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16℃-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风格特出的元代花押印 

2021-01-22 13:34

在元代的私印中,还有一类被称之为“花押”的印章颇具特色,花押是一种专门用以签押的书体。元末明初的陶宗仪说:“今蒙古、色目人之为官者,多不能执笔花押,例以象牙或木刻而印之。宰辅及近侍官至一品者,得旨则用玉图书押字,非特赐不敢用。按:周广顺二年平章李榖以病臂辞位,诏令刻名印用,据此则押字用印之始也。”(明·许令典《甘氏印集·叙》,见黄惇《中国古代印论史》第149页)

花押其实就是代表身份的一种符号,所以有签字画押之说。花押在宋朝以前就已出现,如著名的韦陟“五朵云”。(据陶宗仪所说,花押入印始于五代时的后周)宋以后,上至天子,下至百姓,花押被广泛运用,并逐渐入印。而元代蒙古族入主中原后,由于对于汉字的运用不能熟练无碍,故而只能以印代之,这大概就是元代押印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元押的格式常见的有正方形、长方形、圆形等形状,还有葫芦、钟鼎、花瓣、鱼、兔等形,其中长方形的元押与秦汉半通印大小相近,上为楷书,下为花押,或杂以八思巴文的“记”字,印文多作朱文,其印章的纽制也变化多端。


元花押


总的来说,元押尽管是沿着实用印章这一路线发展的产物,但其艺术和审美价值并不在宋元文人印章之下。(李刚田、马士达主编《篆刻学》第119页)陈鍊在《印说》中言:“印虽必遵秦汉,然元明诸公之印之佳者,亦可为法。”秦汉印固然是篆刻之经典,而元朱文印亦可作为后世取法的范本之一。陈澧《摹印述》说:“赵松雪始以小篆作朱文印,文衡山父子效之,所谓圆朱文也,虽非古法,然自是雅制。”可见,元朱文印在审美上最具有普遍意义。元朱文在后世发展中的重要人物,明代是文彭、汪关、何震,清代则有林皋、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等,以至于成一代风气。

经吾丘衍、赵孟頫的倡导,又经吴叡、王冕等印人的发展,以及下一代朱珪等印人的努力,元代文人篆刻终于在整个篆刻史上取得了一席之地。 (杨勇)


元花押



  “押”之本义是指古代在文书、 契约上所签的名字或所画的符号,作为凭信。明代郎瑛《七修类稿》称:“古人花押所以代名,故以名字而花之。”因“押”上的名字多以草书写成,或画成像花一样的符号,故又称花押、 画押。花押一般有署押、 指(趾)纹押和花押印3种类型。署押即画押,一般是指在文书、 契约上画“诺”或签名、或画上自己的专有符号。指(趾)纹押是指用手指或足趾蘸上颜色在契约等上面抑押后留下的指(趾)纹。严格地说,花押印是花押的一种类型,不包括署押和指(趾)纹押。

  花押印晚于署押和指(趾)纹押,它是将个人姓名或字号经过草写、变化成类似于图案的一种符号以代替汉字入印,是花字、花书、押与印章的结合,用以代替押字作为凭信的印章,后来演变成单字押印、字加花押印等多种形式。花押印除具有一般印章的功能外,还有使别人不易识别和难以摹仿的作用。花押印又称押印、押字印、署押印等。它兴于宋,盛于元,故又称“元押”“元戳”。

元花押


/ 花押的历史 /

  署押早在汉代就已使用。据王献唐先生考证:“署押一制,萌于汉晋,而盛行于唐宋,制印于元明,衰于有清。”居延汉简有“□月诟表押墨付如牒”的记载,《后汉书·党锢传》有“南阳宗资主画诺”,当时长官据属吏的符牒便只书一“诺”字。南北朝时有凤尾书,又名“花书”,此即所谓花押。唐代花押,一般只草书其名。“唐人初未有押字,但草书其名,以为私记,故号花书”(《戒庵老人漫笔》卷六)。唐韦陟签押,草法牵连,很是美观,时人称为“五朵云”。宋朝于花押还有特殊规定:“花押仍须一手书写,所写内外诸司及诸道周府军监,并依此类”(《宋会要辑稿·官职二》),其文书“必先书押而后报行”(《宋史·高宗纪》)。

  南宋周密在《癸亥杂识别集》中记载了宋十五朝御押宋太祖赵匡胤的玉押印,可见宋代就有将押刻入印中的事实。尽管当时还是非自觉的艺术行为,但为后来的花押入印做了尝试和铺垫。真正自觉地将花押刻入印章始于五代,“(后)周广顺二年,平章李榖以病臂辞位,诏令刻名印用。据此,则押字用印之始也”(明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及至元代, 花押印盛行。明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中载曰:“今蒙古色目人之为官者,多为不能执笔花押,例以象牙或木刻而印之”。此外,元代还有用蒙文刻成古代符节形式的印,从中剖开,双方各执一半,以为“持信”,称为“合同印”,亦属于押字印一类。明代中叶至晚清,文人篆刻勃兴,出现了不同风格的篆刻流派。此时的篆刻以秦汉为宗,楷书印衰落,民间作为信物的花押印不多,与元代相比,花押印成了细枝末流。近现代印坛亦有受西方美学思想影响者,将设计艺术渗入印章,虽有佳构,但更多的是过于强调设计意识,失去了花押印原有的艺术魅力。

