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笔墨曼妙一奇人 ——记“七道士”曾衍东 

2020-10-23 08:39 |乐清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常权

古代文人为实现修齐治平的经世之志,往往通过艰苦的努力步入仕途。然而黑暗、险恶的官场,迫使你要善于察言观色,阿谀奉承,投主所好,这与原本治国平天下的人生远大理想产生了较大落差,坠入迷惘。因此,代不乏人地会产生一生狂狷、叛逆、不合时宜的人物,曾衍东即是一员。

曾衍东,山东嘉祥人,清乾隆壬子(1792)举人,为曾子第67代孙。字青瞻,一字七如,号铁鞋道人,又号七如道人、七道士、七如居士、冰渊老叟、冰父山人等。

七道士性落拓不羁,工诗及书画。画尤善人物,市井风情、生活百态皆入其彀中,举重若轻,在技巧上以笔墨狂放的写意风格取胜。在近代画坛特别在人物画领域受七道士影响的画家有很多,如吴昌硕、王震和丰子恺。另著有文言笔记小说集《小豆棚》及诗集《哑然诗句》《古榕杂缀》《七道士诗抄》,杂记《日长随笔》《七如题画小品》《武城古器图说》等存世。

曾衍东其人

曾衍东出生于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早岁随父宦游江南。其父(名尚渭)先后任大同县丞、福建汀温盐官、广东保昌与三水的县丞、博罗县令等。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曾衍东23岁时,父母不幸相继客死在外,他奉梓归葬山东故里,并在家种蒜苗为生,后又改业教塾,在嘉祥城中北街山后筑居室,名“小豆棚”,亦称“雨丝草堂”和“桂馥书屋”。曾衍东其人个性率真,一生坎坷,仕运不济,大半生的光阴时光耗费于科举仕途上。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曾衍东41岁,中举人。

嘉庆五年(1800年),他已49岁,近乎天命之年,方由他人举荐,以大挑一等先授湖北北部某县知县,不久调任咸宁县,迁江夏县。终因得罪了大府家奴,顶撞上司,被诬判狱不公,降二级调用处分,被免去知县,令监河工3年,驰驱于安陆、京山、天门、长阳、沙市间。又以天旱水浅,不能运石出山,撤去差使,时已60岁。后又起赎为当阳知县。

嘉庆十八年(1813年),他62岁时调任巴东知县,63岁那年,又因断案与上司湖北巡抚韩葑发生争拗,他坚持“此官可去案不移”,终被降罪罢官,流放至温州羁管。

此后,就一直生活在温州。初至温州时,得到同族曾立亭的帮助,暂住曾氏别墅依绿园的入画楼,后在其园附近宝庵桥旁古榕树下营筑小屋,名其地为“小西湖”,靠卖字鬻画为生。

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清道光皇帝即位,大赦天下,他也在其列,时已69岁,他本打算回山东原籍,但盘缠无着落,终因贫穷与路遥,归梦难成,客死温州。从其《双鱼图》款署“八十老人曾道士画”、印文“八十书画”中可知,道光十一年(1831年)他仍在世,屈指算来在温州住了15年多,其卒年无考。

他对自己误入仕途,晚年恨叹不已,曾在自著的《小豆棚》“买菜李老”一节后写道:“余作秀才时,不肯教书,尝以笔墨遨游齐鲁间,久之为当道诸公内记室。岁得束脯百余金,腊底言归,一家八口,从无卒岁之虞。乡荐后,心羡仕途,遂尔一行作吏,簿书鞅掌,仆仆尘埃。回忆曩昔襟期,不谛霄壤……良可恨叹!”

曾衍东一生困顿却高寿八秩,关于其号“七如”有一说法流传甚广,所谓“七如”,取“花酒琴棋诗字画”无不如心之意,但终其一生,面临的却是日日“柴米油盐酱醋茶”事事不如意。曾衍东在《古榕杂缀·折桂令》自嘲云:“苦的是老来穷,万里孤苦,愁的是亡命囚徒东海鳏。无生路,穿也无衫,食也无餐,断发文身,尽消磨瓯越荆蛮。”

