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9℃-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这个制度来了!浙江探索个人破产 不用再父债子还了 

2020-12-04 17:5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宏 钱祎

timg (4).jpg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昨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浙江法院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类个人破产)工作指引(试行)》(以下简称《指引》)。

《指引》的发布,意味着个人破产制度开始在浙江全省正式探索。

这件事将影响深远。

不用再苦恼父债子还、夫债妻还

说到个人破产,你会想到什么?

不少人想到的,可能是倾家荡产,因此对它充满恐惧。

昨天省高院发布的一些案例,却揭开了它的另一面。

已阅君讲其中一个案例。

遂昌县有个人,姓蔡。他曾差点被逼上绝路。

原因是妻子经商失败,背负巨额债务不说,离婚之后又一走了之,从此杳无音信。

这些钱就得蔡某来还。

他四处借债,又变卖家产,但根本还不清。

结果官司缠身,他成了法院的“常客”,一年多点时间,就“积累”了5份判决书和1张调解书;还背负巨额债务,总额一度达到235.6万元,利息还在不断增加中,已经到了永远无法还清的地步。

财产早已变卖一空,每个月工资发下来,还会被扣留。

经历过个人破产的一系列程序后,债主们同意他只需偿还40.7万元。

看到蔡某的债务不再是个“无底洞”后,亲友们给他凑了10万多元,一家银行也给他提供了30万元贷款。

timg (3).jpg

在偿还掉这笔债,并且度过为期5年的行为限制期后,他就能重获“新生”,像普通人一样重新过上正常生活;债主们也不用手拿欠条,却看不到兑现的一天。

社会上,这类情况其实不少。

银行给企业发放贷款时要求企业家个人提供连带担保,一旦企业经营不善,他们将终生背负债务;有些人是企业的股东,当企业倒闭,负责人提供不出账册,结果却要承担无限责任。

个人破产制度实施后,诚信债务人将有机会得到债务豁免,不用再苦恼父债子还、夫债妻还了。

在昨天省高院的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介绍了为什么要推进个人破产制度的原因:给“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一个脱离债务枷锁、东山再起的出路。

对这件事,省高院作了如此表态

债务都可以减,于是一个问题就来了:这个制度,会不会被“老赖”钻了空子?

社会对此普遍担心。

昨天新闻发布会上,省高院副院长徐建新表态:债务人若利用此项制度进行逃废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他还说,出于这种担心,在个人破产的制度设计上很关注打击逃废债。

个人破产,并不是想破就破,指引的规定极其严苛,要“过四关”。

第一关”是申请人自己的行为。

从法院受理申请那一天起,至程序终结之日或者债务人行为考察期满之日,他不能做很多事,比如说坐飞机商务舱、头等舱、旅游、度假、让孩子就读贵族学校等。

光这部分,指引就规定了9大类。

他还要向法院书面报告财产,范围包括本人、配偶、未成年子女、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申请之前两年内,财产如果发生变动,也要详细申报。

这方面又分好多类。

他还有参加债权人会议,接受质询等一系列的义务。

如果不能遵守,那就不可能获得此机会。

第二关”是法院指定的管理人。

他们一般是执业律师、执业注册会计师,或者政府部门的公职管理人。

管理人要全面调查核实他的财产,内容涉及范围极广,在必要时,甚至对他近亲属的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有关情况进行调查。

如果管理人发现任何不诚实的行为,整个程序就会终结,法院则会恢复执行。

去年,台州的黄某所在的村里,曾经向村民分过红,黄某没向管理人报告这事,结果被管理人向台州中院提请终结程序,债务清理失败。

timg (5).jpg

第三关”是债主们。

债务清理的方案,必须得到债主们的同意。

乐清的钱某、杨某夫妇就因为债权人会议通不过债务清理方案,程序终结。

如果债务清理方案没同意免除剩余债务,还有“第四关”:行为考察期。

期限五年。

这五年之内,如果被发现有高消费、旅游、度假、住三星级以上酒店等行为,可能会导致程序终结,法院继续恢复执行。

如果被发现有隐匿财产等行为,来骗取获得个人破产的机会,那后果更严重。

发布会上,徐建新这么表态:“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债务人,要坚决通过强制执行制度实现债权。

下一步怎么走?发布会上透露了这件事

昨天的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首次透露:浙江省高院正在积极推动个人破产的地方立法

在解释为什么指引的名称上用的是“类个人破产”时,他说,我国还没有个人破产法,法院不能突破法律,所以这份《指引》不是个人破产立法,仅是法院内部工作指引,下一步将提交省人大进行地方立法。

虽说只是寥寥数语,却透露了浙江个人破产制度下一步怎么走的可能方向。

从去年以来,有关个人破产制度,就一直受人关注。

从国家层面来看,有这些信息:

2019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首次提出研究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2019年7月16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出台《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明确提出要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今年5月1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中要求“健全破产制度,改革完善企业破产法律制度,推动个人破产立法”。

在这种背景下,曾有人讨论过,可以先等国家出台个人破产法,然后地方再用出台相关实施意见的方式,来推动这项制度。

timg (8).jpg

之后在前段时间,深圳市出台了《个人破产条例》。

这也由此引发了地方立法是否能先行一步的想象空间。

因此,昨天发布会上浙江省高院相关负责人透露的这件事,相当值得关注。

除了推动地方立法之外,省高院相关负责人还讲了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在全省推进个人债务集中清理工作,在法院内部尤其是要加强执行部门与破产审判部门在人员、财产申报、查控、处置等方面的衔接配合;通过府院联动机制平台,探索发挥政府相关部门在个人债务集中清理中的公共服务职能作用,推动配套制度的完善,如公职管理人、专项资金、财产信息查询、信用联合惩戒等。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