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2℃-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杭州主城区最繁忙派出所的24小时:全年不打烊的守护者 

2021-01-11 07:1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李攀 通讯员 甘露 李文 张佳慧

▲今日亲历 派出所24小时 视频拍摄:徐彦

祥符派出所指挥室,民警正在根据警情,调度警力出动。 记者 徐彦 摄

1月10日是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在浙江省公安厅,伴随着雄壮的《中国人民警察警歌》旋律,鲜艳的警旗冉冉升起。“很振奋也很自豪,我们有了自己的节日。”在场的民警说。

走进特警队、体验110接处警、感受“车检一件事”,绍兴、金华、衢州等地公安机关把警营开放从线下搬到了线上;入夜的杭州钱塘江畔流光溢彩,中国人民警察节主题灯光秀由此点亮……全省各地公安机关用各种形式庆祝这个神圣的节日。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来临前,1月5日至6日,记者来到杭州祥符派出所蹲点,记录下人民警察守护杭州城北的24小时——祥符派出所辖区面积和实有人口占拱墅全区近三分之一,年接处警总量近3万起,是杭州主城区最繁忙的派出所。

巡逻车8小时未熄火

1月5日傍晚4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让杭城温度降至冰点。当万家灯火点亮时,位于拱墅区花园岗街213号的祥符派出所里,一群刚上班的警察早忙乎开了。

一边端着餐盘狼吞虎咽,一边盯着屏幕上不断滚动的警情,巡防中队警长张鑫抓紧填饱肚子——16时到24时是他当班。派出所全年不“打烊”,民警们没有“996”,有的是“三班倒”和24小时值班。

1月9日傍晚,祥符派出所户籍大厅内,民警谢钧在加班。 记者 徐彦 摄

刚喝完最后一口汤,张鑫的手机里传出语音“您有一条新警情了”,提示声听起来像是收到了一条外卖订单。

张鑫麻利地将处警“八件套”缠在腰间,带我钻进了巡逻车。半道上,他和记者说起这个“连环警”,听起来有点复杂:女子卖给男子一部手机,男子检测后发现有故障,想要退款退货,两人争执不下。女子报警称被威胁恐吓,派出所给男子打电话调查,男子又怀疑民警身份,报警要求核实。

张鑫只好把双方约到一起,希望当面锣对面鼓进行调解。可一回顾起“剧情”,双方就开始在寒风中争吵,火爆到连周边的气温也随之升高。张鑫一边两面安抚,一边仔细翻看聊天记录,发现并不存在威胁恐吓,无需受案,于是现场当起“老娘舅”,平息了这场纠纷。

记者很佩服张鑫的耐心,这位30多岁的年轻民警说起话来,有种“饱经沧桑”后的沉稳。他一听乐了:“好脾气是7年的从警经历‘磨’出来的。”

为啥?祥符派出所教导员晋沛亮之前给记者算过一笔账:祥符派出所每年近3万起接处警总量中,治安、刑事类警情不到三成,大部分属于纠纷、求助类警情。也就是说,惊心动魄的事情很少,鸡毛蒜皮的琐事很多——有人在理发店剪发,对发型不满意,报警投诉;有人前脚买了理财产品,后脚又不放心,于是报警;男女朋友吵架,吵着要让民警来评理……

1月9日下午,祥符派出所巡防民警龚江洪(右)和辅警段志强(中)在处理一起纠纷时,向报警人(左)了解情况。 记者 徐彦 摄

许多事不在民警职权范围内,但也不得不管。“我们不过去,万一纠纷升级动手了,那就是我们的问题了。”张鑫说,处理纠纷类警情最忌自己也跟着着急上火,得想办法把辣味慢慢变淡。

不过,即便是像张鑫这样“和蔼可亲”的民警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前不久,有个小伙子因为情感纠纷在酒吧里和人发生争执。张鑫赶去调解,小伙子借着酒劲使性子,眼看无法激怒民警,他突然“小宇宙爆发”,一拳砸在张鑫脸上,结果因为妨碍警务进了派出所。

回忆完这段警情,张鑫的手机里又跳出新的“订单”:橡树园小区有人丢了钱包,一个商场里有人丢失物品,三宝郡庭有住户反映发生火灾……

有警出警,无警巡逻。8个小时,张鑫和我坐的巡逻车几乎就没有熄过火。

一个晚班,两起醉酒警情

有人说,看一座城市是否具有活力,那就看它是不是“不夜城”。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祥符派出所管辖的区域活力十足:这里有17个社区、74处写字楼、5个工业园区和17个大型综合市场,人口有26.5万。即使在冬夜,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流依然在告诉人们,这里发展的脉搏有多强劲。