乾隆六十年(1795),曾衍东在《小豆棚》自序中说:“《小豆棚》,闲书也;我,忙人也。作此等书,必其人闲、其所遭之时闲、其所处之境闲,而后能以闲心情为闲笔墨。我为秀才忙举业,为穷汉、为幕、为客忙衣食,那得工夫闲暇,作一部十余万言的闲书?即偶有闲时候、闲境地,又焉能忙里偷闲,向百忙中草草干这闲事?然则我何以有是书?我问之我,我亦不解。我平日好听人讲些闲话,或于行旅时见山川古迹、人事怪异,忙中记取;又或于一二野史家抄本剩录,亦无不于忙中翻弄。且当车马倥偬,儿女嘈杂之下,信笔直书。无论忙之极忙,转觉闲而且闲。盖能用忙中之闲,而闲乃自忙中化出;无他,贵心闲耳。心一闲,则无往不得其闲。将所有诸般贪、嗔、爱、恶、欲,种种不可思议,而我心闲闲,不与之逐而与之适;把那些闲情、闲话、闲事、闲人,竟成一部闲书于我这忙人之手。或有谀余者曰:‘七如,闲人也,闲者而后乐此。’余唯唯否吾。或有诮余者曰:‘七如闲乎哉?夫我则不暇。’余亦唯唯否否。”从这个自序中,可以看出他的人生态度。

曾衍东的诗文成就

“五年笔墨《古榕草》,半世功名《小豆棚》”(见《古榕杂缀·自苦》),这是曾衍东对其著作的自评。《小豆棚》一书十数万言,记一些奇谈怪事和民俗杂闻,并以写实的笔触记擅指画的高其佩(号且园)与以渴笔作画的孙衍栻(字石村),还专为郑板桥写逸传,他对这些画坛怪杰是以钦佩的心情来写的。该书文笔老到,内涵丰富,在当时即脍炙人口。读之,不仅可破闷消闲,亦能丰富人生阅历,或可弥补史料之不足。

作为曾衍东最有名的著作,文言笔记小说集《小豆棚》成书于清朝乾隆六十年(1795),与袁枚的《子不语》、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齐名。就体例而言,曾氏的《小豆棚》则深受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的影响。《小豆棚》中《胡蔓》文后,曾氏有一段小评曰:“(此文)是《聊斋·水莽草》一段情景脱化出来。”可见《小豆棚》与蒲松龄《聊斋志异》之间有借鉴之意。

曾衍东人生屡遭磨难,在《小豆棚》文中流露出一种愤懑郁积的不平之气。整部作品细致刻画了政治的腐败,官场的黑暗,吏役的残暴,地痞流氓横行乡里,以及普罗大众的隐忍无奈。盖因曾衍东生活的时代已入乾隆晚期,国运由盛转衰,封建社会中各种弊端层出不穷,社会矛盾持续激化,政权的严重腐败已开始酝酿崩溃的萌芽。

《古榕杂缀》则是他流落在温州时的诗作,也有一些散曲,大多是生活的写照,不乏清新风趣之作。如他写晚年居住在“小西湖”近旁之景就很悠然:“小小西湖卜一廛,紫关镇日许高眠。懒于笔墨辞天冷,怕见交游择地偏。门外将军大树立,窗前美女一峰悬。夜来又听排场雨,好上桥头看晓烟。”虽是穷困潦倒,仍然乐观自得,把门外的古榕戏称“将军”,把窗前的松台山喻作“美女”,写得情景交融,饶有风趣。

他还有题画小品,与郑板桥如出一辙。如《题画鱼》云:“四月时鱼三月鳊,渔人打网不嗜鲜。携来城市换柴米,剩几多文是酒钱。”又云:“七如道人画一鱼,我所欲也求自如。滑滴溜溜拿不住,潇湘图本水天虚。”《题蜻蜓》云:“小小蜻蜓翅似纱,被谁羁绊被谁拿。几时解脱青丝扣,飞遍东篱赏菊花。”《题兰蒲》云:“一盆蒲草一盆兰,说与先生仔细看。只是相亲共臭味,同乡况且又同官。”

他还擅撰联语,有题黄鹤楼联云:“楼起未时原有鹤;笔从搁后更无诗。”对他在温州的陋室则自题联云:“挂冠自昔曾骑虎;闭户于今好画龙。”“白昼饶人听说鬼;青天扯淡坐浓阴。”写出了一生的慨叹。好在他谪居温州时,近邻有一位书画家、奇人,名叫项维仁,由于志趣相投,结成至交。二人都能书善画,擅作诗词,性情一样,容不得半点虚伪,都不惧淫威,耻供官役,宁折不挠。项维仁拒为闽浙总督作画,竟逃避方外。他很钦服曾衍东,曾作《怀友诗》四绝以歌之,兹录其二于下:

野色更无山隔断,奇人忽被风吹来。相逢一笑较臂录,峨眉入手黎花开。

彼岸登来阅历深,康衢还向寸心寻。寄身人海茫茫里,珍重冰渊慎履临。

曾氏一生坎坷,生活如在“冰渊”,恐怕这也是他自称“冰渊老叟”“冰父山人”的缘故吧。曾衍东也有诗以赠项维仁:“郡人齐说项,我亦与知交。不倦时谈话,防喧每避官。”有知友的交往及相互的唱和,遂不致寂寞以终,也算是不幸中之万幸矣。

