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1℃-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登广告发微博“叫板”苏泊尔,法院判巴赫公司商业诋毁赔偿300万元 

2021-01-08 15:01 |银柿财经 |高敏 通讯员 钟法

2019年,浙江巴赫厨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赫公司)起诉行业龙头苏泊尔“蜂窝不粘锅”专利侵权并索赔百亿元一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如今峰回路转,巴赫公司起诉苏泊尔一案被法院驳回后,2021年1月5日,苏泊尔起诉康巴赫商业诋毁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在判决中指出,巴赫公司并无证据证明苏泊尔公司专利侵权却发布不当宣传消息,对苏泊尔公司构成商业诋毁,赔偿300万元并原路径消除影响。

双十一前夕“控诉”苏泊尔侵权

“苏泊尔:感谢你,要不是你的模仿,无人知晓,蜂窝不粘锅,原创发明者是我。”2019年10月21日,《羊城晚报》A3整版刊出了这样一则广告,落款正是“KBH康巴赫”。广告最后附上了一个二维码,扫一扫便可跳转至巴赫公司官网上刊登的一份《声明》,内容包括“我公司发现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盗用康巴赫‘蜂窝不沾专利技术’并仿造、销售侵权产品,严重损害了康巴赫的合法权益……”

与此同时,微博用户名为“康巴赫官方微博”的账号上发布了8幅海报,使用“跳梁小丑”“浑水摸鱼”“李鬼”等措辞,矛头直指苏泊尔公司;并发起针对苏泊尔公司的两个微博话题。巴赫公司甚至在声明、微博中宣布,将举办“专利维权”新闻发布会。巴赫公司还把《羊城晚报》内容发布于微信公众号上。

巴赫公司刊登广告的这个时间节点很关键,时值“双十一”前夕,如此“商战”,苏泊尔公司不答应了,10月22日下午,以巴赫公司涉嫌诋毁商誉为由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前行为保全申请。

法院24小时内制止不当宣传

法院考虑到巴赫公司所主张的专利是方法专利,侵权判定需要在掌握苏泊尔公司的生产方法后进行专业比对才能确定,而且目前没有相应的司法判决或其他有权机关决定认定苏泊尔公司侵权。在这样的前提下,巴赫公司大规模开展上述宣传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苏泊尔公司确实侵权,且容易对苏泊尔公司的商誉产生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

当天,杭州中院即出具行为保全民事裁定书,要求被申请人巴赫公司立即停止可能影响苏泊尔公司商誉的不当宣传行为;并特地安排专人于当月23日上午,即巴赫公司“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将裁定书线下送达其住所地,保险起见,还同步进行了线上智能送达。

原路径消除影响并赔偿300万

2019年11月21日,苏泊尔公司正式提起诉讼,指控巴赫公司前述行为构成商业诋毁,索赔1500万元。

杭州中院经审理认为,巴赫公司所发布一系列信息的核心含义为苏泊尔公司侵害其专利权。但上述信息发布时,并无任何司法裁判或行政决定认定苏泊尔公司构成对巴赫公司专利权的侵害。相反,巴赫公司是在发布上述信息后才在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苏泊尔公司等被告侵害其专利权(该专利侵权诉讼后因专利效力稳定性问题被裁定驳回起诉)。

审理中,法院还注意到,巴赫公司所主张的专利权系方法专利,侵权判定一般需在掌握被控侵权方法的具体步骤后与专利方法进行比对方能确定,不能简单通过产品比对得出结论。巴赫公司并无证据表明在发布这些信息时已经知晓苏泊尔公司自行实施了相应方法,以及该方法的具体内容,进而可以完成比对并得出侵权结论。

另外,事实上,巴赫公司在提起针对苏泊尔公司等被告的专利侵权诉讼时,也并未提交证据表明被控侵权方法的具体内容,而是通过申请法院进行证据保全的方式来查明被控侵权方法。巴赫公司申请保全的对象并不包括苏泊尔公司本身,而是所指控的苏泊尔公司产品的制造商。这反映出,巴赫公司发布前述信息时,并不能确定苏泊尔公司产品的具体制造方法,遑论已可确定该方法侵害专利权。

与此同时,巴赫公司知晓苏泊尔公司并未自行实施相应制造方法,而是相应制造商在实施相应被控侵权方法,至于苏泊尔公司与各制造商之间的关系如何——属提供技术方案型委托加工,抑或苏泊尔公司仅为销售以被控侵权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的销售者不明。

在此前提下,杭州中院认为,巴赫公司即发布上述信息,缺乏事实依据,易对相关公众形成误导,使人误认为苏泊尔公司侵害巴赫公司专利权已属既定事实。巴赫公司所发布上述信息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制的虚假、误导性信息,对苏泊尔公司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造成损害。巴赫公司构成了商业诋毁,应当承担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结合苏泊尔公司的诉讼请求,并考虑巴赫公司实施商业诋毁所投入的成本和给苏泊尔公司造成的损失,杭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巴赫公司在《羊城晚报》A3版(整版)、“康巴赫官网”、“康巴赫官方微博”新浪微博、“康巴赫”微信公众号刊登声明,为原告苏泊尔公司消除影响(其中《羊城晚报》A3版整版刊登一次,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连续刊登不少于十五日;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核,逾期不履行的,法院将选择媒体择要刊登本判决内容,费用由被告浙江巴赫厨具有限公司负担);同时赔偿苏泊尔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300万元。

“维权”有边界,商战需合规。杭州中院指出,授予专利权的本意在于保护和激励创新,而非被当作商战的工具,更不应成为诋毁他人商誉的幌子。在日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强调自主创新的今天,指责竞争对手侵害专利权势必会对其商誉造成负面影响;如果这种指责没有确定的依据,极有可能构成商业诋毁,将需承担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