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9℃-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想带父母来走走这些路!” 一个长三角交通的“追梦人” 

2020-11-25 16:40 |共享联盟嘉善站 记者 鲍引欢 编辑 沈宇昕

“孟工,你昨天说今天要去一下第三通道现场,我们是上午就去吗?”“好的,我联系下现场。”刚打开同事发来的工程文件资料,孟海山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作为嘉善银展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工程管理技术负责人,孟海山的每一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

IMG_8873.JPG

2006年4月30日,26岁的孟海山从山东老家来到嘉善,入职一家本地的监理公司从事监理工作,那时候的他,以为嘉善会和他曾经工作过的其他城市一样,也只是他一段时间的工作地而已。不曾想,这一来就是14年。

有幸成为建设嘉善的一份子

“当时来到嘉善,除了收入比老家高之外,我更看中的是这里的区位优势,比较宜居,自己也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孟海山说,嘉善给他的最大感受就是包容性强。“不管是周边的同事还是一起的玩伴,我感受到的是大家对我的友善,作为一个外乡人,我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友好。这也正是我一直留在嘉善的原因,现在我也已在这里安家落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嘉善人。‘地嘉人善’应该是对我们嘉善的最好诠释,相信以后嘉善会越来越好,也会吸引更多人才到嘉善创业、工作、扎根。”

“平黎公路拓宽、申嘉湖连接线、姚庄和尚塘桥、惠民朝红桥、洪溪大桥、丁新公路、丁凝公路、兴善公路、姚杨公路……”说到来嘉善后参与过的工程他如数家珍,包括监理过的、作为业主项目负责人的大大小小有10多个。孟海山说:“我参与过的工程几乎遍布嘉善的各镇(街道),每每走过这些道路、桥梁,都会有一丝作为交通建设者特有的自豪和满足感,这是只有那些亲身经历者和参与者才能真正体会到的。”

在监理工作中有多个项目与交投集团合作,通过踏实的工作态度、过硬的专业技术孟海山受到参建各方的广泛好评。2013年5月,孟海山加入交投集团下属嘉善银展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从事项目管理工作,一直到成为今天的工程管理技术负责人。“进入交投这几年,可以说是嘉善交通飞速发展的几年。从十年前的每年完成交通投资不到1个亿到现在的每年完成交通投资超过20个亿,可以说是看着嘉善的交通一路发展起来的。特别是接下来几年,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提出,为嘉善交通发展又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契机,交通主管部门对嘉善交通规划做了进一步的优化调整,兴善公路、西塘大道、定陶公路、亭枫复合通道、姚杨公路等标准高、规模大的省级高快速通道纷纷浮出水面。”有幸在长三角一体化大潮中成为了一名参与者和建设者,孟海山倍感自豪。

IMG_8874.JPG

路修好了感到特别满足

目前,嘉善银展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建的工程有6个,总投资近40个亿,嘉善县丁枫线(姚庄汽车东站至省界段)改建工程已完成清凉大桥左幅马上进行左幅梁板安装;嘉善县丁栅至天凝改建拓宽工程TJ3标段湾北高速西塘出口连接至平黎公路段已完成沥青路面施工,计划平黎公路至洪下线段年度前具备通车条件……

说到工程,孟海山总是滔滔不绝,而就在上个月10月15日凌晨,沪浙省界,潮里泾大桥合龙,这让孟海山印象极为深刻。这是长三角交通一体化“打通断头路”的重要工程,连接起嘉善姚杨公路和上海叶新公路,大桥于2018年11月开工建设,一头连着上海,一头连着浙江。工程完工后,又增加了一条嘉善连通上海的重要通道,周边金山区、姚庄镇的企业、居民来往沪浙间更加便利,能节省至少25分钟。

“做了十多年路桥建设,每天跨省域管工程,这还是头一次。”孟海山说,潮里泾大桥横跨沪浙两地,桥梁主体建设由嘉善负责。因沪浙两地桥梁、道路建设标准不一,桥梁分头施工可能会导致连接出现问题。为此两地多次沟通,确定了上海审批、双方出资、嘉善代建的合作方案。

“可以说这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沪浙两地在交通互联互通上的一次新尝试。所以这个工程非常重要,在工地上几乎是走不开的,除了督促项目质量、安全和进度推进外,还要加强与国土、水利、财政、乡镇以及与相关管线单位等的对接,特别是在潮里泾大桥建设过程中,要一次次做好与上海方面的沟通。”孟海山说。在过去一年多,为这个工程召开的专题协商会、专项方案讨论会就有十几次,可以说每月必碰头。“有时候在嘉善开,有时候去上海开,无论是哪方发起,另一方都会迅速响应。做这个工程,所有人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预计年底前,大桥工程可全面完工。”

除了必要的书面办公,孟海山每天辗转在各个工地。“有时候开在我们之前做的工程道路上,看到我们参与建设的公路质量好又方便了大家出行,心里就会觉得特别自豪,特别满足。”

IMG_8904.HEIC.JPG

好本领用在“刀刃上”

前几天,孟海山开车经过洪溪大桥,回想起曾在这个工程上花的两年时间,仿佛就在昨日。“洪溪大桥主跨为96米的钢管砼系杆拱桥,跨越规划Ⅲ级航道红旗塘,所以我们要边通航边施工,考虑问题就要更全面些。”孟海山说,以往这种桥梁在拱脚位置很容易出现裂缝,为了防止此类问题再出现,在设计审查阶段,孟海山就建议施工时在拱脚位置增设一块受力钢板,以增加其受力面积,减少开裂的可能,实践证明对消除拱脚砼受力裂缝、提升工程质量、提高结构使用耐久性等都起到明显成效。“现在这个做法还被推广应用到了其他系杆拱桥上。”孟海山欣慰地说。

在这个桥梁建设过程中,孟海山还建议把几段拱分阶段吊装改成整体吊装。“设计图纸中钢管拱肋是在支架式分段吊装的,这样支架就要承受较大的上部荷载,支架有可能会出现变形甚至下沉,而且在同期施工的类似项目已经出现了支架下沉和支架变形问题。根据以往工程经验我提出采用钢管拱在地面整体焊接成型后一次性吊装的方案,既能保证各节段焊缝焊接质量、消除钢管拱肋安装对支架的荷载,又能减少在支架上安装钢管拱高空作业带来的安全风险,还能大大缩短施工工期,方案提出后又组织专家进行了论证,专家一致认为可行,实践也证明了该方案的合理性。”说到这些工程建设中的小细节,孟海山坦言,最欣慰的就是看到参与建设的工程能被社会认可,看到大家安全舒心地出行,这是他作为一个交通建设者拥有的最大成就感和自豪感。

交通啊.jpg

如今,离开山东老家14年的孟海山已经把嘉善当做第二个家。三年前,他把爱人和孩子一起接到了嘉善,如今,孩子已在本地初中学校就学,父母双亲则留在山东老家由哥哥姐姐一起照顾着。一直忙碌在交通工程领域的他,今年由于疫情,没有回老家。看着潮里泾大桥,望着即将打通的姚杨公路,行驶在嘉善每一条宽阔公路上,孟海山心里一直有个期盼:“想带父母来嘉善走一走儿子参与建设的这些路。”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