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3℃-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法官眼中的陪伴和孝道:我曾是你 你终将是我 

2021-01-06 11:3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张伟群 通讯员 孟焕良

微信图片_20201217173535.jpg

张师傅一家和母亲、妹妹拍下了第一张全家福。图据“浙江天平”微信公众号

我曾是你,你终将是我

我曾推着摇篮中的你,看尽春夏

也祈愿

你能推着坐轮椅的我,看夕阳,等暮夜……

这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浙江天平”上的一段话,写在一起老人赡养案之后。近日,省高院相关部门为本报梳理近年来本省多起典型案件,归纳了老年人赡养纠纷的几大类型,包括代际沟通不足、财产分配争议、再婚老人赡养“责任”不明、子女互相推诿等。

我们发现,当亲情来到法院的调解桌上,不都是冷冰冰的法律条文,更多的是令人泪下的人间百态。

沟通:找不回的童年 等不起的晚年

这是一个让办案法官热泪盈眶的案子。

老母亲到宁波市镇海区法院澥浦法庭起诉儿子,要求儿子与两个女儿一起分担对她的赡养。调解过程中,儿子说,法院怎么判我就怎么做,只要不见面;母亲说,把赡养费给了就行,不需要见面。经过调解员的努力,71岁的母亲和47岁的儿子坐在了一张桌子前。

儿子张师傅说起自己的身世,几次失声痛哭。母亲在他两岁左右就离开了家,等到他16岁才回来。尤其是9岁以后,父亲外出打工,留他在家独自生活,他一个人经常吃着半生不熟的饭菜,喝着生了青苔的水;衣服烂了没人补,大冬天浑身冻得青一块紫一块;还被人瞧不起,受到各种冷嘲热讽。

18岁后,张师傅外出打工,娶妻生子后,他的小家庭遭受过车祸、工伤、生病等灾难,母亲也从没帮衬过他。“那时候,我的母亲在哪里?”

母亲雷大妈在一边也不停地抹泪,说她也有难处。当年,雷大妈的婚姻是父母做主,并非自愿。后因家庭变故,她不得不离开年幼的儿子。14年后回归,面对对她没什么感情的儿子,她有点无措,也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弥补,母子俩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就连这次闹到法院,也是因为不知道如何与儿子沟通,只好走了“起诉”这步。

这次“被迫见面”是母子几十年来第一次敞开心扉,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对方心里藏着这么多委屈和无奈。“冰山”开始解冻,母子俩很快就赡养问题达成一致,最后案子撤诉。

这也是这个大家庭第一次聚这么齐,调解员安排人去把张师傅的两个儿子接过来,与奶奶和两个姑姑见面。尽管张师傅11岁的小儿子是第一次见奶奶,但一声声亲热的“奶奶”,让在场亲人都为之动容。他们拍下了47年来第一张全家福。

法官有话说:老人赡养案件往往并不复杂,但怕的是“赢了官司,输了亲情”。像这个案子,如果直接判决,结果毫无悬念,母亲会胜诉。但是,案子判决后呢?这对母子之间恐怕也只剩下赡养费了,他们的关系再也没有挽回余地。亲情缺失的童年很难找回,白发苍苍的晚年也无力等待。这两个问题都投射到同一个词——陪伴。多花点时间,多努力沟通,也许心结就会就此打开,避免亲情走偏。

微信图片_20201218143739.jpg

财产:房子为什么留给外人

嘉兴市南湖区法院审理的这起案子比较具有代表性。

多年前,董先生和妻子离婚,父女为此产生隔阂,女儿一气之下和他将近8年没有来往。由于身体不好,独居的董先生找了个保姆,保姆的细心照顾让他得到很大宽慰。

去年,60多岁的董先生自知时日无多,决定将自己名下这套100多平方米、价值约100万元的房子赠与保姆,还订立《遗赠扶养协议》。后来,董先生又通过电视台、书写书面遗嘱等多种方式,多次明确表示将房屋赠与保姆,并解释作出该决定的原因。

