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10℃-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坐公交“包游”长三角 浙报点赞嘉善金山积极打通断头路 

2021-01-18 06:50 |浙江日报 |记者 施力维 顾雨婷 王志杰 县委报道组 张文燕

1月18日,《浙江日报》亲历版刊发《断头路通了,三省一市往来更快捷——坐上省际公交,长三角“串门”去》一文,全文如下:

岁末年初,如果您在长三角省际毗邻地区出行,建议您打开导航,重新规划出行路线——随着一批断头路在去年年底前陆续打通,沪苏浙皖省际间往来有了捷径可走。纳入三省一市框架协议的17条省际断头路中,涉及浙江的有9条。截至目前,其中4条已经建成通车。浙江省交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涉及浙江的省际断头路,将于2025年底前全部建成。

道路“硬联通”背后,长三角地区间的“软连接”也在提速。小到依托新开通道路,增设省际公交,便捷跨省通勤;大到产业规划对接,社会治理齐抓共管等。各地间人员交往、经济交流更加密切。

近日,记者来到沪浙间刚开通的叶新公路—姚杨公路路段,乘坐省际公交,亲历区域一体化发展给省际毗邻地区带来的改变。

坐公交“包游”长三角

简单出行背后的“不简单”

江浙沪毗邻地区,水网密布,古镇众多,各具特色。一次游三两个古镇,品评各色美食,体验不同的水乡风情,是许多背包客的期盼。

随着省际断头路打通,沪苏浙古镇间有多趟省际毗邻公交开通。坐公交“包游”,成为长三角古镇游的新选择。

冬日午后,记者来到西塘客运站,这里俨然是长三角古镇间公交出行的枢纽:示范区5号线可从西塘到苏州黎里古镇;示范区3号线可达上海青浦区朱家角古镇;还有新开通的112路,目的地是上海金山区枫泾古镇。

叶新公路—姚杨公路路段建成通车后,上路的第一辆车,就是嘉善西塘到上海金山区枫泾古镇的112路公交车。

戴上口罩,出示绿码,记者上了这辆嘉善本地产的112路氢能源公交,市民卡、支付宝乘车码,都能跨省刷卡通用。112路公交线全长25公里左右,全程约60分钟,票价5元。

祥符荡、浙北桃花岛、横港、清凉村、中洪村、枫泾古镇、枫泾汽车站……细看这路公交车的站点,每个都经过精心设计。

比如祥符荡是嘉善的科创中心,浙北桃花岛、清凉村是嘉善姚庄镇美丽乡村建设的样板区域,而上海金山区的中洪村则是著名的农民画村。窗外美景变化,这趟1小时的跨省公交之旅,途中不觉枯燥。

公交司机周志明介绍,在省际间开设公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按照相关规定,跨省的客运班车一般以直达为主,只能起点上车、终点下车,沿途一般不设站点,更不能停靠接客。

省际毗邻地区经多次对接磋商,试行区域公交线路,协同管理公交线路,采用市内公交管理模式,可停站下车。此举大大方便了游客和省际毗邻地区的居民出行。

来到枫泾古镇,记者发现这里人气稍逊西塘。在两个古镇都流行的一个观点是:断头路的打通、跨省公交的运营,给两地文旅发展都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西塘、枫泾两地的年游客量有1300万人,从此两地可以更好地实现资源共享。

“长三角古镇旅游,也面临着产品的更新升级。几个镇抱团发展,是其中一种选择。”嘉善县文化旅游体育局局长董铭勤说,长三角交通一体化,为古镇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2020年12月28日,西塘古镇开往上海枫泾古镇的112路跨省公交开通。 共享联盟嘉善站 胡凌翔 摄

一脚油门到上海

“新速度”靠“慢功夫”

往北走一步是上海金山,向南跨一步是浙江嘉善,路过刚落成的潮里泾大桥中央时,记者和同行的公交司机周志明异口同声地感叹:“现在的速度真快。”

速度快,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往来沪浙间的通行速度快,再者是工程建设速度快。

潮里泾大桥连接起原本断头的金山叶新公路和嘉善姚杨公路。附近居民出行时间从原来需要绕行30分钟,缩短到3分钟。“一脚油门,就能从浙江到上海。”在嘉善姚庄工作,每天往来沪浙通勤的徐丽花说。

大桥的建设速度,也刷新了沪浙两地居民的想象。这座桥,大家盼了十多年。“从开工到建设,这么快就通车了,实在没想到。”姚庄镇南鹿村村民张林根说,今年新春,如果要去河对岸的枫泾走亲戚,就不用绕路了。

在长三角一体化的东风下,潮里泾大桥2018年破土动工。期间,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但还是在2020年底前完工。

一座大桥,分属两地,为何两年多时间就能完工通车?嘉善县交通局局长滕少波这两年频频往施工现场跑,他说:“大桥造得快,靠的是两地仔细推敲对接的慢工细活。”

浙江、上海的桥梁、道路建设标准不一,真正要实现对接难度很大。难的不是工程工艺,而是行政阻隔。“大桥跨省界,你造一半,我造一半,这是行不通的。”滕少波说,为此,金山、嘉善的干部坐下来商量了很久,线上、线上对接也有30来次。最后经过细化,大家确定了潮里泾大桥建设分头审批、双方出资、嘉善代建的合作方案。

一座潮里泾大桥,连接起上海、浙江,跨过了大河,更跨过了行政边界,打造了两地交通互联互通的机制。“这种建设模式,可以为毗邻地区打通断头路作参考。”滕少波说,经过此次合作,嘉善与金山交通等部门间的沟通更加便捷了,“以前一件小事就要发函,现在一个电话、一条信息就能解决。”

叶新公路-姚杨公路建成后(左)、开通前(右)。本报记者 王志杰 摄

距离不断拉近

一体化正入佳境

行走在枫泾古镇,一个个细节见证着长三角一体化的进展。比如,来往此地的车牌号所在地,沪苏浙几乎各占三分之一;在枫泾古镇做生意的,不少是嘉善人、平湖人……

2020年10月,世界级IP乐高乐园签约枫泾。今后大家坐公交来枫泾,不止游古镇、吃蹄膀,还能感受大型主题公园带来的新奇体验。

乐高经过多轮选址和谈判,最后落户枫泾,是因为这里地处长三角都市圈中心区域,拥有丰富的市场潜力。乐高乐园牵动的文旅资源、产业资源也不仅限于金山一地,而是整个长三角。

与枫泾镇一河之隔的嘉善枫南村,上海之窗·枫南小镇正在全力建设之中。最近,浙江省公布第二批未来社区试点创建项目建议名单,枫南村名列其中。借助临沪优势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机遇,枫南村的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这里出发,20分钟就能到枫泾古镇各个景点,人气聚集了,办民宿、做餐饮都更有前景。”枫南村村干部盛丽霞说。

断头路的打通,缩短了长三角各地间的物理距离,也拉近了彼此间的心理距离。各地逐步建立起畅通的交流机制。

比如在产业规划上,金山与嘉善、平湖双向赋能:枫泾镇和嘉善县联合发起的长三角路演中心项目,为两地创新创业者提供功能平台;金山与平湖共建长三角产业园,在化工产业绿色转型方面开展合作等。

在社会治理上,沪浙毗邻地区以网格化管理为载体,在沪浙毗邻的交界区域安装网格化监控探头,并接入网格化中心,同时建立问题的发现和处置机制,对界限模糊的疑难杂症以问题联勤联动的方式共同处置。

返程时,一路看到两地正在建设中的工程。长三角一体化正入佳境,毗邻地区间的接轨,也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向产业发展、公共服务等方面全方位展开。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