  宋代的花押印不多,因各家断代的不一,其年代的准确性难以足信。尽管如此,从花押印形成和发展来看,宋押也只是将署押移入到印章而已。孔白云在《篆刻入门》中说:“宋代押印多仅一押。”据此推断,宋代押印多属“单花押印”一类。宋代开始,皇帝似乎也与花押结缘,周密《癸亥杂识别集》中记载了“宋十五朝御押”,不过这些押还只是一些提炼化的符号,多由横平竖直的线条和圆圈构成,结构板滞,缺乏韵律美。宋代文人书画也开启了花押与书画结合的先河,宋徽宗赵佶的草书团扇落款署押“天下一人”,宋仁宗在他所画的御马图上加盖了“押字印宝”(朱瑞熙《宋朝的押字或花押》),宋初书家李建中书法落款署押“亚”。这些早期的花押应视为花押印的初萌,其形式生动简明,虽有一定的线条造型能力和点、线、面对比,终归印章意识薄弱。

元花押


/ 元花押 /

  人们通常所言花押印,主要是指宋元时期的押印。押印多以铜铸成,一般印体较薄,有带孔印把。此外还有用玉、石、木、瓷、牛角、象牙等材质刻成的押印。押印有时因官位和材质的不同,其制作方式也有所不同。其形制有方形、长方形、圆形、瓦形、葫芦形、鼎形、鱼形等多种。从传世的元押印来看,花押印印文皆为朱文,有的仅一汉字,有的仅刻花押,然大多数是上刻楷书姓氏,下部兼刻花押。因楷书易于辨识,适用于民间交往。

  元代的花押印在宋代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清初学者谈迁在《北游录》中谈到皇帝制花押印的事:“甲午二月六日,上召陈名夏作一押字,便于制书。”可见,花押印在当时蒙古帝国高官中推行,上行而下效,元代民间使用花押印的情况也极为普遍,从而使花押印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鼎盛时期。押印外形多姿,符合当时民间俚俗的审美习惯,常以鱼形寓意“年年有余”,葫芦形隐寓“福禄”,鼎形象征“鼎盛”,瓶谐“平”音,含有平安之意,龟则益寿延年,这也是元押文化的特征之一。

  元代押印入印文字主要是楷书,楷书入印最早见于南北朝时期的印陶,唐宋时期亦有楷书入印,这些楷书印为元代押印广泛使用楷书提供示范。从某种意义上说,花押印的出现是楷书印和署押的发展,是楷书印和署押的有机结合,这就不难解释“字加花”一类的押印是元代花押印的大宗。

  元押的章法布局同其他类型的印章相比,尤其显得疏朗和空灵,单字押印的字与边之间留有大片空白。图形押印稚拙质朴,趣味横溢,点、线、面的构成富于图画之美,疏密对比强烈,这种计白当黑的构图同现代艺术设计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字加花一类的押印采用笔画参差、挪让、呼应等艺术手法,动静结合、欹正相生、浑然一体,在“字”与“花”的处理上达到了高度的和谐统一,形成了花押印特有的艺术风格。

  宋元押印种类很多,从实用的意义看,有姓氏押、吉语押、合同押、封押、瓷押和纪年押等多种。从押印的内容和表现形式看,大致可分为:单字押印、单花押印、字加花押印、八思巴文押印和图形押印五类。从传世的花押看,“单花押印”一般没有边栏,其上部多有一细横,下部加一粗横,中间为草书意味的“花书”。虽无边栏,仍不嫌松散,尤其是下部的粗横,更增加了印章的稳定感。其他类型的押印有边栏者居多,且极富变化。元押的用字相对单一,魏碑楷书是其主流,少有篆隶入印。其楷书风格多样,既有古拙浑厚一路,也有凝重雄强、飘逸秀美一路。有以八思巴文入印者,其形式类似九叠文,线条点画的排迭虽有变化,但装饰性较强,终不如楷书文字的趣味性和艺术性。

  花押印作为印章的一种独特样式,有着自身独立的艺术语言。无论是种类、形制、形式还是艺术风格等,都比其他类型的印章要相对丰富一些。花押印是沿着草书演变为押书,再将押书移刻到印面上,这一轨迹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宋元以前的花押大多只有记载,没有实物。其花押应为署押一类,亦即所谓“花书”。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