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7℃-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非遗丨李少春:梨园金梦 

2020-11-19 15:48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庄向娟

DSC_1548.JPG

“别看戏帽主要的材料就是纸,好一些的,一顶千把块不算贵,如果保存得当,用上几十年都没有问题。”说这话的人名叫李少春,他话里的“戏帽”一词,若是拿这个行当的“行话”来讲,指的是“盔头”,或者叫做“冠帽”。

戏剧服装这一行里类似的“行话”还有很多,乍一听,完全云里雾里,搞不懂究竟在说些什么,要反复确认才敢小心翼翼地记下这些话。

李少春的店铺就在路桥十里长街与月河南街的交界口。四年前,他带着一件戏服“大红龙袍”来到杭州白马湖国际会展中心,参加第八届浙江·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金丝绣成的盘龙在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艳惊四座,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第二年,1981年出生的李少春被列入台州市非遗代表性项目戏剧服装加工技艺传承人,成为台州最年轻的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DSC_1496.JPG

子承父业

李少春祖籍嵊州黄泽镇,祖上几代都与唱戏结缘。爷爷曾经是一个戏班的班主,奶奶则是戏班里的挂牌花旦。李少春的父亲12岁就考入了一家京剧团,1977年则凭着舞台经历和美术功底,开始从事戏剧服装加工。

那个时候,正值改革开放,传统戏剧陆续恢复上演,乡村剧团如雨后春笋。从台前转入幕后是有原因的,当时很多老剧团的戏服都在“文革”中付之一炬,李少春的父亲接到的活儿多到来不及做。李少春时年仅13岁,就开始帮着家里搭把手,干起活儿来。

打小耳濡目染于家里的氛围,李少春自然对传统戏剧情有独钟。他回忆说,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看的,是越剧《何文秀》。

电视里的何文秀,是越剧“尹派创始人”尹桂芳演的。李少春至今记得,这位“女扮男装”的小生何文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身段、气质、唱腔,别有韵味。落难、出逃、中举、状元及第、为民除害,戏曲的情节跌宕起伏,表达了恶行终将被消除、清白终将得昭雪的价值观。扬善除恶,年少的李少春被深深吸引了。

DSC_1562.JPG

“所有做手艺的都一样,最关键就是‘四个字’——手不能停。”李少春说。自己开始学做戏服,经常是早上六七点开始,晚上十一二点才结束。一开始先是描稿子,然后用刻好的模子去复样,后来就是做灯笼裤、灯笼衣,一点点积累着经验。设计、绘图、下料、刷样、绣花、上浆、裁剪、缝纫、熨烫……各道工序,逐一上手。最难的,要数制作宫女娘娘穿的宫衣,因为有“很多飘带”。

“30多年前,路桥戏剧服装厂求贤若渴,厂长是我爷爷的世交,亲自坐班车接我父亲。父亲在这里工作了半年,传授了技术,因为家里也有活儿,不得不回乡。”李少春说起了自己和路桥的缘分。

后来,李少春就经常给路桥的戏剧服装店送货。一来二去,认识了路桥人林献丹,并与之结为夫妻。

2004年,李少春来到路桥,在十里长街最繁华的“廿五间”粜糠桥附近,租下一间店面,取名“梨园春”,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营生。

“一间店面一年租金要5万元。”李少春说,前两年都是亏的,但顾不得这么多了,“还是因为喜欢做这个,一做起来,就好像自己也走进了戏里,把时间都忘掉了。” 

DSC_1519.JPG

纸为永恒

如今,李少春每天早上打开店门,听着老街上人来人往的嘈杂声,把大段的红绸绿缎铺在一张三米多见长的白色案板上,开始打样、裁剪。

楼上是作坊,楼下就是店铺,卖的是各式各样的戏剧用品。官衣、氅、蟒、靠、铠、箭衣、马褂、披风、褶子、八卦衣、太监衣、茶衣、宫装、袄裤、裙、坎肩、斗篷、龙套衣等等,就算对这些一无所知,也可见他的店和附近其他的衣服店截然不同。

除此之外,做戏服的师傅还要会制作各种道具,有头戴的头盔、帽子,脚穿的靴子、鞋子,背上的插旗,还有手握的各种兵器。

李少春说,做戏服,首先就要懂戏。在戏曲界,戏服俗称“行头”,这是一名戏曲演员上台表演必不可少的道具。戏曲表演讲究程式化,体现在服装道具上,就是各种角色:老生、小生、青衣、花旦、丑角……都有各自特定的服装。除了衣服式样,还有很多细微的差别,譬如蟒袍就有黄、红、黑、白、绿,哪个人物哪种身份穿哪种颜色,都有讲究,不能乱了,得拿捏牢。

还有一些特殊的场景,譬如水袖,一般小生的要短一点,花旦的则要长一些。但是在《赵氏孤儿》《周仁哭坟》等戏里,小生也会用上长水袖以表达激烈的情绪。“这就要求做戏服的人必须多看多学,留心揣摩。”李少春如是说。

DSC_1552.JPG

相较于戏服,李少春说得更多的还是戏帽。“戏帽用的原料,其实是纸。”李少春一边说,一边指着店里货架上琳琅满目、花样繁复的帽子,这多少让人有些吃惊。

DSC_1540.JPG

李少春演示了制作一顶戏帽大致会涉及到的流程。先是在纸板上描出花样,然后用专用的“善刀”,在蜡盘上把纸板刻出所需的花样,再然后是铁丝盘大框架、用细铁丝走筋,之后在正反面打上胶水,粘上彩纸。然后要用胶水打底,再用骨胶配上老粉,像做奶油雕花一般在帽子上勾勒线条和花纹。再然后则是刷金底,等其似干非干时,贴上金箔银箔。有些特殊的帽子,则要用到特殊的材料,譬如鸟的羽毛,这被称之为“贴翠”。最后则是加上弹簧、串珠、流苏、帽穗等组件,组装成帽子。

