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一场眼科医疗事故,会成为“院中院”模式倒下的第一张多米洛骨牌吗 

2021-01-08 17:35 |《浙商》杂志官微 |记者 冯麟然

近日,国内眼科连锁医疗行业龙头爱尔眼科(SZ300015),深陷一场白内障手术引发的医疗纠纷之中,因当事一方是知名抗疫医生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而受到市场广泛关注。虽然双方已就争议问题隔空多次论战,但至今尚无定论。

将爱尔眼科和湖南首富陈邦推向风口浪尖的是抗疫医生艾芬。

陈邦是爱尔眼科创始人。 爱尔眼科是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民营医院,一度被视为“民营专科医院的成功典型”,在民间更是拥有“眼科界茅台”的美誉。 在2020年疫情对医疗健康行业的催化作用下,爱尔眼科股价在下半年逐渐被激发出惊人涨幅,截至2020年底,市值超过3000亿元。 VCG11449423989.jpg

爱尔眼科创始人 陈邦

然而在经历了2020年逆势狂涨的高潮后,2020年12月30日,艾芬一条自曝在爱尔眼科接受手术后视网膜脱落的微博,迅速引发热议,爱尔眼科突然被浇了一盆冷水。

新年股市开盘首日,爱尔眼科股价大跌8.91%,市值一天蒸发约270亿元。

1月4日早上,爱尔眼科发布“否认责任”声明,艾芬随后呛声“避重就轻、推卸责任”,将双方的医疗纠纷推向舆论风口,爱尔眼科股价应声下跌。

一边是抗疫英雄、弱势患者,一边是湖南首富、高利润企业家,艾芬和陈邦的对峙,由此展开。目前双方各执一词,武汉市武昌区医调委正在介入调解这一事件。

湖北爱尔眼科

尽管爱尔眼科与艾芬的纠纷尚未达成共识,但这次事件通过这两天的发酵,二级市场上看多一方已迅速集结出手。1月7日,爱尔眼科股价大涨8.27%至77.40元,再创历史新高,市值达3190亿元,位于创业板第四位,仅次于宁德时代、金龙鱼和迈瑞医疗。

爱尔眼科是否存在“过度医疗”的行为尚无法判断,但是透过此次医疗纠纷却可一窥民营眼科医疗服务行业的生存扩张逻辑。

“院中院”模式完成原始积累

要更好地理解这场医疗事故,或许我们还应该先对爱尔眼科的初创模式有初步了解。

爱尔眼科的两位创始人陈邦和李力都是湖南人,两人分任董事长和总经理。 爱尔眼科屡次对外澄清,公司高管当中没有莆田人,但爱尔眼科起家依靠的恰是与“莆田系”一样的“院中院”模式。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莆田系”为代表的社会资本进军医疗市场,在各大医院开设“老中医”、性病门诊等。 及至九十年代,社会资本办医的口子打开,公立医院开始兴起“科室承包经营”模式。 “莆田系”进入高速发展期,承揽了皮肤科、男科等创收能力较弱的科室。
差不多在同一时期,陈邦也开始做起眼科医疗生意。 陈邦并无医学背景,17岁即已入伍从军,退伍后干过装修,倒腾过食品贸易,投资过海南房地产等诸多项目,但都没成功。
创业失败后,陈邦注意到,有人通过承包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眼科赚了大钱——自费买一台白内障治疗设备,放在六院眼科做白内障手术。 失意的陈邦嗅到了商机,认为抓住综合医院对眼科投入小的痛点,投资设备与医院合作这件事值得大胆一试。
1997年,陈邦掏出3万元积蓄作为首付,分期付款买回一台德国白内障治疗仪,和长沙市第三人民医院合作成立白内障治疗中心,这即所谓的“院中院”模式。
眼科疾病覆盖全生命周期,包括屈光不正、干眼症、视网膜疾病、青光眼、白内障等疾病。 视光(如配眼镜、OK镜、隐形眼镜系列)、屈光(含角膜屈光手术和晶体屈光手术)、白内障是眼科三大盈利来源。
“和其他专科相比,眼科对专业设备和医师的依赖性极大,需要大量资金进行支持。 而民营眼科机构可以通过连锁的模式摊薄资金压力,比公立医疗机构的优势更加突出,并因此成为专科医疗中最成熟的一条赛道。 ”一家私募基金医药行业研究员向记者分析。
陈邦切入这一广阔市场,如鱼得水,两三年便迅速完成原始积累。
好景不长。 2000年,国家监管部门开始对公立医院“院中院”进行整治。 政策的不确定性迫使陈邦不得不另谋出路。 2001年,陈邦收购长沙钢厂职工医院,创立爱尔品牌,自立门户。 此后,他陆续在沈阳、成都、武汉等城市开设分院,生意逐渐做大。