当记者跟着张鑫回到派出所指挥室,已经是1月6日0时,迎面碰到前来交接班的辅警徐鑫和汤寅,一个“95后”,另一个“90后”,两个小伙子一对视,叹了口气:“晚班是最辛苦的,我俩在所里又是出了名的‘衰’,每次在指挥室里搭班调度、沟通联络警情,都有出不完的警,最多的一次,连着30多起。”

还有这样的事?记者摇摇头,不信。等到凌晨1时左右,看看安静的接警平台,我忍不住说了句:“不忙啊,也没什么事。”谁想5分钟后,“神奇”的事情果然发生——“您有一条新警情了”,提示声在大厅里响起,塘萍路一家火锅店里有人打架斗殴。记者跟着当班民警刘海国急忙赶到事发地,发现只是一桌人喝得云里雾里,饭桌上10小瓶白酒七零八落,一名女子醉瘫在地上。

碰到醉酒警情最让民警头疼,大部分案件的发生都是酒后冲动惹的祸。正像时下热映的纪录片《守护解放西》里一位民警所说:“人之初性本善,哪有那么多罪大恶极的人。”

火锅店里的这群人很幸运,碰上了经验丰富的老刘,他通过身份信息查到了其中一人的朋友,叫他来接,又安排一名辅警留下来看护,确保他们安全。

寒潮下的风冻得人直哆嗦,回到巡逻车上,老刘赶紧打开泡满红黑枸杞的保温杯“补肝”。他显然深谙中医养生之道:新陈代谢通常在凌晨前后最旺,不入睡则易生肝病。可只是喝口水的功夫,对讲机的警情通报又催着他出发——一个租客大半夜被房东突然断水断电,两个小伙子因为吃饭要不要“AA”的问题动了手……

谁也没想到,“收工”前的最后一起警情还是因为醉酒。来电求助的是120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有个老外喝醉酒倒在路边,说什么都不肯上救护车。我们一到,或许是老刘的警服自带震慑感,老外乖乖到了医院。可最后该怎么把他送回家又成了难题,老刘没有考过英语四六级,老外的中文也是“入门级”,压根儿无法沟通。

“介个办办啦(杭州话,意为怎么办)?”老刘急了,带着老外到上车点周边的小区挨个询问,谁也不认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没办法,一车人又折回派出所,安排他睡在接警大厅里。

几个小时后,老外酒醒了,看到墙上“Police”,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对着老刘一个劲竖大拇指:“Thank you”。

处理完5个警情,老刘双眼布满血丝,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挥挥手,回了句“No thank you!”,结束了这趟8小时晚班。

1月10日,浙江省公安厅举行仪式,升人民警察警旗、奏唱中国人民警察警歌,同时重温人民警察入警誓词。 拍友 周尔博 摄

警察不是“超人”

你们就这么走了?你们这样处理行吗?我的事怎么解决?记者跟着民警接处警,常常听到这样的“灵魂三连问”。其实,很多事情,警察一时办不了,或者压根儿没法办,他们是警察,但不是“超人”,就好比医生也不能包治百病。

一头白发的李新军是记者蹲点跟随的第三位民警,从警30多年,在所里人称“李叔”,也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他当的是1月6日的白班,“运气”不错,直到13时左右,才碰上点“像样”的警情:丰潭路旁有人报警说掉了个钱包。而且,报警人哭得不能自已。

警车加大油门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小区。小区监控室里,保安和先前赶到的辅警正围着帮忙查看视频。看到民警来了,报警的阿姨擦擦眼泪,仿佛看到了救星:“你来了就好,他们不行,都找不到我的钱包。”

“您先别着急,等我们查看视频,确认是遗失还是偷窃,如果是偷窃我们会受案调查的;如果是遗失,我们再看有没有人捡到。”“李叔”耐心解释。可视频来来回回拉了三四遍,还是没有一点线索,“您要不先回家里找找,看看是不是放在别的包里了?”

阿姨一听,脸上写满了不高兴:“都说有困难找警察,你们警察怎么连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

这样的埋怨“吐槽”,“李叔”碰到过不少。普通人一辈子能报几次110?报警人往往是在很无助的状态下才会报警,比如手机被偷了、钱丢了,都希望短时间内找到,但即使抓住了小偷,需要逮捕、录口供、审讯、追回赃物,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很多群众想要的,只是他内心需求的最后一环,为了最后一环,警察可能前面要经历九九八十一环。”李新军理解他们的心情,哪怕有委屈,有辛酸也自己忍着。

李新军能做的,是尽可能与报警人共情,站在他们的角度多为他们着想。好比说,假如是自己的朋友、亲戚发生这种事情,自己该怎么办?

