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杭州滨江富阳“走亲戚” 特别合作区如何进阶?
杭州滨江富阳“走亲戚” 特别合作区如何进阶?

挂牌一年多,杭州高新区(滨江)富阳特别合作区(以下简称滨富特别合作区)站上新高度。

从最近一场“走亲戚”中可见一斑。日前,富阳党政考察团赴高新区(滨江)考察,富阳区委主要负责人提及,要“全力加快滨富特别合作区建设,为全市、全省提供更多的合作经验、实践成果和发展支撑”。

作为全国仅有的3个特别合作区之一(另两个是广东省深汕特别合作区和江苏省宁淮特别合作区),滨富特别合作区自带高端研发、先进制造的“双重基因”。

在浙江锚定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方位之后,尤其是浙江省第十四届七次全会、杭州市委十二届九次全会先后提及,支持高新区(滨江)、富阳成为城西科创大走廊联动发展区后,滨富特别合作区这场区域协同的“浙江实验”,将如何进阶?

对标深圳苏州

发展核心制造大有可为

富阳去滨江“串门”,共考察2家企业,分别是矽力杰和宏华数码。这两家企业,均已入驻特别合作区。

今年3月,特别合作区打下“第一桩”,多个工业项目集中开工。其中,宏华数码项目明年7月份或可投产,正泰集团智能制造项目正在申报省重大项目。

无一例外,这些项目不仅均为新制造业项目,且均为核心制造。

在滨富特别合作区管委会主任谭建军看来,发展核心制造,在浙江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中主动承担支撑作用,是特别合作区发力方向。

对标广东深圳、江苏苏州,杭州尤其是滨江核心制造的问题亟待破解。 

“滨江的高科技企业研发到一定阶段,需要生产基地来配套。”谭建军说,以往,滨江研发企业往往是找深圳、苏州等地的企业代工,因为在这些地方,研发成果能够迅速实现产业化,制造生态十分完善,对全国乃至全球形成了制造业的“虹吸效应”。

如果不主动承接当地研发企业的核心制造项目,长此以往,研发端也极有可能像代工一样,一并流向其他区域。“这些搞研发的企业,一定会面临产业化的需求。”谭建军曾与不少企业交流,发现研发企业储备项目多、用地需求大,很多在滨江难以解决产业化空间问题的,面临着外流的风险。

可见,具备高成长性的研发企业,既是发展核心制造的存量、更是增量。特别合作区,为这些核心制造提供了承载空间,为滨江、富阳乃至浙江发展核心制造,孕育了一片追梦之地。

在浙江,类似从研发到生产的转化,已有实践范例。比如,在2014年,从滨江向桐庐布局的海康威视,自带产业伙伴和市场,在当地带动建立智慧安防小镇,成为了浙江数字安防这一标志性产业链的重要一极。

坚持“一盘棋”

保持定力争做全省引擎

滨江和富阳在同一片土地追梦,有一个关系需要厘清:位于富阳的特别合作区发展核心制造,承接的是滨江的产业溢出吗?

当然不是。“溢出代表着产业梯度转移,滨江显然不存在这个问题。”谭建军认为,高新区数百亿规模的规上工业增加值中,高新技术产业占比达到98%以上,在细分领域抢占了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的前端。

因而,富阳承接的不是滨江的产业溢出。对于滨江尤其是富阳而言,共建特别合作区面临的挑战,是能否用好杭州市及浙江省给予的巨大支持,努力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引擎,带头形成“全省一盘棋”的制造生态,立足现有空间优势,抢占制造生态的制高点。

这样一个制造生态模型清晰可见。“企业都希望管理半径越小越好。”谭建军认为,大量企业在滨江布局研发端,可以在管理半径半小时的特别合作区布局核心制造;在管理半径一小时的桐庐、德清、嘉兴等地布局供应链,包括代工厂和元器件等。

在此基础上,形成一个由核心制造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协同的制造生态。如此,便能为浙江4个世界级集群和15个优势集群,打造一个完整产业链,助力浙江逐步实现2035年基本建成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目标。

放在更高层次的战略目标审视,特别合作区还能与城西科创大走廊发生非同寻常的化学反应。在谭建军看来,滨江、富阳与城西,在研发、制造、应用上各有千秋,促进创新链、产业链和服务链“三链耦合”,将探索出更多产业融合、生态融合的未来。

当然,特别合作区发展核心制造,需要拿出极强的战略定力。毕竟,滨江数字经济虽然起步早、发展快,但也足足用了30年,才围绕网络基础设施、互联网、物联网三大重点领域,打造出了一条数字经济全产业链。

锚定核心制造之后,进阶之路任重道远。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