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2℃-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个人破产制度来了,深圳率先实行,浙江还会有多远? 

2020-10-22 17:10 |《浙商》杂志官微 |记者 陈晓

破产,听着刺耳,却是一个健康经济体的重要机能。一直以来,国内法律界人士形容我国只有“半部破产法”:只有企业破产,没有个人破产制度。

10月18日,个人破产制度正式在深圳“破冰”。据国家发改委当天发布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显示,将在深圳开展破产制度改革试点,包括试行破产预重整制度,探索建立泛亚太地区破产重整中心;允许探索跨境破产协作机制,完善财产处置配套制度;探索政府有关部门与法院联动制度,建立信用修复机制;率先试行自然人破产制度,支持制定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相关规定;完善商事主体退出机制,创新企业注销制度。

VCG111245470696.jpg

作为全国首个实施自然人破产制度的城市,深圳的破冰改革将为全国各地破产法试点提供政策依据,这也是我国法制健全的一个进步。

不过,万事开头难,更何况还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破产法的实施将面临哪些问题?如何防范和惩罚“假破产真逃债”行为?对民营经济繁荣的浙江而言,深圳的破产制度改革试点,会带来哪些借鉴意义?

个人破产救济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

民营企业作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然而市场风云变幻,今天还是行业翘楚的企业明日或许就因为受到“多米诺效应”影响而导致信贷危机。于是,企业家因无力偿还高息贷款而逃跑、跳楼的新闻屡见不鲜。

“我一位做皮革生意的台州老板,他本人是一位诚信经营的企业家,但是企业接班人他儿子赌博输掉了几千万,由于资不抵债导致企业破产,这位企业家也因此被列入失信人黑名单,再也无法东山再起。” 浙江博华环境技术工程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杭飞表示,民营企业家因负债累累而逃跑、自杀的现象,固然与民营企业家正常融资渠道不畅而民间借贷猖獗有关,但也与我国的市场改革不够彻底、市场主体退出机制不健全有很大关系。

长期以来,金融机构在给企业放贷时一般会要求其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甚至其家属签担保协议,而根据现有的中国法律,企业一旦破产,个人提供的债务担保不会免责。换句话说,企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个人没有。

“我国虽已具备了涉及市场主体准入、竞争、监管、退出的一整套法律制度,但现有的市场主体退出机制中仅有企业主体的退出机制,缺少个人主体的退出机制,目前中央还没有正式的个人破产相关法律法规。”陈杭飞认为,我国进行破产制度改革势在必行,可根据国际经验,尽快引入个人破产制度,加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破产法》。

所谓个人破产,是指当自然人的全部资产不能全部清偿到期债务时,由法院依法宣告其破产,并对其财产进行清算和分配,或进行债务调整,对其债务进行豁免,以及确定当事人在破产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的法律制度。这项制度起源于古罗马时期,已有大部分发达国家及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等地区成熟运用。

麦格律诗事务所合伙人徐飞律师向记者表示,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将有助于解决诚信而不幸者的个人债务人,完善个人执行程序的退出机制,对解决个人执行难有很大帮助,有助于让真破产的个人恢复正常生活,能够为个人创业者解除后顾之忧,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如何防止“假破产,真逃债”?

个人破产制度的目的,就是让那些“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获得重生的机会,为他们重新进入社会提供基本的保障和东山再起的希望。不过,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会不会成为恶意逃债者的“庇护所”?这是社会各界普遍担忧的,也是多年来个人破产法立法被搁置的一大原由。

“个人破产法制度确立以后,一旦出现个人欠债不还、逃债的情况,债权人可以依法申请宣判债务人破产。债务人如果资不抵债,也可以依法申请破产保护,在生活受到极大限制、个人声誉受损的条件下,债务可以得到一定免除,防止出现背上沉重债务后四处逃债甚至自杀的现象;顾虑是担心出现恶意破产现象,如果轻易确立个人破产制度,很多人就可能事先恶意借贷并大肆浪费,然后通过破产而逃避债务。” 浙江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叶巍博士认为,个人破产制度确立的前提,是一个国家或者特定社会个人信用发达,使多数人不敢轻言破产。由于当前我国的个人信用体制还不健全,立法部门担心造成有人利用破产程序逃债的问题,个人破产法的立法因此搁置下来。

不过在徐飞律师看来,破产保护并不等于滥用破产机制,在防止“假破产真逃债”方面,可以通过一系列环环相扣“关卡”,让破产申请者“不敢逃,也不能逃”。

“现实生活中,难免会有一些人想借助个人破产制达到‘假破产真逃债’的目的,这就需要立体的来限制和避免这类情况的发生,可以通过完善立法,加强执法,建立健全社会诚信体系,通过网络化信息化,结合大数据分析等综合手段对个人的财产、诚信进行评估,让申请破产的个人财产情况更加公开、透明;对恶意的假破产个人进行信用惩戒,行政处罚,严重的可以进行刑事处罚,让真逃债没有操作空间。”徐飞说道。

企业家陈杭飞也表示,银行的风险管控一项很严格,更何况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进步,今后债务人想钻这个空子只会越来越难。

为了防止债务人恶意破产逃避债务,深圳在今年9月颁布的《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中为此设置了四道关卡。第一关,建立个人破产登记制度,要求债务人如实申报财产,包括其配偶、未成年子女以及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名下的财产。法院审查破产申请时,发现申请人有欺诈行为,可以裁定不予受理。

第二关,为防止财产转移,破产申请提出前两年内有关交易行为,可被申请撤销。这期间给其亲属和利害关系人个别清偿的,也可被申请撤销。

第三关,恶意逃债终身追责,债权人在任何时候发现债务人通过欺诈手段获得免除未清偿债务的,均可申请撤销免除未清偿债务的裁定。

第四关,债务人存在故意隐匿、转移财产、虚构债务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然,任何法规都不可能100%做到没有空子可钻。据统计,在全世界审计的个人破产案件中,恶意逃债的占1%左右。 “以1%的代价,保障99%诚实的破产者,值得!”陈杭飞说。

浙江个人破产制度呼之欲出!

个人破产法的到来并不意外,它为创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提供了必要的制度基础。

基于实践需求,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已在探索个人破产制度。2019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委印发的《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符合条件的消费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今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再一次明确提出,推动个人破产立法。

地方层面,民营经济活跃的浙江省积极探索个人债务清理。2019年4月,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台《执行程序转个人债务清理程序审理规程(暂行)》,旨在对“老赖”加大严惩力度,并给予诚信债务人“重获新生”的机会。2019年8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的实施意见(试行)》,开展个人债务集中清理试点工作探索。同年10月,国内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也在浙江温州顺利办结,温州法院先行先试,期待以此为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提供司法实践基础。

“浙江是一个民营经济大省,有些企业家在经营企业过程中会加入个人担保,企业通过破产程序退出市场了,但是个人的债务仍然在执行,可以说浙江是非常需要一部个人破产条例来解决这些问题。”徐飞告诉记者,当前深圳在开展破产制度改革过程中,还会面临个人破产条例实施执行不佳,比如很可能因为执行人员不足,大量符合破产条件的个人无法通过破产程序终结执行;以及因为个人破产条例设定的条件,比如管理人的指定,管理费用的预付等条件让一部分人不愿意提出破产申请等问题。

他表示,相信随着个人破产制度设置的不断完善,再结合深圳试点的实践经验,浙江会根据自身发展情况适时推出个人破产条例。“关于具体推出时间,应该不会等太久。”徐飞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