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7℃-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这些县的领导们 为什么走动得很勤? 

2020-11-18 09:2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宏

gp=0.jpg

11月16日,德清县党政代表团又去缙云了,带队的是县长敖煜新。

2019年,德清县党政代表团也去过缙云,带队的也是敖煜新;如果再查一下,就会发现:2018年也去过……

缙云位于浙南,德清在浙北,相隔数百公里,为什么走动得这么勤?已阅君今天要来聊聊这件事。

他们之间,走动也很勤

如果仔细关注新闻,就会发现:和缙云走得勤的,不光是德清,还有杭州市富阳区。

今年8月,富阳区党政代表团去过缙云;2019年去过,2018年也去过……

带队的领导,要么是区委书记,要么是区长。

这还不算,在浙江省内,还能找到不少像这样走动得比较勤的“组合”:柯城和余杭、衢江和鄞州、龙游和镇海、江山和柯桥、常山和慈溪……

如果认真去看,就会发现:这类“组合”有两大特点。

一是彼此间距离较远。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组合”,恐怕是长兴和庆元。

长兴位处浙江的最北端,庆元却在浙江的西南端。只要认真去搜一遍相关新闻,就会发现:这两地之间,每年至少会走动一次。

二是在走动时,双方规格都相当高,往往由党政“一把手”参加。

今年10月,常山县党政考察团去了慈溪,在举行联席会议时,慈溪市委书记杨勇和常山县委书记潘晓辉都出席了;

346.png

今年9月,宁波市镇海区党政代表团到龙游县考察时,镇海区委书记林雅莲和龙游县委书记张晓峰也都参加了……

而且,不但是县(市、区)之间有走动,市与市之间也相互有走动。

像在11月11日至12日,也就是几天前,宁波市党政代表团就去了丽水考察。

远不止是走动这么简单

但情况还不止于此。

有些县(市、区)竟然在人家“地盘”上动土!

举个例子:今年5月9日,在富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银湖科技城13号地块,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开工仪式,缙云县和富阳区的党政“一把手”都参加了,大家一起挥锹奠基。

又看到了这对“组合”:缙云和富阳。

影响较大的事,发生在前年10月衢州海创园二期项目开工时。

一般来说,听到“衢州海创园”这五个字,大家肯定会以为它在衢州,但实际上,它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未来科技城。

开工仪式现场,衢州市的四套班子领导都来了。

5a1c.jpeg

熟悉这方面情况的人应该能看得出来:这就是常见于媒体的“飞地”。

尤其在2018年,这类设“飞地”的事不少:当年3月,青田在平湖;当年12月27日,遂昌在南湖;当年12月29日,龙泉在秀洲……

要是认真去搜相关新闻,会发现:他们也是一对对走动相当勤快的“组合”。

毕竟同属浙江省内,这还不算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省内、省外的一起来了。

11月16日,嘉善县有个“飞地”产业园正式开园,这个产业园竟然是嘉善、庆元、九寨沟合作共建的。

庆元县还在浙江省内,九寨沟却在四川省。

聊到这里,恐怕会有人禁不住要问:这些“组合”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件事,已坚持了18年

聊到这里,就可以给出答案了。

德清党政代表团近期去缙云,目的十分明确:考察交流山海协作工作,并且签订年度合作协议。

从这里,可以看到这个关键词:山海协作。

山海协作工程,是浙江省委、省政府为了推动该省以浙西南山区和舟山海岛为主的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实现全省区域协调发展而采取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

“山”主要指以浙西南山区等欠发达地区,“海”主要指沿海发达地区和经济发达的县(市、区)。

上面聊到的这些“组合”为什么会形成,是因为有山海协作,这些县之间有对口协作关系。

至于嘉善与庆元、九寨沟之所以共同有个“飞地”产业园,也有这个原因:嘉善和庆元之间有对口协作关系,嘉善和九寨沟之间则有对口帮扶关系,这个产业园是这两层关系“合并”起来的产物。

这种对口协作用很大。像宁波国家高新区和丽水经开区协作才2年多,前者就为后者引进优质产业项目120多个,落地企业50家,合同投资金额达54.5亿元。

1547289020170_5c39c1bc159bb82a0fcb807b.jpeg

对农民来说,好处更大。去年丽水当地媒体报道,景宁借助山海协作平台,在四个县设立了不同形式的“飞地”,光2019年就可以为景宁带来810万元资金收益,解决100多个消除经济薄弱村的任务。

山海协作的面还远不止此,包括农业产业发展、教育提质提标、基础设施建设、乡村振兴、文化体育旅游、卫生健康保障等众多方面,影响相当深远。

这些县相互之间走动得勤,是件好事,说明大家在齐心协力推进山海协作,在认真做事。毕竟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才能春色满园。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