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4℃-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现场 | 杭州高新:实控人“失联”之后 

2020-11-27 16:41 |银柿财经 |吴美花

11月26日,杭州高新(300478)的厂区车间,产品在入门处高高摞起,车辆在门口进进出出,显得平静有序。不过,记者发现门口的安保似乎都绷着一根弦,都很严格,一辆物流车试图不登记就进入厂区,被门口的保安喝了下来。

三天前的11月23日,杭州高新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失联的提示性公告》,表示公司“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吕俊坤先生取得联系,其处于失联状态”,“公司尚未能了解到吕俊坤先生失联的具体原因”。

门口的安保人员已经知道实控人吕俊坤已失联,但对他们而言,现任老板是李湘江。李湘江是吕俊坤辞任后新上任的董事长,其另一身份厦门万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任湖畔万村(厦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后两个身份都与吕俊坤控制下的万人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杭州高新工厂门口还贴着招聘信息

“吕俊坤辞职后就没来过这里了。”杭州高新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银柿财经记者,吕俊坤以个人原因为由辞职,当时并未显示出有异常迹象。该工作人员说,当初吕俊坤收购杭州高新时,他们也前往万人集团厦门总部进行过考察。“当时感觉万人集团在房地产、教育板块做得不错,也很有企业文化,整体包装得很高大上。”

据他回忆,吕俊坤入主杭州高新后,还将万人集团的宣传手册给每位杭州高新员工都发了一份。在与记者聊天的安保人员眼中,这位新老板的资金实力比上一任强。

“上一任”是高长虹。杭州高新2015年6月在深交所上市,仅仅3年多时间就遇到了资金问题,以吕俊坤为代表的新资方通过一系列资本操作,间接获得上市公司15%股份,同时承接由高长虹导致的上市公司债务。作为交易,高兴集团、高长虹与吕俊坤、万人中盈签订了承诺协议,放弃表决权。2019年9月29日,吕俊坤成为杭州高新的实控人。2019年11月初,吕俊坤出任杭州高新董事长。但一年的任期都还没有到,吕俊坤已于2020年9月11日提前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但按照11月23日的公告,吕俊坤仍然合计控制杭州高新31667378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5%,依然是公司的实控人。

上述证券部工作人员透露,吕俊坤对杭州高新还是注入了不少精力的。“虽然他不像前实控人高长虹是本地人,但两个人一周花在上市公司的时间是差不多的。高长虹是每天都来,但一天下来也待不了几个小时;吕俊坤虽然一周待2-3天,但整天都会在。”

与高长虹不同的是,吕俊坤在上市公司发展战略之外,对公司经营管理上的琐碎细节也会比较关注。吕俊坤控制杭州高新后,后者的生产经营、销售模式细则都有了细微的变化。 “连办公室门口有脏东西,他也会管的。”该工作人员坦言,吕俊坤虽然年轻有为,比较好说话,但新老管理团队其实刚刚过了磨合期,没想到就出现了眼下的新状况。

吕俊坤上任后,对杭州高新发展战略上具体做了哪些调整,银柿财经未能获得更多信息。但从杭州高新的业绩表现来看,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杭州高新的销售毛利率首次出现低于竞争对手德威新材、万马股份的情况,且应收账款明显升高。这一点或能说明吕俊坤在销售策略上作了较大的变动。

吕俊坤此前并未接触过杭州高新所处的电线电缆行业,先从销售策略上下手改变经营状况也是容易理解的策略。

对于吕俊坤为何突然失联,杭州高新方面表示不知情。他们是11月初才了解到失联的情况,至于为何到23日才发出控制人失联的公告,公司给出的理由是“之前不能确定公告发出后有可能造成的影响”。

在23日发出的《关于实际控制人失联的提示性公告》中,杭州高新表示,目前吕俊坤的失联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和管理稳定性造成影响。因吕俊坤于今年9月11日已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不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与管理事务,“作为股东身份,顶多也只会出现无法参加股东大会等一部分状况”。

