更好。

为阻止阳关林场毁林,保护当地生态环境,2019年3月29日,绿会对国营敦煌阳关林场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

“在诉讼过程中,我们又掌握了新的证据,发现林场的采伐证发给了敦煌市葡萄酒业有限责任公司,酒业公司对防护林和当地的植被环境同样造成侵权破坏,因此追加其为第二被告。”马勇说。

受理本案的甘肃矿区人民法院,时隔一年半后的2020年12月16日才安排组织开庭审理。银柿财经记者浏览庭审视频发现,绿会针对两被告提出“立即停止对防护林的砍伐等毁坏林木的行为、赔偿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损失、设立永久性警示标识、在国家级媒体赔礼道歉”等8项诉讼请求。但审理中阳关林场称已履行法定管理职责,并提交阳关林场的生态评估报告,林场生态环境质量总体向好发展,特别是在改善防风固沙水土保持等方面的效果明显;而酒业公司则称已取得合法手续,不存在砍伐毁坏防护林的行为。

不过最令人费解的是,2020年12月25日,甘肃矿区法院以“绿会提交的起诉材料无法证明绿会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且无违法犯罪记录,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社会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应当具备的条件”为由,认定绿会提起的诉讼不具备法定的原告主体资格,因此驳回诉讼。

“早在2017年,中国绿发会发起的腾格里沙漠污染环境公益诉讼就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75号指导案例,这是环境公益诉讼案件首次成为指导性案例,其中还明确了绿会具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一位长期办理公益诉讼案件的检察官对银柿财经记者说。

据悉,目前绿会已将该案上诉至甘肃省高院,但至今还未有消息。

被寄予厚望的葡萄酒产业

绿会的起诉,让背后的“种植者”敦煌市葡萄酒业有限责任公司浮出水面。

根据官网介绍,敦煌市葡萄酒业公司地处敦煌市阳关林场,于1985年建厂,初建规模为100吨/年。1998年企业体制转换后,经过一系列技术改造和规模扩展,拥有酿酒葡萄基地2000亩,主要的产品包括“莫高窟黑比诺干红葡萄酒”“莫高窟赤霞珠干红葡萄酒”等一系列“莫高窟”品牌葡萄酒。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敦煌市葡萄酒业公司工商登记注册资本为800万元,经营范围为葡萄酒酿造、批发、销售以及餐饮服务。公司股东包括钟学军和敦煌市古城旅游影视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钟学军,旗下产业涉及旅游、文化、农业等多个领域,包括肃北县万隆畜农科技有限公司、敦煌市古城旅游影视有限责任公司、敦煌市沙漠森林公园有限责任公司、敦煌沙漠生态公园等。

银柿财经记者留意到,网上有关钟学军的公开消息寥寥,比较多的主要还是其作为敦煌商人到海南投资的经历。在2015年10月17日发表于《海南日报》的报道《敦煌人 海南情》中,描述了钟学军的发家史:“带着对敦煌文化的敬畏之心,曾经是语文教师的钟学军决定‘下海’为传播和守护敦煌文化做些什么。1989年,钟学军承包下了距敦煌市区西16公里的敦煌古城,并逐步将它打造成景区和影视基地。”

文中还讲到,1995年12月,钟学军到海南参加中国旅游教育会时,对海南魂牵梦绕,到1998年,毅然决然到海南投资酒店。“我爱敦煌,也爱着海南,我想也许我们可以探索更多可以将两地融汇到一起的途径,互相助力。”当时的钟学军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这样说。不过从现有资料来看,钟学军在海南投资的某个度假村海南大酒店有限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

葡萄酒是甘肃生态产业新“名片”。此前,甘肃曾提出将力争在“十四五”末实现全省酒生产企业销售总额突破100亿元奋斗目标,续写“葡萄美酒夜光杯”新篇章。

根据甘肃省酒业协会数据,过去10年甘肃全省酿酒葡萄种植面积超 30 万亩,增长 132.8%,位居全国第四。葡萄酒生产企业由7户增加到19户,销售额和纳税分别增长了77.6%和102.9%。省外市场销售额由过去的17%增长到40%,莫高在2018年的省外市场份额首次超过省内。

“地方有发展的冲劲儿不是坏事,但阳关林场毁林事件,暴露了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经济发展的短视行为。”马勇呼吁,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对西北地区开展持续专项督察,一方面发现问题督促解决,另一方面督察与生态文明相悖的地方决策,彻底转变发展观念,全面守护西北生态屏障。

相关专题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