所以当看到报警的阿姨不知道怎么挂失银行卡和身份证,李新军赶紧查询了银行的客服电话,又把派出所的地址和电话抄给她,换来些许理解。

巧合的是,离开这个小区后,“李叔”又接到两起物品丢失的警情——一个外卖小哥放在桌子上的外卖不翼而飞,房间里没有任何监控,他要赔给客户28元;一个快递员丢失了包裹,而存放的地方又是监控盲区。

前前后后丢失的三样东西,“李叔”都没有立刻找回。他说:“一时找不到不代表不会找,就算是1元钱的案子,我们也会尽心尽力的。”

整个祥符派出所只有50多位民警、300多位辅警,仅依靠这点警力和全力以赴的认真劲,去年辖区的刑事治安警情同比下降11.5%。

“我们付出多一点,群众麻烦就少一点”

1月6日18时,记者准备离开派出所时,发现接警大厅旁的办事大厅卷帘门还没有放下。按理说,窗口民警应该是固定时间上下班,这会儿还有谁在呢?

记者轻轻推开门,看到墙角的一个窗口前,有位民警戴着眼镜,脸都快贴到屏幕上,正在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着键盘。他叫谢钧,今年57岁,自从16年前调到祥符派出所户籍室,他就成了所里出了名的“不守时”民警——每天至少早到一小时,下班时间更是不固定,只会晚不会早。

“您好,我明天要参加一个考试,想打印一份户籍证明,能在这里办吗?”一个年轻姑娘急匆匆走进大厅。

“呦,您的户籍在外地,对方已经下班了。这样吧,您明早来,我第一个给您办,放心,一定能赶上考试。”谢钧承诺。

送走这位姑娘,谢钧才发现站在一旁的我。他说:“我们这个大厅每天要叫300多个号,有很多材料得在晚上抓紧录入电脑,传送给上级部门审批,这样群众才不会多等。”在他的座位旁,写着一句话:“态度决定一切。”谢钧告诉我,这是他从警以来最信奉的座右铭。

好不容易录完最后一份材料,我以为他终于要回家,可是谢钧拿起一本户口簿往外走。

前两天,有对80多岁的老夫妻来办户口迁移业务。大伯患阿尔兹海默症,大妈腿脚不方便,孩子又出门在外。谁也没有提要求,但谢钧答应今天把新证送上门。

跟着谢钧一路走,我发现他一直佝偻着身子,双手放身后,左手扣着右手肘,努力保持平衡。原来他患有严重的体位性高血压。这是怎样一种病?通俗一点说,一旦改变身体姿势,比如从站姿变坐姿,血压就会明显增高。

当敲开老人家的房门,绑着厚厚一对护膝的大妈看到谢钧着实有些意外:“那么远的路,你们也给送来了,真的是太感谢了。”

“您别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放下户口簿,谢钧又把自己的电话和派出所的电话号码交给老人,“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打上面的电话,最近天冷,您可要多注意身体。”

既然自己身体也不好,为什么还要自加压力?回去路上,我问谢钧。他说:“我们付出多一点,群众麻烦就少一点,就算他们口里不说,但也会记在心里,这就足够了。”

的确如此,谢钧曾帮助一位群众办理疑难户籍业务,时隔半年,或许再次用到户口簿时想起当初办理时的艰难,他给谢钧写来长长一封感谢信。

告别祥符派出所时,又是深夜时分,接警大厅里依然灯火通明,指挥室内的“派单声”依然此起彼伏,闪烁着红蓝色灯光的警车依然在闸机口进进出出。

和所有派出所一样,这是普通的一天、忙碌的一天,也是基层民警真实的一天。

即使在即将到来的属于他们的节日里,没有放假,有的只是重复的忙忙碌碌。

【浙江新闻+】

致敬“守护蓝”

李攀

今年1月10日,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

每当我们遇到危难、需要紧急救助时,总会首先想到拨打“110”。以1月10日作为人民警察节,体现出党和国家对人民警察队伍忠诚履职的高度褒奖和殷切期待。

安全感是人民警察送给人民最珍贵的礼物。建设平安浙江,人民警察作出了重要贡献。令人难以忘怀的是,疫情期间,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察民情、排民忧。警察群体牺牲多、奉献大,是我们身边可敬的人。我们虽然不认识他们每个人,但我们都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我们每个人。

警察节这天,很多公安民警仍然一如既往奋斗在各自岗位上。在向人民警察致以崇高敬意和节日问候的同时,我们要学习他们敢于担当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学习他们对理想信念的坚定恪守,同时也应该多以实际行动关怀他们,支持、配合他们的工作。

1月10日,以国家的名义庆祝这光荣的节日,褒奖这些为党和人民利益英勇奋斗的“守护蓝”,必将鼓舞和激励广大人民警察,并在全社会进一步营造尊重人民警察、爱护人民警察的浓厚氛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