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15℃-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杭州小黑诸鸣”“钱塘丰子沈国峰”…… 抖音网红导游背后,是一位旅行社老总的成功转型 

2020-12-29 20:49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浙江省旅行社协会导游分会秘书长,从去年8月开始,她兼职做起了“导游主播背后的操盘手”——旅游主播经纪人。一年多的时间,孙燕兰已与省内“杭州小黑诸鸣”、“钱塘丰子沈国峰”、“杭铁头”等多位网红旅游主播签约;省外,孙燕兰还有“泰山娟姐张娟”、“北京宙斯”等头部主播。

今年12月11日,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共同组织“文旅筑梦·西行记”文旅帮扶公益团队出发“西行”,除了探访东西部帮扶成果外,还邀请省内网红带货达人加入一起做公益活动。作为浙江省旅行社协会导游分会秘书长,孙燕兰与全国优秀导游员、国家导游技术技能大师诸鸣(下简称“小黑”)及国家高级导游员刘进进(下简称“进进”)一起加入了西行队伍。五天时间,本报记者跟访了孙燕兰及其主播直播前后的行程,也看到了一个旅游人在疫情常态下的转型思变。

疫情常态下旅游主播

能“拼”才有机会红

孙燕兰的公司位于滨江某家科技园区,公司内共有二十余人,一部分负责旅游主播们的内容维护;另一部分负责电商选品。办公室被打造成极简风格,一眼看过去,占比最多的是各类书籍及办公电脑。“我想给签约主播和员工有属于专业经纪公司的‘仪式感’。”

和业内其他经纪公司相比,孙燕兰的公司很新,今年8月才建成;规模不大,除专业电商人员外,工作人员此前几乎都是一线导游。在员工们自己看来,他们已经属于“最幸运的一批人”:有公司帮缴社保、发工资,干得好还有机会参与网红达人的直播内容创作。孙燕兰还鼓励他们每个人都参与视频创作中,只要肯学习,都有机会“露脸”。“公司里有个小姑娘,原来是杭州地接,今年一直待业中,8月在朋友圈刷到我的招聘上班。因为没有专业技能,一开始只能在公司打杂,或接送各个签约主播。车上等候红绿灯的时间里,她会和主播们积极‘偷师’,大家也愿意教她。因为偶尔能在小黑的抖音直播里露脸,她吸引了观众注意。11月,她顺势在抖音上开了号,现在有5000多名粉丝。”

从早上九点到凌晨一点,孙燕兰每天都要看主播们当天的更新内容:当日视频有无“爆点”、主播动作或面部表情是否不妥、视频下方评论热门有哪些……都是她与团队“复盘”的重点。因为长期过劳加焦虑,今年孙燕兰体重狂涨40斤。“我老公开玩笑说,你现在挺像杨天真。”

孙燕兰告诉记者,小黑学建筑机械出身,后来自考大学学习法律,毕业第一份工作是烧窑,也做过武警,他最大的本事能把听来、学来的理论融合后“自成派系”;山东网红导游、高级中文导游“泰山娟姐”,原先从事推销工作,大大咧咧,抖音号里全是“妈妈粉”;30岁上下的“普陀山小帅”,吃素斋,听禅音,想去普陀的游客都爱看他……

“导游主播的人设,和他们的生活经历分不开。虽然各有特色,但是每个成功的主播,都有一个共同点:肯拼肯学。”孙燕兰举例,“小黑”不管每天有多累,都会保证两小时看书学习的时间,这也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不断学习,才能不断在镜头前抖‘新梗’,才有可能红。”

接地气的旅游直播

才能真正吸引关注

今年是孙燕兰入行的第17年,从业期间几次“主动转型”让她获益匪浅。2008年,孙燕兰选择创业,2016年又去途牛“试水”;2018年,她又跳槽至浙江力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做智慧旅游;2019年8月,孙燕兰从力石离职,进入一段漫长的思考期。

回顾这段“折腾”期,孙燕兰很感恩,也并不后悔。“在途牛,我学习了在线旅游平台(下简称“OTA”)玩法,也明白了传统导游和OTA只不过是旅游产品的‘货架’;做智慧旅游,我又积累了和政府及头部企业打交道的经验。”

2020年初,因为疫情,孙燕兰决定入局直播行业,并邀请小黑成为第一位合作主播。

孙燕兰的决定得到家人及朋友的全部支持。受疫情影响,小黑等金牌导游的收入只有去年同期的约10%。一方面,疫情冲击下,靠带团数量取胜的传统导游已经处在“生死一线”;另一方面,薇娅、李佳琦等主播的刷屏,抖音短视频的崛起,让孙燕兰等人看到技术平台变革带来传播方式的改变。“传统导游的世界其实根本接触不到这些东西,我们先去做做看,给自己留条路。”

无意中的“转型”,让孙燕兰有了意外收获。

今年2月,小黑开设抖音直播。而孙燕兰的工作则从原来的研究游线、做文案,变成了琢磨各大平台“玩法”。连续刷完几场薇娅直播后,她决定摒弃直播业五分钟带货节奏“定式”。“导游不能做叫卖式直播。短视频、直播是紧贴观众的,观众想从导游这里看什么?旅游科普,或者对当地旅游团、旅游商品的‘打假’。”

10月24日,小黑抖音上一条因“花式劝游客别乱买景区特产”的短视频在网络上走红,获赞53.6万。这条短视频被孙燕兰作为导游转型的示范案例,也让孙燕兰对于接下来打造“主播天团”更有信心。

想转型的旅游人

不妨来试试

“旅游主播,就是平民明星。一定要贴近当地生活才能吸粉。”如今,孙燕兰仍在招募亟待转型的浙江导游。对于想与她合作的导游,孙燕兰期望,他/她最好是浙江人,会说方言,有“干货”,还要有性格特色。至于颜值,孙燕兰没有太多要求。在她看来,“只有一张漂亮的脸根本没用,不到两年就会被淘汰。”

依据原来在OTA及智慧旅游领域的工作经验,孙燕兰对于网红主播们提出一个新要求:利用短视频形式,成为“旅游消费组织者”。

什么是“旅游消费组织者”?“很简单,就是薇娅、李佳琦那样的买手。但我们卖的不是商品,而是推介当地游线或文旅产品,或由主播组织的精品团。我们不是快节奏推销,而是和观众分享旅游心得及玩法。”

抖音,是当下直播业的一个端口,却不会是终点。对于孙燕兰而言,她签约的旅游主播必须要找到自身亮点,保证自己有“第二赛道”。比如有资深旅游经验的,退播后还可以去开设直播课,教新生导游怎么带团;有电商敏锐性的,可以转型带货。明年,孙燕兰还想去挖掘刚从旅游学院毕业、有意向从业直播行业的新人。“直播业在迭代,而我们永远需要新面孔。”

下一次转型,会是几年以后?“我不知道,”孙燕兰表示,“我最擅长和最理解的就是旅游,旅游是什么?不就是记录美好生活吗?对于现在的旅游人来说,直播和旅游是相通的。”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