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10℃-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宁波外贸企业遭遇缺箱之痛 航运市场“一箱难求”如何破解 

2021-01-23 23:32 |浙江之声

新年伊始,宁波百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雅静收到一个坏消息:他们销往美国的一批医疗物资,因为没有装货的空集装箱,发货的日子无限期延误,“本来说10号开船,现在说集装箱还没有来,目的港那边拥堵,什么时候开不知道。我们的货是以医疗产品为主,就是手套、呼吸面罩、急救包、制氧机,也是跟疫情相关的,现在客户也是那种很抓狂的情况。”

张雅静说,新冠疫情之下,公司2020年的订单逆势同比增长约10%,但最近几个月没有一批货不延误,最夸张的一次晚了1个半月。春节临近,她每天在为集装箱发愁,“我们朋友圈都流行一句话,能不能有柜子,刷的是人品。我们现在不担心没有订单,是订单有了之后担心出不去,我们已经提前4个月在做准备,但还是延误。”

宁波的外贸出口额占到浙江约四分之一,当地的经济外向度接近80%。张雅静遇到的难题,同样困扰着她的圈内同行。来自宁波市商务局的消息,当地绝大多数外贸出口企业不同程度受到了空箱紧缺的影响。

出不去的货,暂时都堆在了仓库里

总部设在宁波市鄞州区的乐歌人体工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营智慧健康办公产品,公司去年前三季度销售收入12.19亿元,同比增长七成多。受疫情影响,他们的“宅经济”产品智能升降桌、健康小白车颇受海外客户欢迎。但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这家公司发货时遭遇有舱位、没箱子等一系列问题。

乐歌股份跨境电商负责人陈旭莲说,出不去的货,暂时都堆在了仓库里,“我们其实自己仓库有立体库那块的,还是没放下,就相当于是要去租额外的场地,这也是一个额外的费用增加。原来可能说我们交期35天嘛,做好了以后你就马上可以出去,就是一个高速流转的。现在这个柜子缺,就变成(像)肠胃蠕动一样的就有点堵塞了。”

元旦后,大量企业排队预约等空箱

元旦以来,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每天的集装箱作业量达到3.3万个标准箱,首尾相接能从宁波排到杭州。穿山港区集装箱码头操作部策划主管林树丛说,因为出口贸易火爆,大量企业都在排队预约等空箱,“以前来看,一个空箱落地以后大概7到8天才能提走。从目前来看,落地以后大概在3到4天就被提走了。客户都急着提空箱。”

考虑到船期等因素,在业内看来,3到4天的提箱速度已相当之快。宁波顺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哲分析说,海外疫情持续蔓延,一方面让国内的外贸工厂订单激增,另一方面也导致欧美地区港口的作业效率、客户的收货能力进一步下降,从去年10月开始,海外回流的空箱越来越少,“大量的装满货的箱子出去,然后极少量的空箱能回来,或者说原本可能回来的时间是15天,现在可能变成25天、35天才能回来,而(中国)这边的贸易诉求量一直在增加。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了。像我本人从业差不多16年,没有碰到过,我们的前辈从业了30年,也从来没有碰到过。”

箱子供不应求,运费一再飙升

物以稀为贵,箱子供不应求,运费一再飙升。截至1月22号,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报收于2451.9点,同比上涨161.9%。从宁波舟山港出发的20多条国际运输航线运费屡创新高。其中,美东航线的高柜运价已突破5000美元,接近去年同期的2倍;欧洲航线更是超过了9000美元,是去年同期的4倍多。

宁波航交所分析师钱杭璐说:“通过一些市场的信息和一些数据来显示的话,其实这个情况还是可能会是愈演愈烈的一个情况,起码到年前,因为我们知道春节(前)是一个出货的高峰期。所以说缺箱的情况加剧了这个价格,可能会影响到一部分企业,收款风险会大大地上升。”

据了解,宁波大部分外贸出口企业采用FOB离岸价的贸易形式交易。也就是说,企业负责生产和装箱,客户负责安排货船舱位和港口运货,承担运费。宁波百安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雅静说:“一个箱子可能也就两三万美元,但是我们的运费就是四五千美元,然后加上目的港费用什么七七八八的,可能就是六七千美元,你想已经占我货值的1/3左右了。(客户)他就觉得他的利润点相当的低,可能宁愿不要这个货了。”

宁波出台十条措施,破解航运市场“一箱难求”

针对海运物流不畅、集装箱空箱紧缺的问题,商务部正会同交通运输部等相关部门采取政策措施,增加海运运力,稳定市场运价。而宁波市政府已在1月8号出台了《关于做好当前跨境物流缺舱缺箱问题应对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增加航线运力、保障空箱供给、稳定运价箱价等十方面举措。

根据这份《意见》,宁波将鼓励、引导船公司定向增加宁波口岸航线、运力供给,做好空箱回流工作,还将引导船公司提高放舱数量与实际可用集装箱空箱数量的匹配度。乐歌股份跨境电商负责人陈旭莲说:“我觉得很好,件件都在点子上面。一个是航线运力,一个是保障箱子的供给,第三个就是稳定运价嘛,这三块我觉得是最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想要的。但是这些点必须都要落地,要执行,就很完美了。”

《意见》还提出,将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在遵循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上,加大对船舶代理、货运代理等跨境物流企业的资金支持,帮助有发展前景但暂时受困的企业渡过难关。对此,宁波市国际联运协会会长乐振天建议:“我认为更多地应该是增加有效的额度、降低融资的成本,可能我们(物流企业)也能够帮外贸公司垫一部分钱了,让大家扛过这一段时间。”

目前,宁波市政府已经成立由交通局、口岸办、宁波舟山港集团等10多家单位组成的工作专班,来落实这十大举措。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业务部集装箱中心主任王亚亚说,他们将推出各种优惠措施,吸引外贸船公司把更多空箱运到宁波,“我们给予完成空箱指标的外贸船公司,适当地进口免堆期进行延长;对于进口的空箱加班船,我们给予拖轮费和引航费的相关优惠政策、优先靠泊和优先选择作业码头的服务。”

宁波海关口岸监管处副处长蒋锋说,他们将用好无纸化申报放行平台,对符合海关监管条件的空箱,申报企业可以自助发送放行准单;同时借助空箱卡口称重、声纳检测等设备,实现空箱的“不开箱快速检测”。截至1月22号,宁波口岸今年已进口空箱23.74万自然箱,同比上升11%。“以时间换空间,尽最大努力进一步提升空箱在港的周转效率。随着市政府和我们各单位的支持措施的密集出台,外贸企业的‘用箱难’问题正在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蒋锋说。

在宁波的外贸大区鄞州区,商务部门前不久召集了辖区内航运物流企业和外贸企业开了场对接会,并在会后组建了日常沟通的微信群。鄞州区商务局外贸科科长王贤峰说:“但凡有一点希望,我们都不放弃,就是说外贸企业跟物流企业能够做比较细的一个对接。整体的话我们外贸企业的订单基本上已经都接到2021年的5月份了。海外买方也是在积极地想办法,能出一点是一点。攻坚克难嘛,能够把最艰难的时刻大家一起熬过去。”

宁波顺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哲认为,不管短期效果如何,地方政府对空箱紧缺的关注,本身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而市场上出现的一些诸如“空箱黄牛”等乱象,也会令船公司作出调整,加快速度把滞留海外的空箱运回中国。他说:“我一定是乐观的,因为这个实际上是一个疫情影响的黑天鹅的事件。一定会趋于一个平衡,箱子也好,运力也好,都会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