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多云1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钱塘江丨心有舞台 笔耕不辍 

2021-01-24 07:3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谢丽泓 口述 林婧 整理

人物名片:谢丽泓,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副会长,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曾获中国话剧金狮编剧奖、中国戏剧文化奖金奖、全国电视戏曲兰花奖、老舍戏剧文学奖,三度获曹禺戏剧奖小品小戏奖一等奖。 

心之所向 素履以往

我的父母都是医生,但他们都很喜欢越剧,我就跟着他们唱,像《红楼梦》《梁祝》,我儿时全本都会唱。越剧旋律抒情、唱词优美,唱着通气,让我觉得很好玩。

进入三门县文化馆,我写了第一出戏——《试夫》。这部作品还是我自编自导自演的,一下子被剧作家周粟老师看中,他认为我很有天赋,以后也一直指导我创作。再后来,我的大戏处女作话剧《雨、阳光、月亮和雪》被浙江剧协看中,我也因此有机会进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进修。

1998年到2001年,我写得特别多。当时我已经调到宁波市海曙区文化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正是从小县城到大城市的转变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心理落差,触动了我,创作出一系列“围城式”的作品,像《依然橙花香》《桃花渡》。

2007年,我在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进修,其间得到罗怀臻老师的指导,写出了《秋月》和《奴才明白》。江苏淮海剧团对《秋月》一见钟情,它被当作夺“梅花奖”的大戏。淮海戏演员许亚玲果然如愿获得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当时,浙江省绍剧团向全省征集提纲,也来和我约稿,要为姚百青打造一部八戒戏,根据绍剧团演绎“西游记”的独特优势,我的大纲《八戒别传》被选中后进行创作,姚百青也凭借这部剧夺“梅”成功。我很高兴,那一年我的两部戏出了两位梅花奖得主。

我是一名业余编剧,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玩、去旅游,除了工作我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学习和创作。编剧的身份也让我在生活中多一双眼睛去旁观,去探视更多的可能性。我发现自己最擅长的文字就是剧本,其实,我平时是个很耿的人,有时很木讷,讲话经常词不达意。但是,当谈论作品、讲述情感故事的时候,灵感的火花就会不时迸发出来。

戏剧是综合艺术,不仅仅是剧本,更需要导演、演员、音乐、舞美灯光、服装造型道具等二度创作的综合体现。这次在杭州首演的《核桃树之恋》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二度的诗化表达和情感的烘托,才达到这样的效果。

时代强音 凡人之歌

2019年年底,我收到嵊州越剧团编写《核桃树之恋》的邀约。接手这题材,首先是因为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中的漫画,一棵52岁的核桃树见证了一位核技术工人与妻子之间平凡而感人的爱情婚姻生活。

《核桃树之恋》编剧谢丽泓(左二)与导演、主演合影。

当时很多专家都觉得这个故事太单薄了,男女主角多年分居,要怎么写感情故事呢?但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诗意、很浪漫,男女主角相处的空白是它的缺点,也是它的优点,让我可以发挥想象力来填补它。这个题材可以避开现实题材的通病,找到一个非常独特的角度去讲述,不但不会削弱艺术本身,还因为题材的重大,使艺术的情感更有力量。

去年八月在嵊州采风,我发现老太太的故事很简单,但她身上的乐观豁达和开朗热情却很难得,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创作冲动和想象。她的日子过得很快乐,她一直觉得老公就在她心里,从来没走远过。她弟弟还告诉我,姐姐当年很漂亮、会跳舞,于是一个出生在县城的文艺青年形象在我心中出现了。

但是她老公是一个很木讷的人,基本不大讲话,这就让我犯了难,男主角这个人物要怎么树立起来呢?我给他设计了美丽的谎言,让妻子生活在美好的幻想里,再通过一些配角,比如徒弟小华等人物和细节,一起来衬托他。

《核桃树之恋》,我称之为越剧文艺片。我希望以核弹人妻子的视角和心路历程,展示出一群可歌可泣、可敬可爱的核弹人及他们家人的牺牲与奉献精神;以温馨浪漫的笔触,书写出一代无名英雄的强国之梦。

希望这个剧如泛着黄色的老照片,帮我们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以怀旧的文艺片风格为底色,再现一段逝去的激情岁月。观众在观看时,也能被剧中人物的情感所打动,与人物同唏嘘,从中感受到那一代人的纯朴和不易。

《核桃树之恋》剧照

源于生活 渴望经典

为什么说《核桃树之恋》会形成“自来水”式的热度,里面很大的原因是我们人人心中的爱国情。人性是一样的,无论国内国外的观众,还是不同年龄段的观众,把故事讲精彩,情感传达准确了,就能够打动人心。

我喜欢《红楼梦》,曹雪芹塑造的那么多女性,每一个都是鲜明的、独特的、唯一的,又都是生活中普遍存在的。林黛玉这一角色就是通过葬花、焚稿,树立了“多愁善感”的性格。艺术作品要有那么一些细节来把人物树立起来的,我的作品基本上是这样去塑造人物的,一定要有生活依据。

我很喜欢写我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像《烦恼》,就是写办公室里的两位女同事。在塑造人物的时候,我会拿身边的人做引子,打开生活中的记忆,去找身边的这样一些人,放进情境中,思考他会怎么样。写身边的、滚烫烫的生活,是很管用的。

有些编剧喜欢关起门来在宾馆进行创作,但我就喜欢在自己的卧室里面。这是我熟悉的环境,能让我很放松、很舒适,写累了就躺在床上一边休息一边思考,也能随时查阅参考书和材料。因为忙,读书会功利,经常是需要了,才去研究这些与我无关的专业知识,但还是保持每年阅读小说和大量剧本的习惯,也听听喜马拉雅的唐诗、宋词、元曲、诗经和历史故事,让自己保持戏曲写作的语感。

最高目标当然是我的作品能成为剧团的保留剧目,能一直演下去,而不是单纯为了冲奖冲完就搁置了。像《秋月》到现在已经演了几百场了。今年我担任了长三角戏曲比赛的评委,在上海和江苏,两次都有参赛选手唱淮海戏《秋月》的选段。小剧场《灿烂八戒》现在也被相关人士称为“全国粮票”,可以去国内外巡演,说它到哪里都有饭吃。这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