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牺牲在朝鲜战场的挚友可已魂归故里?慈溪这位抗美援朝老兵有个夙愿 

2020-10-26 11:40 |浙江新闻客户端 共享联盟慈溪站 李佳珊 岑天炜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整整70年过去了,家住宁波慈溪宗汉街道百两桥村的抗美援朝老兵陈成余,一直放不下至交好友沈吟。19岁的沈吟,在1951年牺牲于朝鲜战场。年岁越大,陈老想找到战友亲属的愿望就更强烈,他很想知道,烈士的遗骸可有找到,有没有魂归故土?

参军报国的年轻人相见恨晚

陈成余出生于1932年,是家中独子。1950年4月,在白沙路小学当老师兼任教导主任,瞒着家人报名参军。

“当时我18岁,已经订了亲,父亲年纪也大了,我想参军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取了个化名,叫余子戈,是从自己本名和要好同学的姓里拆分出来的。”陈成余回忆说,当时《宁波日报》上刊登的参军名单就是这个名字。

入伍后,因为文化程度高,陈成余被送到华东军区第九兵团知青培训班学习,这个班是为解放台湾做干部储备的。

就在那里,陈成余遇到了小自己一岁的宁波人沈吟,两人分外投缘,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挚友。在陈成余记忆里,沈吟淳朴、开朗,关心同志,在部队里表现好,被调到中队部当文书。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3月,陈成余和沈吟双双接到赴朝鲜参战的命令。

热血青年都以被选上去朝鲜为荣,没被选上的则痛哭流涕。陈成余当时患有疟疾,平均两个月要发作一次,症状是发热、畏冷、高烧,行军至东北,他还因疟疾发作昏死过去。“我非常担心,生怕上级不让我去,中途退回。”

为证明自己身体没问题,陈成余每顿都要吃上很多,表示自己胃口好很健康,行军路上还高唱《八路军军歌》《在太行山上》等革命歌曲,让大家都觉得他精神抖擞、斗志高昂。

他的表现,也深获领导的认可,同意他随部队继续前行。

挚友赠诗作别不料生死永诀     

到朝鲜后,陈成余和沈吟都被分到20军政治部民运工作队,在北朝鲜东部的江口洞一带,负责运粮、抬担架、打扫战场、掩埋遗体等后勤保障工作。因为负责不同战场,两人难以碰面。

沈吟知道陈成余家有年迈父母和未过门的未婚妻,担心他思念家乡,特地送给他一本小本子,扉页上就撰抄了那首诗,鼓励他要舍生忘己保家卫国。他们还约定胜利的那一刻握手相庆。

没过多久,陈成余便听到噩耗传来:沈吟在行军过程中腹部中弹,壮烈牺牲,享年19岁。

据战友描述,沈吟生前留下最后一句话是:“我不行了,不用管我,你们快走,一定要把任务完成……”说到这里,陈成余满眼的热泪夺眶而出。

朝鲜战场上,有多少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里,沈吟也成了陈成余心底里永远的怀念。

找到烈士家属成老兵此生夙愿

“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朗上战场,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89岁高龄的陈成余,唱起战歌依旧中气十足。

前几年,陈成余身体还很好,走路雄纠纠气昂昂,一身军人气质。如今患有肺气肿,喘气比较重。但他有一个最大的心愿,想知道沈吟烈士如今安息在何处?家属都还好吗?

“当年,沈吟的烈属证是我亲手寄出的,不知道他家人有没有收到?”陈成余说,因为是战斗状态,沈吟的遗体是就地掩埋的,没有墓碑,也没有明显的标记。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找到送入烈士陵园?

在陈成余的印象中,沈吟好像说起过,他家里是在宁波开明街开药行的。但这些信息并不十分确定。希望能有人帮他找到烈士后人。前两年,陈成余也托志愿者找过,但没有下落。

如果你能帮陈成余老人圆梦,请拨打电话:0574-63025407,或者也可以直接留言。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