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8℃-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诗文|劫后余生的邮差 

2021-01-22 14:47 |浙江老年报 |余玉美

图据CFP

那是1974年6月下旬的一天,当时我还在安吉县孝丰邮电支局任投递员兼发行员。由于收订报刊任务艰巨,投递员有好几个村的收订任务未完成,我只得自己上门去收了。我骑着自行车一早出门,跑了下汤乡枉柏村、又到大河村、大竹杆村,最后一站是西圩乡的新桥村。那时候,县级公路都还是坑坑洼洼,更别说村级公路了。

路上我就是这样子,骑着车子颠颠簸簸的。虽然骑了二十多里路,我还是坚持到最后一个点。在去新桥村的桥边,我吃了一点自带干粮稍微休息一下。

补充完能量后,我又整装出发了。去新桥村要经过一座小桥,小桥总长20多米,用毛竹搭建起来的,只有一个独轮车和人可以经过。我推着自行车过桥,河水很黄,水流不是很急,所以我轻松地过去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把新桥村的报刊款全部收好准备返回。当我回到桥边,我傻眼了。看到那个河水疯狂地涨上来了,很急很急,因为之前的雷雨,水冲下来了。我真是焦急啊,前后都看不到人,这个小桥只是依稀地看到一点影子,再不走的话,那我就回不去了。当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硬着头皮走上了竹桥。

前面一段路,我还走得马马虎虎,虽然战战兢兢,但仍坚持走着。在离河对岸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我一不留神,掉了下去。当时整个人魂不附体,吓蒙了。但是,手还是紧紧地抓住自行车。当时潜意识还是很清醒的。自行车不能让水冲走,人不能让水冲走,装报刊费的包不能让水冲走,因为这是公家的!其他的也没有时间去想了,只知道我一定要活着,如果我被水冲走了,死了都没有人知道,这个意念一直是很坚定的。

我仔细地打量前方,看见山边上有一棵小树,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把自行车前轮抛出,挂在那株小树上。然后人慢慢地往前挪。那时候水已经漫过了我的脖子。就这样凭着自己的意志,将自行车推上了岸,人也跟着爬上了岸。当时浑身虚脱,瘫在了地上。眼泪也随即跟了出来,喜极而泣。我,胜利了!

犹如劫后重生,我浑身湿透骑上了自行车,义无反顾地返程。在离单位还有几公里的路上碰到了三〇四工地出来的魏金友和钱大毛两位老局长。魏局长关心地问:“小余,你怎么搞得身上湿透了呀?”我下自行车跟两位老局长打了招呼,说不小心掉下水了,没事!老局长关切地说要注意安全啊,赶快回家换衣服去。良言一句暖三冬,我的眼眶湿润了。

事情过去50年了,我至今没跟任何人说起,如今回想起来,仍是记忆犹新。邮递员的工作不单是辛苦,而且是有故事的;邮递员的工作不单是平凡,他们的青春也是热血铸就的!

我巳是古稀之人了,看到现在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我深感幸福和自豪。今天写下当年的小插曲,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内心的脆弱,而是心怀感恩!我感恩过往的每一季春夏秋冬,感恩过去的每一次起伏悲喜,感恩身边的每一位人,感恩在邮电局任投递员时自已所经受的酸甜苦辣,因为这一切都是最好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