曾衍东的书画篆刻

曾衍东自幼精于小学,熟谙篆隶,勤习草书,多识古文奇字,绘画初受父亲曾尚渭、业师袁春舫启蒙,仿傅青主、郑板桥、高其佩、孔衍栻等,擅书法,精篆刻,工绘画,笔墨狂放,以怪奇取章,创提“印章十四样”,人奇、字奇、画奇、印奇。乾隆二十八年(1763),他随调任福建汀州鹾事的父亲居汀州,开始研习书画,并有幸亲聆常至父亲寓所画画的“扬州八怪”代表人物黄慎指授,观看黄慎画画时,偷偷画了芦苇间的一只蟹,深受黄慎赏识,得其评价说:此子今后必以画名。

比起小说著作,曾衍东的绘画艺术影响更为深远,曾衍东个性孤冷、倔强,艺术创作勇于推陈出新,独标风范。将传统的诗、书、画、印重新整合,以简洁的写意画风,直白明了的诗文,遒劲俊逸的书体相结合,达至浑然天成之境界。其创作中观察角度独特,描写世态,刻画众生,力辟蹊径,特别是人物形象刻画,构思巧妙,寓意深刻。清末任熊、王震、齐白石、丰子恺等人的创作均受其影响,其“减笔”画法堪称开创中国近世漫画之先河。

现代海上画家程十发曾为其大抱不平,在曾衍东的一本人物册中题写:“七道士乃青藤(徐渭)后身,诗文词曲皆胜场,且从书画中与世俗相左而现风骚之气。余曰:近人不重曾衍东是一大遗憾也。”表达了对曾氏绘艺推崇备至的心情。

曾衍东的创作颇类当年的“扬州八怪”,但狂放、率性更有过之。所作山水人物、花鸟鱼禽简笔焦墨,一任性情信笔挥洒,以独特的视角,采用漫描式手法,描绘市井众生,世态万相,寓意深刻,被称为是清代简笔大写意代表人物。《瓯雅》评其画艺“用笔似青藤、板桥而狂放过之”。后人将他誉为“被遗忘的漫画先驱”。

曾衍东其人不但是一位书画篆刻家,更为重要的是一位对艺术创作理论进行总结著述的理论家,其关于“今画论”的《七如题画小品》一书即是其画论的总结。所谓“今画”者,是曾衍东以自身所处时代的市井人物、风土习俗、真山真水为题材的画作。作品俱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和表现,这在文人画家中也极为罕见。其关于“今画论”有“三境”之说:“今画于我心有三境焉:始则杂然陈,继而矫然异,终乃适然常。夫适然如常者,非不于杂陈之后而呈其矫异之撰,斯进而有得矣,是为造境。”译为今文就是,第一要熟悉了解现实生活的真实状态,第二要在熟悉的生活中发现别人看不到的“异”相,第三是将自身看到的“异”相用喜闻乐见的表现形式呈现出来,此画论提升了以宋代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为代表的界画理论,将现实主义表现形式上升到和“文人写意”同样的艺术高度,此画论最终成就近代美术史上最著名的艺术大师齐白石。

丰子恺赞誉曾衍东道:“七道士曾衍东确实是清代画坛上的怪杰。他不可能接触西洋人物写生画,单他的笔法简单,而予人亦质感和灵活性,真是超越了传统的曾鲸写照派,为中国人物画开了新生面,就是他的山水画亦然,简于石涛,而把近山远水勾勒点染得清雅绝伦,难怪日本画家喜爱他。”1921年春,丰子恺抱着成为油画家的理想东渡扶桑游学十月,在旧书摊邂逅竹久梦二的画册《春之卷》,大受启发,而竹久梦二直言不讳告知,其墨法笔法来源于自己喜爱的清中期画家曾衍东,丰子恺由此开始关注与研究曾衍东的“今画”。而从曾衍东存世作品来看,丰子恺确实受了他很大影响。

但另一方面,曾衍东在所作《日长随笔》里又言:“人所不能做的,我偏要做去,人所不能减的,我偏要减去。”在观看了他的绘画篆刻作品后,对他这种离经叛道,纵横啸傲,独具恣肆放纵的人生态度便有了更深的理解与尊重。对于绘画艺术进行开拓及创新,证明他是一位真正崇尚不羁人生的艺术家,正是他的率性气质注定他不会被官场桎梏,被世俗人生所覆没,随着对其艺术生涯的更多发现,曾衍东的艺术价值将被更多的人发现。

本文写作参考了“善本古籍”公号:《“七道士”曾衍东:笔墨曼妙的奇人》、胡牧之:《曾衍东的画与印》、韩天衡、张炜羽:《乱头粗服的畸人曾衍东》、高朝英:《曾衍东评传》、朱烈:《晚年流落温州的曾衍东》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