董先生去世后,他女儿多次驱赶保姆,保姆遂诉至法院。女儿说,她在得知父亲生病后即履行照料义务,负担了部分医疗费、日常开销、身后丧葬费等。她对保姆手中的《遗赠扶养协议》提出质疑,还提出,这套房产还涉及另一继承人——董先生87岁的老母亲,如果房屋赠与保姆,保姆应保障其祖母的赡养。

近日,案件有了结果——保姆补偿董先生女儿15万元,补偿董先生母亲10万元,房子归保姆。

法官有话说:案件背后,又是一位缺乏亲情陪伴的老人。如果女儿没有缺位那么长时间,这件事也许就不会发生。《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五十八条规定,自然人可以与继承人以外的组织或者个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该组织或者个人承担该自然人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有扶养需求的老年人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更有利于充分保障他们的晚年生活。

微信图片_20201218144358.jpg

法官与老人子女沟通。

再婚:共度半生 各回各家

今年9月,一对老人相互搀扶着来到衢州市衢江区法院的调解室。他们是夫妻,也是一起离婚案中的原、被告,老爷爷89岁,老奶奶84岁。看得出他们感情很好,在调解室门外上台阶时,他们几乎同时伸出手去搀对方,连承办法官都觉得他们不应该离婚。

他们是一对半路夫妻。老奶奶早年和上一任离婚,老爷爷中年丧偶。因为有共同语言,他们带着各自的子女重新组成家庭。3个子女成年后,又各自有了小家。

随着年岁增长,两位老人无力再照顾自己和对方。去养老院住了一段时间,也因故搬离。就两位老人的养老问题,双方子女曾多次协商,但都不愿同时照顾两位老人,为此还产生财产纠纷。虽然法官和调解员多次调解,但两位老人想来想去,觉得再在一起难以解决现实问题,最后还是决定离婚。

那天庭审结束,双方子女退出法庭后,老爷爷拜托法官,将自己积攒的3万元存款全部交给老伴,老奶奶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最后只好由法官替他们做主,两人一人一半。

“与你共度的朝朝暮暮永留心底,让我们一起回味走过的人生岁月。”说完这句话,这对曾经的老夫妻手拉手走出法院,黯然分手,去往各自子女家中。

法官有话说:近年来,再婚老年人离婚案件渐渐多了。当子女展翅离巢,独身的老人变得更加需要情感慰藉。但现实中,很多子女不愿接受父母的“夕阳情”——担心父母再婚后影响自己的继承权,害怕增加赡养负担。由此对父母的婚姻横加干涉,给老人们造成痛苦。为人子女者,应该多站在父母的角度考虑问题,真正从内心深处给予关爱,让他们拥有健康快乐的情感世界,安度晚年时光。

推诿:多子未必多福

杭州市萧山区的刘奶奶年过八旬,育有二子二女。可是4位子女却对老人的日常居住、生活费及医疗费等问题一直相互推诿。经法院调解,刘奶奶和子女达成调解协议:刘奶奶居住在二儿子王乙(化名)的附房,由大儿子王甲(化名)每月支付给王乙房屋租金150元;刘奶奶的医疗费由4位子女分摊。

判决生效后,王甲以弟弟提供给母亲居住的房屋太破为由,拒不给付房租。王乙多次催讨无果后,申请强制执行。在王甲玩起失踪后,法官找到了王甲的儿子小王,通情达理的小王做通父亲工作,带着父亲来到法院。

“你妈几岁生的你?她一共养了你多少年?”“还记得你第一次上学、第一次生病时的场景吗?”“你也是当爹的人了,养小孩一年的成本是多少?孩子生病了,你心里着不着急?”法官抛出的一连串拷问直击心灵。

“有妈的地方就是家。老母亲现在八十多岁,你又有多长时间能陪伴她呢?”法官告诫王甲,为人父母,应当以身作则,做好表率,父母的言行举止,孩子可都看在眼里。法官还严肃告知王甲,法律面前无儿戏,不履行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将承担严重的的法律后果。

这些话打开了王甲的心房,他真诚悔过,不仅积极履行义务,还写下检讨书,表示今后一定会好好赡养母亲。

法官有话说: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不仅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法律对每一位公民的基本要求。法律是冰冷的,亲情却是温暖的,赡养老人是爱的延续,不应该被看成一种负担。每个老人,都是未来的一面镜子,善待老人,就是善待自己。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