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9℃-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打击“逃废债”,浙江高院用上这一招 

2021-01-14 16:01 |银柿财经 |吴美花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到哪儿这都是道德和法律的底线。但也有欠债企业因为发现了可以钻的空子,“合法”地逃脱了还债义务,然后另起炉灶继续开厂赚钱,留下债权人干瞪眼。当这些漏洞被堵上,再加上审计环节,这些“老赖”还躲得掉吗?

日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出了关于规范执行审计相关问题的工作指引》(以下简称《工作指引》),给奔波在追债路上的债权人们带来了希望。

“逃废债”有多猖狂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20年,信用债市场上违约债券金额高达1745.10亿元。其中就不乏疑似逃废债的案例。比如上一年年底违约的永煤集团发公告称,将其持有5亿股中原银行股权无偿划转给河南机械集团,6.5亿股划转给河南投资集团,转移股份价值超过10亿。这一举动被很多人解读为转移资产。

公开市场尚且如此,债务人在非公开市场玩这种“套路”就更加肆无忌惮了。2020年上半年,温州中院发布了“执行审计打击逃废债十大典型案例”,居首的案例就是沈阳一家铜业有限公司,通过关联方交易等手段转移资金合计高达12.8亿元。

而《工作指引》的发布正是为了“充分发挥执行审计在查明被执行人财产状况、制裁被执行人逃避执行、抗拒执行行为等方面的重要作用,规范执行审计工作,有效查控被执行人财产,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当然,这份《工作指引》并不是凭空而来的。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开始施行《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第十七条至第二十条条款都与执行工作中的审计相关。2018年12月,浙江高院决定在温州法院全面开展“执行审计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温州成为全省唯一试点地区。

“这份工作指引确实是比较有突破性的规定,可以把被执行的公司财务状况彻底摸清。”北京金诚同达(沈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庚园律师解释,“根据目前法律规定和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对公司的执行手段大多是围绕着查询公司资产,例如银行账户,是否有登记的车辆、房产等。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对符合司法解释条件的公司进行审计。基本上的思路和做法都是从外围查公司的资产状况。而浙江的这个规定,是直接进入企业内部,从公司财务账上查公司的资产状况。

张庚园律师指出,“按照目前《公司法》的规定,只有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才享有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权利(股份公司股东没有该项权利),但也仅仅是‘查阅’,不能复制。仅能聘请律师或会计师辅助查阅,股东通过行使股东知情权无法达到审计的目的。而浙江高院的这个规定突破了《公司法》的限制,使得公司债权人有机会比公司股东还要了解公司财务状况。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执行手段。”

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律师徐莺莺认为,《工作指引》中明确指出,申请执行人对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委托审计机构对该被执行人进行审计的情形,补强了强制执行程序中审计调查权限,强化审计报告运用,可以更加有效打击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的逃废债行为。

审计让执行真正到位

“强制执行一直都挺困难的,尤其是被执行人是公司的案件,往来账目比较复杂,申请人对于财产线索很难掌握,即使费劲心思获得了一些线索,对于真实性也难以确定。”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界从业者告诉银柿财经记者,有些企业在陷入危机时,在债务危机爆发之前都会进行账目处理,甚至隐匿、转移财产,这样让案件执行起来难上加难。

对此,《工作指引》第八条规定:“被执行人拒不提供、转移、隐匿、伪造、篡改、毁弃审计资料,阻挠审计人员查看业务现场或者有其他妨碍审计调查行为的,执行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对被执行人或其主要负责人、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上述法律界从业者认为,这对于防范与发现被执行人隐匿财产等违法行为,让执行真正到位具有积极意义。同时,可能也会吸引更多律师自愿代理更多执行案件,帮助当事人让判决真正落地。

以往有些律师也会代理执行案件,但大部分律师因为知道执行案件难度太大,周期又长,投入时间与收入不成正比,所以对这类案件望而却步。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佳芸透露,传统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获取方式相对有限,主要涉及当事人名下的动产和不动产,如房产、车子、银行存款等。如果,法人组织的账目往来繁多,有些线索是由申请人提供且比较初步,需要执行局耗费大量精力去查证。以目前执行案件的存量来看,这是一个强度较高的工作。

银柿财经记者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2021年才刚过去13天,全国法院新收执行案件就已高达64.5万件,也就是说,每天全国法院要接收4.96起执行案件;而已结案件数量为7.89万件,相当于每天要结案6000多件。

为何现在才加入“审计”环节?

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纲要(2019—2023)》,《纲要》确定共计53项主要任务,既要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成果,也要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目前对于执行这个环节的法律法规越来越强调、重视与细化,也在操作层面出现了更多指导性的东西。

在上述法律界从业者看来,加入审计环节,对于执行申请人、律师与部分被执行人而言都是有好处的。“对于有诚信的被执行人而言,审计的过程就是帮他证明清白的过程。他可能是真的没钱,而不是‘老赖’。”

既然是多方受益的环节,为何现在才被加入被执行过程中呢?

徐莺莺认为,之前没有在执行程序中引入执行审计,主要考虑到审计机构查证权限不足,非专业人员看不懂审计报告、部分被执行法人或非法人组织不配合提供财务账册等原因。

“任何制度的完善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因过去对被执行人财产调查路径有限,逃废债的情形越来越多,社会有这样的需求,法律才会应运而生。同时浙江在总结温州法院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将审计手段与法律相结合,为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探索一条新路径。”李佳芸认为,温州的试点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一些成果。

李佳芸以温州中院发布的十大案例为例,其中有一个案例中被执行人涉及一家某村经济合作社,合作社被冻结的款项由老人专项资金、安置房余款、代收代付款、物业专项维修资金等组成。“如果把它所有的账面资金都冻结的话,那可能涉及社会稳定性问题。”李佳芸说,通过审计去进行甄别出代收代付款、专项资金等,就可以让这部分资金不予执行,让其他部分得以执行。

徐莺莺也表示,引入执行审计,让审计公司对被审计人的有无可供执行的资产、有无拒不如实报告财产、有无转移财产、有无股东及出资人出资不实、抽逃出资等内容进行重点调查。根据审计报告反映的被执行人财产情况,执行法院可以采取直接执行、期权执行、追加执行、终本结案等措施。同时,对发现的逃避规避执行的情况,依法予以罚款、拘留等司法惩戒直至移送相关部门追究刑事责任,可以更好地制裁被执行人逃避执行、抗拒执行行为,为后续同类执行案件起到有力震慑作用。

不过,张庚园律师把《工作指引》与最高人民法院施行的《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关于“可申请人民法院委托审计机构对该被执行人进行审计”的情形进行对比后发现,在《工作指引》中增加了“出资人出资未到位”“有必要利用审计方法查找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的其他情形”两项。

关于“可申请人民法院委托审计机构对该被执行人进行审计”的情形对比

“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浙江高院用的是‘出资未到位’,而最高院规定的是基于法定的出资瑕疵,也就是出资不实(例如虚假出资)、抽逃出资,最高法院规定的这两种情形是明显的违法出资行为。但浙江高院的规定里表述的是‘出资未到位’,在认缴出资背景下,可能是大多数公司股东都是‘出资未到位’的,因为在出资期限届满前可以不必实缴出资。”张庚园律师说,“因为法律允许认缴出资嘛,但是如果按照浙江高院的这个解读,连合法的认缴出资未到期的情形都可能要被审计了。”

张庚园律师建议,需要明确是在认缴出资期限届满而未出资到位的情况下,才可以对被执行人及其关联企业执行审计,否则话可能会有违认缴出资制度的制度设计。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