按照这个工序,每做一顶帽子最少也需要七天,为了节省时间,有时候也会同时做六七顶。“关键是要有耐心。”李少春说,光是熬制骨胶,就要分三种,每一种的火候要自己掌握,粘稠度都要自己调。这样做出来的帽子,美观耐用,保管得当,可以用几十年。

李少春说,一旦动手开始做了,就要静下心来,“手也被刀割伤过,鲜血直流。不过伤过一次,下次就伤不到了。”

说着,李少春又拿起一顶戏帽,仔细打量。他说,每次完成一件作品,他都会细细打量,就好像演员们已经穿上了这些“行头”,在光鲜的舞台上,演绎起了一幕幕恩怨情仇、悲欢离合。

DSC_1510.jpg

永不谢幕

“做手艺,就是要做到老,学到老。”李少春说,这是父亲对他说的。

具体来说,自己虽然会一些手上的活计,但毕竟来的顾客有些是大家名角。他们见得场面多,要向他们虚心请教,不断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水准。

有一次,李少春的店里来了一位上海客人,客人的一名学生要学京剧里的《贵妃醉酒》唱段,要在他店里订做一顶五凤冠。过了几天,客人来拿冠帽,却不是很满意,便告诉了李少春有关朱子、点凤的方法。李少春凭直觉感到这位客人不一般,于是用心琢磨了两天两夜。最终完成的时候,客人对着这顶五凤冠连声说道:“这个对了,这个对了。”此时此刻,李少春打心底里感到满足。

后来,李少春在国家级的电视戏剧选秀节目中,一眼认出了这位老师。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客人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老师,某位京剧大师的儿子,能编能导,是位戏剧界大咖。

为了提高自己的手艺,最近几年李少春也没少往外跑,北京、苏州、上海,遍访名角大师。如今,李少春和他的“梨园春”在戏剧界渐渐有了些名气,越来越多的人来找他定做戏服。本地的有台州乱弹,路程远些的有宁海的平调剧团、绍兴的绍剧团、新昌的高腔剧团、金华的婺剧团,全国大大小小的民营剧团甚至摄制组的拍摄戏服也会找上他。

“如今是网络销售时代,有些戏服在网上价格低廉,市场竞争激烈,加之今年有疫情,生意不好做。”李少春说。不过东边不亮西边亮,让李少春没想到的是,很多戏剧大制作、影视剧的剧组以及一些旅游节目的演出方也开始找到他。

几年前,他就给”浙江好腔调“节目组制作戏服,后来,又为永康市的婺剧大戏《清正胡公》做了几十套戏服。今年四五月份,他又给富阳的一个镇里做了一套四大才子的服装,以配合他们的需求。后来,临海搞戚家军演出,也在他这里定了一二十套服装。

“对我们来说,为剧组做传统服装很容易上手。”李少春说。因为戏剧服装原本就是按照古代服装的礼制规定来制作的,“平肩、不收腰、不收胸,相对好做。” 

DSC_1553.JPG

DSC_1561.JPG

李少春坚持手工制作,遇到需要高级刺绣的,就请绣娘手工刺绣。遇到客人有自己要求的,就根据客人的高矮肥瘦现场改良,扬长避短。“贵的一套戏服,金丝彩线,针脚复杂,手工精良,价值可达20多万元。”李少春说。

最让李少春感到惊喜的是,今年店里来过两名大学生,想要拜师学艺,可惜因为家住得比较远,最终没能如愿。“戏服制作这门手艺不会离开历史舞台的,总会有人喜欢,我就因为喜欢一直做着这些事。能在这一行里坚守,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使命。”说起戏服的未来,李少春不曾迷茫。

WechatIMG302.jpeg

手记:

路桥本地的戏剧服装厂成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地址就在现在的邮电路街面。戏剧服装厂的老员工回忆,那时共有7间店面。

那个时候,全国只有青岛、上海、西安有上规模的厂家,其他地方都是分散的手工作坊,论规模路桥的工艺服装厂在全国都能排上号,鼎盛时期员工将近100人。

记者也去探访了许多做戏剧服装的老师傅。他们说起这门手艺,都有聊不完的话题。

譬如戏帽有戏帽的特殊要求,漂亮华丽之外,重量还要轻,同时能够符合人的头形,演员带着它在台上表演,不会觉得重,无论怎样跌打翻滚,帽子也不会掉下来。

有的帽子还要根据戏曲表演专门的需求定制。譬如有一种县官的帽子,帽翅像铜钱,演员在演戏时,可以让两边的帽翅各自分别转圈,这就要求连接这种帽翅的弹簧得是反着来的。

一些师傅说,现在有一些戏班为了节约开支,用起了塑料做的戏帽,这不仅看上去粗制滥造,而且重,戴在头上也卡得疼,无论从哪个方面评价,都无法与传统手工制作的戏帽相比。

现在路桥依然有很多散落在民间的戏剧服装手工艺人,一针一线勾勒着一生一世的一件又一件戏服。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对传统文化和戏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有人说,这个技艺还会有人学吗?其实,都说戏如人生,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出戏。只要有对幻想的需求,就一定会有造梦的延续。只要有人把故事讲下去,那么,梦幻般的手工技艺,也就会一代接着一代地传承下去。

路桥的戏台,可从来都没沉寂过。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