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快评漫弹 | 有一种形式主义叫横幅主义 

2020-10-22 11:5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王玉宝

近日,桐乡市文明办联合桐乡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下发《关于强化全市横幅禁设工作的通知》,开始对全市范围内各类横幅,特别是私挂乱设、陈旧破损等横幅(尤其是公益性条幅标语)进行整治。该市确立了于10月20日前实现辖区内横幅“清零”的目标。

这是个有意思的事。地方部门把横幅作为治理对象,展露了其关注点之细。这也是个有意义的事。有些横幅或乱或破,或语言夸张或内容空洞,对其治理,显示城市治理的绣花功夫。

当然,城市治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八仙过海”不妨“各显神通”。桐乡选择禁设横幅,是一种探索,成效有待验证。不同地方情况不同,未必要一律跟风。不过,这个禁设横幅的小举措,倒让笔者想到了“横幅主义”这个话题。

横幅是一种宣传手段和传播载体,也是一种交流方式。客观上讲,一定时期有其宣传提示、营造氛围、凝聚共识的价值。不过,随着技术手段和群众接受习惯的变化,横幅是否还有存在价值或者值得使用那么频繁,可以讨论。有的横幅挂上去之后就“舍不得”拿下,一幅“过个平安年”一挂就是一年,显然没必要。还有的配合工作节点挂起来的横幅,挂上去之后就忘记取下,在风中“凌乱”数年之久,直到破损,仍然不能“下岗”,某种程度上也影响美观。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横幅作为一种宣传方式,固然有其价值,但是各个部门和基层干部也要警惕将其变成一种简单手段,替代更复杂深入的工作方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有人将遍及城市的横幅冠以“横幅主义”之称,实际警示了其作为形式主义存在方式的隐忧。

比如,“口号式”横幅是我们常见的。平安靠大家、环境靠大家、城市治理靠大家之类,让“靠大家”成了一个“箩筐”,啥都能往里装。道理虽对,但未免太正确而近乎于废话,限制了工作的创新度。

再比如,近年来,一些“恐吓式”横幅、“鄙视类”横幅间或登场,成为横幅里的“新秀”,引发群众关注。比如,年初,笔者所在小区就出现这么一条横幅“今天你出门串访,明天病毒上门找你”。话也没错,疫情期间确实要避免集聚,但听上去总有点不对味。

更重要者,应警惕在工作中,将横幅作为一种宣传鼓动、群众工作的主要方式。有的地方推动一项事关群众的工作,小区、村镇干部缺乏上门拜访和群众点对点交流,缺乏集中广场式互动,几条横幅一挂,就算布置工作了,群众工作就算做过了,这恐怕说不过去。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年轻干部提高解决实际问题的七种能力,其中大多数都需要干部深入群众才能练就。特别是对提高群众工作能力一项,总书记就要求“注意宣传群众、教育群众,用群众喜闻乐见、易于接受的方法开展工作”。

其实,宣传不仅限于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群众工作更不能以挂横幅替代。深入群众的程度如何,和群众互动得怎么样,决定政策的知晓度,关乎群众的满意度,也能及时收获反馈信息。记得今年上半年禁毒日,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就把禁毒宣传的阵地搬到武林夜市,在热闹的夜市上和市民、游客互动,还玩起直播,其形式受到点赞。

横幅虽小,但是其背后的形式主义之风和懒政值得防范,应该避免一条薄薄的横幅成为干群连接的阻隔。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