扩张背后隐忧浮现

事实上,爱尔眼科快速扩张背后依赖的是标准化复制。重金投入的设备,流水线式的手术,使爱尔眼科得以采用“分级连锁”的模式不断渗透扩张。

在组织管理体系上,爱尔眼科实行“双院长制”,一名院长相当于CEO,负责医院日常运营管理; 另一名院长主管医疗事务。
看似“集权”的管控之下,并非没有隐忧。
2002年末,原国家卫生部开始启动清理“院中院”,和莆田系一样,爱尔眼科的生意开始受到影响。
在爱尔眼科官方对外宣传中,陈邦于2000年开始谋划转型,2001年筹建首家自己的眼科医院,并陆续在长沙、武汉、沈阳、成都等地开设分院,从此生意风生水起。
不过,爱尔眼科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都在偷偷开展违规的“院中院”业务。
2007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在“中央政府门户网站”上发文,通报了卫生部查处12家医疗机构涉嫌违法行为的情况。
通报称,2005年11月卫生部接到群众举报,“长沙爱尔医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内蒙古等11省、自治区的13家医疗机构承租科室,开设‘院中院’非法行医”。 卫生部随即组织力量,于2005年12月28日开展统一调查工作,查实10省份12家医疗机构存在将科室出租给爱尔公司的行为。
就在卫生部展开统一调查的半个月前,2005年12月11日,安徽宿州出了一起重大医疗损害事件。 据卫生部当时通报,宿州市市立医院违规与上海舜扬春科技贸易有限公司合作,开展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还请了上海九院的眼科医师徐庆去宿州“飞刀”做手术。 当天一共做了10例手术,但因灭菌未达标,其中9名患者因感染,单侧眼球不得不被摘除。
此事引起卫生部高度重视眼科手术“院中院”的问题,加上有“群众举报”在先,长沙爱尔医疗公司的违规行为也被彻查。
当时有媒体到兰州市第一医院探访,发现门诊楼2楼租给爱尔医疗的科室早就被封,但玻璃门上“国内知名眼科专家主刀,准分子激光、超声乳化治疗近视、散光、白内障”等字迹清晰可见。

从眼科事故看爱尔眼科这个大牛

从中国卫生健康统计数据来看,眼科专科医院业务收入大幅提升,从2009年的37.56亿元提升至2018年的250.61亿元,同比增速维持在15%-30%;而目前眼科专科医院的整体占比只有眼科服务的20-30%,我们以25%计算,则中国眼科市场2018年约为1000亿元。

整体眼科市场的快速增长来源于国内近视率提升带来的视光及屈光业务增长、老龄化带来的白内障等眼科疾病治疗需求的增长以及消费升级带来的改善性需求。

爱尔的竞争对手是区域内少数公立医院和民营眼科连锁品牌,而这两者本身都存在一定的扩张劣势。大型公立医院受体制限制,市场化程度低,服务范围有限。民营眼科连锁品牌品牌力远低于爱尔眼科,部分在上市公司体内,大多则通过PE、VC融资,资金规模小且渠道单一,难以满足大规模扩张需求。

如此看来,爱尔眼科在眼科领域真正的竞争对手少之又少。

某证券公司医疗行业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这起医疗事故是普通的医疗事故,武汉爱尔是爱尔眼科体系中收入排前十的医院,年收入在5亿以上,每年的手术量在上千台,医院的实力是比较强劲的。

此次手术中患者本身的高度近视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爱尔的医疗方案在治疗过程中产生的风险倒不是第一诱因。因此目前来看,爱尔在管理上并没有看到很大的问题,医疗事故在各个医疗体系中都是存在的(各个因素综合所致),而爱尔将其控制在较低的水平(千分之二)。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