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冬日里 助浴师七次托举 换来老人一句“谢谢你们” 

2021-01-21 07:46 |钱江晚报

关于衰老,人们或许更容易想到皱纹、直不起的腰和疾病,但在一个个老人画像的背后,更多的细节被忽略了。

比如冬季洗澡。

身体不听使唤、行动不自由、内心纠结无奈,让洗澡不仅仅关乎舒适,还可能事关体面和尊严。

这就有了助浴师郑雅萍们。

她们一次又一次托举

帮老奶奶洗了一次舒服澡

无法站立的沈奶奶想要洗澡。昨天,是杭州一个暖暖冬日,助浴师郑雅萍和俞莉来到杭州西湖区双浦镇下杨村沈奶奶家(双浦镇委托专业机构对老人进行居家养老护理)。

“来,抱住我哦。”郑雅萍说着,正面对着沈奶奶,两只手臂交叉抱住奶奶的腰,等待奶奶把手搭在她的背上,再一用力,把奶奶从凳子上托站起来,支撑着往前走。

俞莉就在轮椅边上,等待着她们靠近,好接过奶奶的手臂。“放轻松一点,坐下去。”郑雅萍安抚着。

两个穿着红棉袄的助浴师,合力把奶奶轻轻放在了轮椅上。普通人站起再坐下用时不到五秒,她们花了两分钟。从客厅的凳子,到轮椅,再到浴室里的防滑凳,洗好后再回来,这样的搬运总共有四次。这还不包括洗澡和穿脱裤子时的三次托举。沈奶奶的裤子总共有三条,褪去时,俞莉得趁着郑雅萍抱着奶奶站起来,一口气都褪到大腿处,再一点点褪下。没有花洒的卫生间里,只有大约两平方米的活动空间,挤着防滑凳、防滑垫、装脏衣的小桶、两位助浴师以及她们实在憋不住的喘息声。

郑雅萍给奶奶的耳朵塞上小球:“这样就不会进水了,不用担心了哦。”俞莉则在奶奶的脖子下搭好了毛巾。

郑雅萍戴上搓澡巾,裹上沐浴露开始擦身。俞莉用小勺子舀起洗手池里的热水,一点点冲去泡沫。

头、上半身、下半身,每洗好一部分,就用一张橙黄色毛巾裹起来。将近十五分钟过后,沈奶奶就像一个全身橙黄、毛绒绒的娃娃,温顺地低着头。

在浴室里,她们除了提醒水龙头,几乎只在问奶奶“洗澡舒不舒服”,听到奶奶嗲嗲的一句“舒服”后再笑起来。

冬天洗热水澡

老人一周能享受一次

这是郑雅萍上门照顾沈奶奶的第七年。沈奶奶的妹妹说,“我们家里都很感谢雅萍。”

沈奶奶是一位失智老人。但在洗澡时几乎看不出来,总是说着“舒服”、“谢谢你们”、“辛苦了”。这件事的确让她放松、舒适。

在冬天,她一周能享受一次洗热水澡,因为帮她洗澡难度太大,需要两个人。

基本上,助浴师们帮助的老人,都是像沈奶奶一样坐浴。

“完全失能的老人就需要躺浴了,但他们居家养老的不多。”俞莉回忆,曾经有一位老大爷到了需要躺浴的程度,便被家人送去了专门的护理机构,“居家的难度也大,像这个大爷,一米八几,顶得上两个我了,很难托稳。”

俞莉是2016年第一次帮老人洗澡,恰巧也是老人第一次让别人帮忙洗澡:“我当然有点紧张,老人也紧张。”

那位奶奶是由于中风,突然变成了半失能老人。虽然都是女性,但仍然有些扭捏,局促地让俞莉帮忙褪去衣物。

日子久了,老人才渐渐接受了这种照护,甚至抓着俞莉的手,说起了贴心话:“你就像我的女儿一样。”

哪怕只能躺在床上

这也是家的感觉

洗澡,其实是助浴师们的附加服务。她们的另一个身份,是居家养老护理员。

俞莉现在同时照护着十几位老人,其中只有两三人需要帮忙洗澡。更多时候,她只需要上门洗洗衣服,帮老人搞卫生。

一对九十多岁的老夫妻,恩爱程度让俞莉有点羡慕。

老爷爷性格好,话不多,几乎都在接着老奶奶的话头。老奶奶听力不好,却又喜欢聊天,总爱瞧着正在闲聊的人,赶忙问老爷爷“快说说,他们都在聊什么”。老爷爷便耐心地提高嗓门,给她一点点讲清楚。一遍听不清就两遍、三遍,直到老奶奶舒坦地露出笑容。

去年,老爷爷去世了。爱说话的老奶奶寡言了好一阵。

俞莉照顾过101岁高龄的老奶奶。她还在老奶奶的指导下学到了一样新“菜”:把玉米粉倒进水里,搅搅煮熟,变成了类似米糊的主食。一做就是一大盆,成了老奶奶一天的食物。

尽管如此,老人们还是更喜欢居家养老。即便一家人只能在夜晚聚首,即便老人只能躺在床上,闭着眼小憩,但只要能听到门外家人的交谈声,就有家的感觉。

俞莉感叹:“居家,就是因为喜欢家啊。”

(原标题《助浴师七次托举,换来老人一句“舒服”》。)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