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权威统计显示:“全面二孩”背景下浙江出生人口仍呈下降趋势
权威统计显示:“全面二孩”背景下浙江出生人口仍呈下降趋势

网络资料图

近日,省统计局、省发改委联合发布了题为《浙江人口结构及其变化趋势分析》的报告。报告指出,新时代浙江人口发展形势正加快转变,面临出生人口下降、人口流动分化加剧、人口老龄化加速、城镇化比例持续提高等诸多新形势和新特征。在今后一段时期,这些趋势可能进一步加剧。

其中,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背景下,报告所提及的“面临出生人口下降”新形势引起较大关注。

数据显示: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后,浙江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都有大幅提高,但生育高峰期很快于2017年到来,早于政策出台时的预期。浙江2017年常住出生人口达67万人,粗出生率为11.92‰,2018年开始常住出生人口明显回落。同时,自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以来,浙江的二孩出生比例在明显提升后趋向稳中有降。根据计划生育统计报表结果,2017年浙江二孩出生率达到53.37%的历史新高,但2018年就下降到50.09%。

这一新趋势出现的原因是什么?浙江近年来是如何应对的?为此,记者采访了省内相关专家。

“出生人口下降,是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现状下,多种因素综合造成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副院长王新宇告诉记者,根据浙大妇院多年来监测全省分娩机构数据情况来看,有一个趋势已经较为明显:在城市或者经济状况较为发达的农村地区,生育率相对较低,更多的年轻父母倾向于选择不生第二个孩子,甚至不生育。

从报告看,重新回到适度生育水平难度巨大的原因包括:一、育龄妇女规模减少。近年来,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生育规模逐年下降,目前的育龄妇女(15-49岁)人群自身大多为独生子女一代,受当年计划生育政策影响,其人数呈现逐年减少的趋势,其中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20-29岁)相当于俗称“90后”群体,其人数也明显减少。

二、生育意愿较低。调查显示,浙江省育龄女性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65个,比全国平均水平低0.14个。

三、生育成本巨大。根据全国生育意愿调查,经济负担重成为育龄妇女不再生育的最主要原因,其中,浙江省的比重虽然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也达到了46.9%。此外,几乎所有的被访者都认为学前教育支出对他们来说负担较重。而对于双职工家庭而言,子女照料和家庭服务严重依赖家庭代际支持。

综合分析,王新宇认为生育率下降和工作节奏快、生活压力大、抚养孩子成本越来越高等不无关系,加之老龄化程度正在上升,有没有老人能够帮忙照看下一代,也成为令人们焦虑的主要因素之一。

2017年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也呼应了这一点: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原因包括经济负担重、年龄太大、没人带孩子、养育孩子太费心、夫妻身体原因等。

老龄化也是“绕不开”的话题。根据报告显示,由于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婴儿已逐步进入老年期,浙江低龄老年人口规模和比重明显扩大。2019年,60岁及以上常住人口比2015年增加269.8万人,年均增长6.3%,比2010-2015年这5年间的年均增速(4.3%)高2.0个百分点。

为了应对老龄化趋势,“全面二孩”政策在2016年随之“落地”。

政策开放后不久,王新宇就曾参与了一项关于“二孩政策开房后出生率下降”的调研;在她看来,浙江省为了推进“全面二孩”政策,曾经做过不少努力。包括去年年底,浙江省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也正是为了缓解二孩家庭的托幼焦虑。

“医疗机构也在尽可能做出努力。”王新宇说,作为省级妇产科医院,浙大妇院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前期,就已经改造出一整栋产科大楼;而在全省各级各地的相关医疗机构内,全面科学的健康教育也正在积极推行。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