但现实境遇可能比公告复杂得多,事实上,实控人失联可能导致上市公司资金链紧张或变更新的实控人。无论是哪一种后果,都不是眼下的杭州高新能轻易闯过去的。

11月26日上午,杭州高新收到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关注函要求杭州高新就“吕俊坤失联及可能涉及的相关债务问题对公司财务及生产经营已产生及可能产生的影响”等事项进行核查并作出说明,并于11月3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并对外披露。

公开资料显示,吕俊坤为“80后”,与其哥哥吕俊钦于2015年创建万人控股集团。从该网站可知,万人集团极为注重企业形象的包装,拥有自己的形象代言人,一位被描述为兼具歌手、演员、导演、制作人身份的全栖艺人云卉, 还有自己的吉祥物“万万”,每年举办的年会都流光溢彩。

图片来自网络

吕家俩兄弟不仅善于包装公司,对于个人形象的包装也极为重视。在吕俊钦的个人简历中,他16岁就已尝试涉足互联网领域。按时间算,吕俊钦16岁时是1995年,微软的Windows95操作系统刚刚诞生,还没出现四大门户网站、百度与阿里。吕俊坤则曾获第七届“国家金桥奖”先进个人,该奖项是奖励全国技术市场中做出突出成绩的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和优秀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吕俊坤的获奖理由是首创茶行业OAO经营模式。

不过万人集团官网现已无法打开。比较蹊跷的是,该官网内容被整体迁移至一个名为“豪科集团”的网站,在该网站“关于豪科”的栏目中《总裁致辞》一文中,文末署名为豪科集团总裁吕俊坤。但银柿财经未能通过“天眼查”“企查查”等平台搜索到豪科集团的任何信息。

杭州高新于2015年上市,处于为电线电缆行业配套的线缆用高分子材料行业,属于传统制造业的范畴。其盈利能力也不算特别亮眼,即便是在招股说明书上,2012-2014年的年净利润好就是在4000万元上下。其净利润高峰出现在2014年,即上市前一年,年净利润为4600万元。

比较而言,杭州高新的销售毛利率一直高于竞争对手德威新材、万马股份,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去年三季度,也就是实控人变更之前。在此之前,杭州高新不仅销售毛利率高于同行,在应收账款方面也控制得比同行强。2016年,德威新材的营收是杭州高新的3倍,其应收账款却是后者的近7倍。

这也是杭州高新在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上表现比同行出色的原因。但如果达不到技术上的绝对领先优势,要想长期维持毛利率与应收账款的优势是相对比较难的。有接近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同样的产品,总是会被浙江万马以价格优势抢走市场份额。这显然也是在前实控人高长虹的预见之内,他试图布局新能源充电桩板块实现转型。

2017年,杭州高新收购杭州奥能电源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将智能化电源系统和新能源充电设备纳入公司核心产品体系。当年财报指出,公司由全面聚焦于线缆用高分子材料的战略部署转向新材料和新能源两大业务板块双轮驱动的战略格局。

奥能电源曾有意“联姻”同为浙江上市公司的向日葵,但“婚约”折戟在审核最后阶段。高长虹当年 “迎娶”奥能电源似乎势在必得,杭州高新采纳了“现金收购”方案,因为上市公司现金收购无需证监会审核。与此同时,高长虹给出的条件也比向日葵更为丰厚,其出价5.6亿元高于向日葵的拟收购价5.2亿元,奥能电源对杭州高新作出的业绩承诺却低于之前对向日葵所作出的。

不过,奥能电源显然辜负了高长虹的期待,尽管其毛利率远远高于电线电缆用高分子材料业务,但其营收规模在2018年高峰时也不过刚刚过亿元。而最让高长虹受挫的是,这家连续多年中标国家电网充电桩采购的企业,未能在2018年继续中标。接近杭州高新的人,基本都能从那几年的经历中大概估摸出高长虹是在哪里跌倒的。

此后的高长虹及其控制公司通过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的方式密集出让股权,近一年时间内,高长虹及公司重要股东累计将套现近4.4亿元。2019年9月,高长虹又被爆出违规占用公司3.23亿元资金。

这家曾规规矩矩走在实业路上的公司,在上市后5年内经历了数次大风波,能否在此次风波后顺利过关,是投资者所关注的,更是这家上市公司管理层需要努力去博的。“我们在努力渡过难关。”杭州高新证券部工作人员最后这样告诉银柿财经记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