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台州/黄岩蜜橘“重返”上海滩不再“一枝独秀”,依旧香甜
黄岩蜜橘“重返”上海滩不再“一枝独秀”,依旧香甜

黄岩蜜橘“重返”上海滩,不再“一枝独秀”,依旧香甜。

要问上海市民,黄岩什么最出名?不少人的首选答案会是“蜜橘”,“黄岩蜜橘”已成固定词组。
11月14日,浙江首届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大会黄岩峰会暨2020年浙江台州黄岩柑橘旅游节拉开帷幕。今年柑橘旅游节的重头戏之一就是,黄岩将举办上海市民万人游橘乡、蜜橘号动车进上海、上海西郊国际农产品市场直销黄岩蜜橘等系列活动,做大“黄岩蜜橘”在沪影响力,“重返”上海滩。

一个橘子卖出一斤一般橘子的价格

黄岩蜜橘与上海渊源颇深。20世纪初,海门(今属台州椒江区)到上海轮船航线开通,黄岩蜜橘一天一夜即可到达上海,早橘、本地早、槾橘等品种梯度上市,牢牢抓住上海市场,因品质优、风味佳,被上海市民赞为水果上品,黄岩蜜橘声名鹊起。

效仿20世纪80年代上海经贸界出现的外商首席代表、上世纪90年代浦东开发开放时出现的外省市大型工业企业“首代”,2003年,浙江台州的农民合作社在沪开设代理处,种植柑橘的柴建平出任首席代表,成了农民“首代”。他的任务也简单。作为上海“首代”,负责每周两次向台州农业网发送上海市场主要农产品即时行情、台州产品在沪销售进度,并负责在上海各区筹建台州产品巡回展销的协作网。当时,台州平均每天有130多吨农产品运销上海,主要是黄岩蜜橘、仙居杨梅等。

在上海已经家喻户晓的黄岩蜜橘,为何还要重返上海滩?随着城市化和工业经济发展,黄岩蜜橘一度面临产业规模萎缩、竞争力减弱、知名度和影响力弱化的严峻现实。浙江省柑橘研究所所长陈国庆曾分析:“改革开放后,随着全国柑橘种植面积和柑橘品种的增加,全国农业产业往中西部转移,加上沿海地区人工成本提高,柑橘种植效益下降,导致黄岩蜜橘一枝独秀的地位渐渐丧失。”

不再“一枝独秀”的黄岩蜜橘依旧香甜。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黄岩推出认养黄岩橘树以及黄岩乡村采摘游,受到上海市民热捧,供不应求。此次柑橘节期间,还将开通上海——黄岩旅游直通车,组织上海市民参加橘乡采摘游等一系列特色活动。此外,黄岩还在上海举办了优质农产品推介会。

政府出面,为的是着眼长远,引导橘农提高市场竞争力,提升附加值。有敏锐的橘农已有所收获。黄岩南城街道蔡家洋“本地早”合作社负责人林锦荣开发出主打高端市场的吉祥如意套装,每个子盒都有彩绘图画,介绍黄岩蜜橘历史文化典故等内容,一套48个蜜橘,售价168元,平均一个橘子要3.5元,卖出了差不多一斤一般橘子的价格。林锦荣介绍,今年本地早蜜橘刚上市,他们就卖了上千套这一套装,订单大多来自上海。

近年来,黄岩引进十多家优质工商资本,同时与浙江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柑橘研究所、浙江省柑橘研究所等科研院所和高校合作开展技术攻关。如今,黄岩新发展1万多亩红美人等柑橘良种,柑橘种植总面积达6.3万亩、年产值3.5亿元,产量和出口量仍居全国首位。

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旅游节开幕式上,由中国农业科学院柑橘研究所编写的《黄岩蜜橘——世界蜜橘之源》蓝皮书正式颁布,定义“蜜橘”为“甘甜似蜜”的宽皮柑橘类品种,明确黄岩是世界蜜橘产业的重要来源和策源地。2008年,黄岩就建立了我国第一座以柑橘和橘文化为主题的大型专题博物馆。旅游节上,还发布黄岩蜜橘谱系图,颁发“浙江黄岩蜜橘筑墩栽培系统”荣获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奖牌。该栽培系统于今年1月正式列入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其特点在于将陆地筑墩栽培和潮汐河道进行巧妙组合,是一种独特的低洼沿海盐碱滩涂利用方式和生态农业循环系统。

浙江大学农业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叶明儿说,浙江黄岩蜜橘筑墩生态栽培的优良品种与技术在世界各地柑橘主产区也得到推广应用,为中国及世界柑橘产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世界上最早、历史最悠久的优质柑橘集中产区,在黄岩也产生了不少简单但好用的“土办法”。十多年前,上海市农委也曾到黄岩取经,学习“稻草保鲜法”。一旦天气冷起来,依然挂在树上的柑橘就会被冻伤,如果将柑橘从树上摘下,再用稻草一层层分隔开来存放,就能使柑橘保鲜由两周延长至4个月。

浙江黄岩蜜橘筑墩栽培系统正积极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如能成功,将成为世界唯一的柑橘类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早在2005年,在浙江丽水青田,以“田面种稻、水体养鱼、稻花肥鱼、鱼粪肥田、稻鱼共生、鱼粮共存”为特色的“青田稻鱼共生系统”,便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首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是中国第一个被授牌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原标题:《黄岩什么最出名?》,原作者:任俊锰。编辑:张丹萍。)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